考研狗一只,四月份开始进入年更阶段
主博rainychung:漫威同人+其他的乱入
子博springsunlight:人min的名义同人(停更中)
子博winter-endlessness:五月天&苏打绿双主唱信青同人(龟速更新中)

【盾霍铁】Better than best(霍铁,盾铁,ABO,NC-17)08

08

我想我这里有你会感兴趣的东西。

当Jarvis在Howard不知从哪带回来的手机里发现这封邮件的时候,即使他不看后面的附件,也感觉到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他捏着手机站在Tony的房间门口,轻轻敲响了房门,识图在不吵醒Tony的情况下让Howard注意到他。

不过尽管Jarvis知道Howard是个浅眠的人,他也依然为他开门的速度感到了一丝意外。但很快他就注意到Howard的眼里一点困倦都没有,显然是早就醒了,而且他的手里也同样握着一个手机。

Howard对着Jarvis点了一下头,没说话而是直接关上了房门朝客厅走去。原来在Jarvis接到那封邮件之前,就已经有人给Howard打过电话,只是因为来电号码是陌生的,接通之后没多久就被手机的防护系统给掐断了。但Howard还是在那一声不明显的铃声响起又瞬间消失的时候醒了。

“我想你该看看这个。”Jarvis把手机递给Howard。邮件里的文字叙述就只有那短短的一句话,剩下的全都是各种各样的偷拍照片。Howard皱着眉耐心地一路往下看,这些照片和他在酒店里带回来的那些几乎大同小异,可当他在最后一张照片上看到了Tony的脸时,他才明白对方的用意。

“该死的……”Howard咬着牙低声骂了一句,这时他手里这支不属于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早上好,Stark先生,我希望你还记得我。”女人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传来,带着让人厌恶的耀武扬威的笑意。

“有何贵干?”Howard拿起Jarvis给他倒的咖啡抿了一口,冷静地问道。

“你喜欢我给你发的照片吗?”

“拍得不错,你为什么不直接寄去报社呢,这样他们就可以写一篇关于Stark家父子周末外出购物的娱乐新闻了,正好帮我澄清一下前阵子说我们父子不和的假新闻。”

“我怎么从来不知道父子之间还会有这么亲密的举动?”女人不屑地低笑了一声,右手握着鼠标轻点了几下后又给Howard发过去几张照片。在第一张照片里,Howard明显过于暧昧地搂住了那个穿着连帽衫的人,他的嘴唇甚至已经贴上了他的脸颊。而在接下来的几连拍中,甚至有他和那人接吻的照片。尽管这些照片里都看不清那人的脸,可只要有人见过上面那张Tony的照片,就会很自然地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Howard皱着眉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电话头低沉道:“你想要什么?”

“我给你发一个地址,你必须在中午十二点前赶过来,一个人,并且带上五十万美金。”

“五十万?”Howard挑眉道。

“我开价很低不是吗。”女人笑道,“我会等你的,别迟到。”说着她便挂了电话。

Howard拿下手机看了一眼女人发过来的短信,把地址记下后便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我就跟他说了不要去游乐场。”Howard看着那一堆照片忍不住道。那一天是Tony的生日,就在前两个星期,那是他的十八岁成人礼。Howard本来准备订个餐厅和他好好地庆祝,但Tony却执意想要去游乐场玩,不管Howard如何劝说都不肯改变主意,还说这是他这个父亲欠他的。确实,一直以来,Howard都没有带过Tony去游乐场,但他一直自以为是地想他的儿子不会喜欢这种地方,却从来没有亲自问过他的真实想法。愧疚和补偿心态最终让Howard同意了,之后一直到现在为止,他都不后悔他当时做了那样的决定。

“这不是他的错。”Jarvis对着Howard道,“这也不是你的错。”

“我知道。”Howard说着揉了揉眉心,“去给我把车子准备好吧。别让他知道这件事,就说我上班去了。”

“我尽量。”Jarvis说着放下了手里的擦拭布,把银制的餐具收好在橱柜里,随后便从侧门离开了客厅,到车库去给Howard准备车子。

Tony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了,发情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和精力,也强行改变了他的生物钟,甚至模糊了他的时间观念让他无法分辨这究竟是他发情期里的第几天。但每当Tony意识到Howard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总能很快地清醒过来,尽管在此时此刻他并不想要这种清醒。

“他又去哪儿了?”Tony一边问一边把自己扔进柔软的沙发里,频频抽痛的太阳穴让他难受地皱起了眉头。

“又来了?”Jarvis有些担心地走到Tony身边,把早餐放在他面前后就绕到他身后给他按摩头部,“你真的该把这件事告诉他。”

“不,我不会说的,你也不许说。”Tony想都不想就拒绝道。

“你这又何必呢?”Jarvis叹了口气无奈道。

“如果他真的在意我,他就该自己发现。”Tony赌气道。他的头疼其实是一种类似于戒断的症状,一般出现在没有被标记的Omega身上。当一个没有被标记过的Omega频繁地和同一位Alpha度过发情期时,Omega的身体就会本能地对这位Alpha的信息素产生依赖,这种依赖可以让Omega在发情期时利用Alpha的信息素暂时缓和自己体内的燥热,也同样可以利用它在做爱的时候获得更多的快感。但坏处是,一旦依赖形成而Alpha又不能在Omega发情的时候陪伴他,Omega身上就会出现戒断症状,轻则头疼恶心,重则会打破Omega的生理平衡,出现发烧发热甚至晕阙的不正常现象。

“你已经18岁了。”Jarvis道,“别总像个孩子。”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是我在无理取闹?”Tony拍掉了Jarvis的手回头道,“从小到大到底是谁几乎不理我,但我什么时候闹过别扭了?现在我只求他一个月能抽出来一个星期陪我,就一个星期,这个要求很过分吗?你别忘了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欠我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总是站在他那边的。”Tony打断道,“他又去哪了?”

“公司有点事,他必须得回去处理。”Jarvis回答道。

“当然,工作要紧。”Tony阴阳怪调地嘟囔了一句,“我待会要出去一趟,你能不跟着我吗?”

Jarvis盯着Tony看了一阵子,他知道Tony的发情期就快结束了,也知道他平时最讨厌外出的时候身后有人跟着,于是便妥协道:“记得带上备用的抑制剂。”

Tony笑了笑,这才终于恢复了一点精神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回房间去换衣服。

“嘿,Friday,你在吗?”Tony说着敲了敲手机屏幕,然后打开衣柜门开始换衣服。

“永远,Boss,有什么需要我为你做的吗?”

“查一下我爸的手机定位,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Tony说着快速穿好衣服关上了衣柜门,拿起钥匙和手机一同离开了屋子,骑着花园里的自行车离开了家。

“根据卫星返回的数据,他现在正在纽约城西部距离你二十公里的地方。”

Friday的话让本来正准备往SI出发的Tony猛地刹车停在了路中央。Howard没有去上班。那是Jarvis骗了他,还是Howard骗了Jarvis?不管答案是哪个,这显然都不是一个什么好兆头。

“给我导航,我要去找他。”

“遵命,Boss。”

女人给的地址是一家很普通的旅馆,房间里坐的只有她一个人。Howard站在门口打量了一番房间,随后走进屋里在靠墙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我还以为你至少会弄两个保镖之类的。”Howard惬意地靠在沙发的靠背上,一脸悠然自得地看着对面的女人道。

“我要的钱呢?”

“我给你带了一张支票。”Howard从外套里拿出了一张支票递给女人。

“我说了我要现金。”

Howard闻言轻笑了一声,暗示性地扫了一眼女人包裹着网袜的大腿,视线缓慢地徘徊在她交叠的腿间。“让我们诚实一点吧,你想要的根本就不是钱,也不是这些照片。”

“噢是吗?”女人笑着把翘起的腿放下,接着从一旁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细烟点着,“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为什么不过来收下这张支票,然后听听看我怎么说呢?”Howard对女人勾起一个邀请的笑容,满意地看着她从椅子上起身,缓慢地靠近了他,随后张开腿跪坐在他的大腿上,一手接过他的支票塞进乳间,一手夹着烟挑眉看着Howard。

“现在,告诉我我想要什么?”

Tony找到旅馆的时候他已经热得出了一身汗了,体内过于活跃的细胞开始失控地飘散出一丝轻微的玫瑰香,这让他在停车之后立刻掏出了抑制剂给自己来了一管,以免出现意外。旅馆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治安环境看起来一般的地方,路边站着三两个一直在盯着旅馆门口看的人。Tony一边小心地不去对上那几人的目光,一边躲避着迎面走来的几个流浪汉,总算成功地走进了旅馆里。

“你知道他在哪儿吗?”Tony问道,但他早就知道Friday的答案会是什么,毕竟这还只是和原型机,定位肯定没有那么精确。但好在这家旅馆看起来不大,他可以慢慢找。想着Tony快步跑上了楼梯,他打算从最顶层开始往下找,却没想到当他走到四楼的楼梯口时,竟闻到他父亲的信息素和一个发情的Omega的信息素交缠在了一起。

那一瞬间,Tony几乎是整个人僵在了原地。虽然那些气息很微弱,但他从来不会认错他父亲的味道。所以这算什么?他丢下他一个人在家,然后跑到这种地方来搞别的人吗?突然感到一阵恶心的Tony忍不住捂着嘴干呕了一下,发情期内的Omega对于同类的信息素总是会有本能的排斥,就像是Alpha们对彼此之间的敌意一样,Omega们之中也存在着竞争。但尽管难受,Tony还是捂着嘴朝味道飘来的那个方向走了过去,而就在他刚在房间门口停下的时候,那道门就被从里面拉开了。

“记住你——Tony!?”Howard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哇哦,你居然找到这里来了?”女人从Howard身后探出头来,脸上带着一丝玩味又炫耀的笑容,看得Tony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难受。

“我是来找你谈谈公司新项目的一些技术问题的,但看起来你正在忙,我还是先走了。不过顺口一提,我不反对你再婚,也不反对你找别人发泄欲望,但请你至少把标准定得高一些,不要把什么乱七八糟的母狗都带上床。”

“你——!”女人的脸色顿时成了灰青,但Tony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去欣赏这一幕了,生理加上心理的难受让他几乎要忍不住吐在当场,他现在只想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该死的。”Howard捂着额头看着大步离开的Tony骂道。

“我可没有安排这个。”女人为自己辩解道。

“这重要吗?”Howard回头瞪了她一眼,“离开这里并且永远也不要再出现!”

从旅馆离开之后Tony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疯狂地流窜在大街小巷中,迎面刮来的风就像是一个个巴掌用力地扇在他的脸上,那些在耳边不停回荡的风声就像是恶魔的嘲笑声,正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在告诉他他有多可笑和幼稚。

“操他的!”Tony咒骂着把自行车甩在了电灯柱旁然后把自己扔在了破旧的铁丝网上。一声巨响过后周围瞬间诡异地安静了下来,Tony低着头看着自己脚边的影子,突然无力地蹲坐在了地上。

他认得那个女人,是那天他在酒店房间里看到的那个女人。他也记得那个女人手上握着他们的把柄,她想要威胁Howard,她想要他。这些他都知道所以他能猜到Howard这一次为什么会去见她,为什么要跟她做这些事,他应该能够理解,他应该能够明白。但是去他的!这就是他为什么生气!他气他自己没有能力处理这件事情,他气他自己又一次给他父亲带来了麻烦,他恨他父亲总是在保护他因为他的的确确没有那个能力保护他自己!他恨这个,他恨所有人都把他当小孩子而且他们都是对的!

口袋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Tony掏出来看了一眼后就直接关机把它扔回口袋里。他想一个人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他必须这么做。

Howard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皱了皱眉,视线不由得从手机屏幕移到Jarvis的后脑,责备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出来了。”

“我没料到他会去找你。”“Bullshit.”Howard说着放下了手机疲倦地靠在了汽车后座的椅背上,“你知道他会去哪里吗?”

“这很难说。”Jarvis道,“你不能定位他的手机吗?”

“他关机了。”

“你不能远程开启吗?”

“他不会喜欢我这样做的。”

“所以你也明白他现在想要一个人待一会儿?”

“闭嘴,你没在帮忙。”Howard烦躁地揉了揉脸,转头看着窗外的街景担心地皱起了眉头,“还是先回家吧,如果一个小时后他还不回来我们再出去找。”

Jarvis看了一下后视镜中的Howard,很想告诉他一个小时之后Tony还真不一定会回来,然而看着这位父亲眉眼间的惆怅和懊悔,他还是觉得不要雪上加霜的好。

Tony推着被他摔坏了的自行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着,理性告诉他自己现在应该回家,或者至少听Howard把事情解释一遍,但感性却让他暂时还没办法直视这件事,或许以后都不行……操。为自己的懦弱和情绪化感到气愤的Tony扔下了自行车在楼梯旁坐下, 他真的想要回家,但他不敢回去。他不敢,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的父亲……

“Tony?”突然,一个不该出现的声音在Tony身前响了起来,Tony瞬间收紧了全身的肌肉,僵硬地抬起了头,紧接着后悔得巴不得立刻跑走。

“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Steve带着意外的表情靠近了Tony,他先是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自行车,然后又看了一眼Tony裸露在外的膝盖和手肘,确认他没有摔伤之后才又对上他的眼睛。

“怎么了?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

“我……”Tony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死的Steve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会在这?”

“我就住这附近,刚才出门买了点牛奶面包。”Steve说着举了举手里的袋子,“你怎么会在这?这是你的车吗?”

“我——我骑车出来兜风,不小心摔了。”Tony干巴巴地回道。

“你受伤了吗?”Steve顿时紧张起来。

“没没没,我只是——”Tony张了张嘴,却再也编不下去了,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让他见到Steve,难道刚才的事情给他的打击还不够大吗!“你就——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吧。”

Steve微微皱起眉头有些担心地看着Tony,他能感觉到这个少年明显不在状态,看他的时候眼神也一直在闪躲,所以肯定出事了。

“这里离你家有一段距离,你带手机了吗,我让Howard过来接你?”

“不!”Tony连忙道,“我,现在不想回家,你让我一个人坐一会儿就好了,我没事。”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没事的样子。”Steve忍不住反驳道,“你和他又吵架了?”

“不是,只是——”Tony说着把脸转了过去,显然不想和Steve讨论这个。

Steve叹了口气,拎着袋子靠近了Tony,然后拿出一瓶酸奶贴上了他的脸颊。被正午的阳光晒得有些发烫的皮肤瞬间被冰凉的瓶子刺激得抖了一下,Tony意外地瞪着眼睛躲开了瓶子,有些不解地看向Steve。

“去我家坐一会儿吧,你这么坐在这里晒很容易中暑的。”Steve说着笑了笑,他把酸奶瓶强行塞在了Tony的手里,然后扶起倒在一旁的自行车推着它径直往前走。

双手捧着酸奶瓶的Tony有些愣愣地看着Steve,过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快步跟上。Steve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酸奶送你了,快喝吧。”

“我又不是小孩子。”Tony下意识地反驳道,但还是撕开了封口的锡箔纸仰头喝了一口,“谢谢……”

Steve看着Tony笑了笑,没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头顶那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

评论(32)
热度(129)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