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狗一只,四月份开始进入年更阶段
主博rainychung:漫威同人+其他的乱入
子博springsunlight:人min的名义同人(停更中)
子博winter-endlessness:五月天&苏打绿双主唱信青同人(龟速更新中)

【盾霍铁】Better than best(盾铁、霍铁、ABO、NC-17)09

09

Tony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Steve把电话放下,敏感的少年瞬间抓紧了手里的毛巾一脸警惕地盯着Steve,问道:“你不会是给我爸打电话了吧?你打了,对吗?”

“听着Tony,我承认我是个在某些方面有点迟钝的人,我的脑筋没办法像你们这些天才科学家一样转得那么快。但在某些方面,尤其是在察言观色这方面,我坚信我做得比你们更好。”Steve说着把手从话筒上移开,示意Tony过来这边坐下,“我不是瞎子,我能看出来你和Howard之间存在矛盾,但我也知道这是你们的家事,所以如果你不希望我过问,我一个字都不会提。但如果你想要谈谈这个,我很乐意当你的听众。”

Tony抿了抿嘴唇没有回答,只是坐在沙发上开始用毛巾擦拭头发。垂下的发丝和毛巾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以至于Steve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

“如果你不想说那就算了,你中午吃过饭了吗,我给你做点三文治?”

“不是我不想说。”Tony突然回道,他拉下了头上的毛巾露出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被遮挡起来的眼睛视线犹豫地在地上徘徊着,过了好一阵子才缓慢地聚焦在Steve的脸上,“只是情况有点复杂,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或许你可以试试从今天的事开始说?”Steve靠坐在桌子上看着Tony道。

Tony犹豫地张了张嘴巴,眼珠子转了一圈后又默默地闭上了嘴,道:“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你真的没给我爸打电话对吧?”

Steve闻言笑了笑,回答道:“如果你不想回家,我不会让他来带你走的,我保证。”Tony微微勾了勾嘴唇,似乎终于心情变好了一点。“但我得向你坦白,我刚才确实给Howard打过电话。”

“我就知道!”Tony瞪着眼睛道,“骗子,从什么时候开始美国队长会说谎了!”

“我从来就没有否认过我刚打了电话。”Steve笑道,但还是安抚性地靠近了Tony,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你别紧张,他不会过来接你回去的。”

“暂时而已。”Tony别过脸去道。

“你又不能永远都不回去。”Steve劝说道,“就算你的父亲做错了什么,你总得给他一个跟你解释和道歉的机会。我了解Howard,他很爱你,所以我相信他一定是有他的苦衷。”

“是啊……”Tony说着又想起了他上次在酒店里看到的场景和他今天在宾馆里看到的那一幕,顿时就像是有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内脏狠狠地蹂躏着,他皱着眉强行把这些画面甩出脑子,然而那种恶心的感觉却还是在他的身体里徘徊不散。

“你还好吗?”发现Tony的脸色突然变差了的Steve忍不住关心道。

“我没事……”Tony摇了摇头,别过脸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我能在你这里待一晚吗?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去外面找一家宾馆。”其实Tony不想在这种状态下和Steve待在一起,他不愿让Steve看到这样的他,然而待在这个男人身边,他可以感受到一种安全感,就像是被温暖的阳光拥抱着一样,让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但这种拥抱却很难找到实体感,每一次Tony想要伸手回抱的时候都只能触碰到空气,紧接着他身边的暖意就会慢慢地消息,仿佛一切都只是一个梦,而Steve还站在距离他很远的地方,从来就没有靠近过他,更别说拥抱他。

“当然,你可以留在这里。”Steve的话打断了Tony的思绪,“但我家里只有一间卧室,你介意睡沙发吗?”

“呃,不——”Tony眨了眨眼睛回神道,但还是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Steve的卧室门口,他还没进去过呢,说不好奇那是骗人的。

“如果你不介意,我们一起睡也可以。”注意到Tony的视线的Steve体贴地建议道,“反正我是不会去睡沙发的。但你放心,我的床还算够大,应该能装下我们两个人。”

“噢是吗?你一个人住买这么大的床干什么?”Tony闻言坏笑着调侃道。

“别用学你父亲那些没用的。”Steve干咳了一声用手敲了敲Tony的脑袋,然后带着他朝卧室走了过去。

“我待会能拍几张照片吗,这个在网上一定能卖到不少钱。”

“别闹。”Steve有些无奈地笑道,顺手打开了房门让Tony进去。

Steve的房间很干净而且整齐,除了一些必须的家具之外几乎没有多余的摆设。但在靠窗的位置他特别放了一张书桌,桌上放了一本像是素描本的本子,那摊开的页面吸引着Tony靠近了它。

“这是什么?”正在整理衣架的Steve闻言回头,这才发现Tony已经拿起了他的素描本在翻看。顿时感到一阵心虚的Steve连忙走过去合上Tony手里的本子并把它收回来放在了桌上,为Steve这一连串动作感到有些意外的Tony挑了挑眉,忍不住道:

“你不会在里面画了什么不能见人的画吧?”

“那倒没有。”Steve微微红了红脸回道,“只是,我画得不好,没什么好看的。”

“谁说的,我刚刚看到一朵玫瑰就画得很好啊。”Tony说着就夺过了本子执意地翻回到他刚刚看的地方,“看,这很美。”说着Tony又随手翻过了一页,却没料到画中突然出现了他自己的脸。

“噢,这个还没画完。”Steve一惊连忙合上素描本,这一次他直接把它收在了抽屉里。

Tony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愣愣地看着Steve,问道:“那是……我吗?”

“嗯……”Steve有些僵硬地应了一声,“我们上次去吃饭的时候,嗯,有那么一阵子你背光坐着的时候整个画面的构图很完美,我当时就在想我该把那一幕画下来。”

“噢,是这样。”Tony说着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但很快就被他藏了起来,“你知道吗,你以后在追女孩的时候可千万别这么说,她们会不开心,你要告诉她们,你画她们是因为她们很美。”

“我,呃,这副画,其实,是你让构图变得完美的。我的意思是,你很好看,而那些玫瑰和光晕就只是,让你看起来更完美了。”Steve说着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像是在害羞,他的脸甚至变得比刚才更红了一点。Tony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他可没料到Steve会说这样的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谢谢,所以,你画完的时候,能把它送我吗?”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Tony闻言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起来,那一瞬间,他突然很想走上前去给Steve一个拥抱,但他忍住了,他不想吓到Steve。只是那种欲望团积在体内却得不到发泄的感觉让他在接下来的一整天里都有些坐立不安,他的视线似乎完全胶着在Steve的身上了,有时过久的注视让他都觉得有些尴尬,但Tony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他很少有机会能和Steve独处,更别说是在他的家里。这里是完全属于Steve的私人空间,在这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沾满了Steve身上那独有的清爽气息,每一个摆设都透露着他生活里的一些小习惯。Tony确信Steve不是一个会经常让外人来他家里作客的人,他甚至可能是除Steve以外走进这间屋子里的第一个人。这种成就感让Tony本能地有些激动起来,就好像他无意中窥探到了什么秘密,而且秘密的主人不但不反感,反而还放任他继续探索。

“Tony?”“嗯?”Tony回过神来对上Steve的双眼,随后视线落在他手中的衣服上,这才想起来自己原本在做什么。

“把衣服换了就睡觉吧。”Steve说着把衣服递给Tony。

“你真的不介意和我一起睡?”Tony接过衣服问道。

“没事,以前在军营里我们经常好几个人挤一张被子,习惯了。”

“那你们没有睡前打一架还真是奇迹。”

“谁说没有,Bucky永远是下手最重的那个,我们经常是打累了直接睡过去。”Steve说着笑了起来,“我想我们今晚就不用打一架再睡了吧?”

“我可打不过你。”Tony道。

“至少可以试试嘛。”Steve笑道,但很快他的脑海里就自然地浮现出Tony被他制服在床上一脸气喘吁吁又不服气的模样。少年的头发因为沾了汗水而凌乱地粘在了他的额前,眼眶和鼻子因为先前的剧烈运动而微微有些发红。不甘示弱的性格让他咬紧了嘴唇就是不愿说出认输两个字,那被磨得红肿的嘴唇就像是饱满的玫瑰花瓣,泛着水光的鲜红色泽仿佛在诱惑着别人去品——!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的Steve连忙回过神来理清自己的思绪,好在那个时候Tony已经去换衣服了不在他身边,不然他一定会看出什么端倪来的。想着Steve有些心虚地抹了抹脸,正好这时Tony换好衣服走进了房间,Steve连忙收起自己所有的表情掀开被子示意他上床,然后自己也僵硬地跟着上床躺下。

“还好你还留着你以前穿的衣服。”Tony突然道,“不过就是小了点。”

“不舒服吗?要不我给你拿件别的的?”

“别别别,你现在穿的衣服我都能当裙子穿了。”Tony拒绝道。Steve闻言下意识地又在脑海里开始想象Tony描述的那个画面,但这一次他只进行到一半就强行中止了,那太过了,他不该这么做。

“那睡吧,晚安。”Steve说着伸手关掉了床头灯,有些心虚地闭上眼睛,希望Tony没注意到他的脸在刚才又红了起来。

“嗯,晚安。”Tony盯着Steve眨了眨眼睛,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Steve,这才敢偷偷地低头闻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是Steve的味道。还有他脑袋下的枕头,他身上的被子,甚至是他早些时候洗澡用的洗发水、沐浴露和牙膏,全都是Steve的味道。操……Tony忍不住在心里骂道。这太过了……Tony用力地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安静睡觉。

“您还不睡吗?”Jarvis从车库里出来的时候发现Howard还坐在沙发边,手里握着他的手机,就和今天中午刚打完电话的姿势一样。

“我还是把他接回来吧。”Howard说着就想起身往车库走过去,但被Jarvis阻止了。

“现在已经很晚了。”Jarvis按住Howard的肩膀安抚道,“没事的,他带了抑制剂,我在他出门之前检查过了。而且他的发情期就快结束了。”

“但他还在发情期里。”Howard有些焦急道,“我不放心。”

“你该相信他们,Tony虽然叛逆,但他不会拿这种事情跟你开玩笑的。”

“我知道……”Howard皱着眉道,“我只是……”

Jarvis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他也明白Howard的焦急,于是道:“这样吧,你去睡个觉,我们明天一早就去接他。”

Howard看了Jarvis一眼,然后点点头。“我们天一亮就去。”然而回到房间之后,Howard却怎么样也睡不着。他突然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追上去拉住Tony,他当时就应该立刻和他解释清楚,在那之后如果他还是想要一个人静静,他再放他走。他真的不该像现在这样放任他一个人在外面胡思乱想,尽管他相信Tony多少能明白他,但他也知道这几个月以来Tony一直没有什么安全感,这时候哪怕只是一瞬间的怀疑,都有可能让他儿子钻入牛角尖。

Tony……Howard疲倦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绷紧了一天的神经在黑暗之中被慢慢地放松,困倦伴随着睡意缓慢地加重让Howard逐渐陷入了无意识当中。这时,他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托了起来,在一片黑暗之中宛若失重一般漂浮着,但突然,支撑着他的力量消失了,他的身体在一瞬间掉进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Tony猛地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然而周围陌生的环境让他一时分辨不出自己在哪里,一直到体内升腾而起的热量烘得他浑身难受,紧接着有一股陌生又熟悉的Alpha气息从身后飘过来的时候,他才惊觉自己在Steve的床上发情了。

被这个事实吓了一跳的Tony连忙爬起来想要去找抑制剂,但他才刚把被子掀开,就有一只手从他身后伸了出来将他强行抱了过去。还在梦里的Steve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突然闻到了记忆中那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着的玫瑰香,而且这一次香味变得更加浓郁,更加甜美,就像是有一片玫瑰花田在瞬间同时绽放了一般,那诱人的馥郁香气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要获取更多,更多。

“唔……”贴上了身体的一双宽厚的手掌带着让Tony战栗的热度,来自Steve身上不加控制的四倍信息素就像是一层层飓风将他整个人团团包围,兽性的气息频繁地攻击着他后颈上那敏感的腺体,过于火辣的辛烈气息则不断地从他的鼻子和嘴巴钻进他的身体里,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Tony……”这时,Steve发出的低吟无疑是火上浇油。那性感的嗓音顺着Tony的背脊一路窜过,在他体内激起一阵又一阵的酥麻。

操,他完了。

评论(29)
热度(137)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