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科研中,产粮随缘
二次元三次元杂食党,偶尔也写原耽
全职叶黄,魔道,灵契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启副all副瓶邪
剧版《河神》,友卯及RPS
现霆恩,现恩,霆恩
神谷本命粉,二次元多CP杂食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微all峰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AO3主页rainychung

【荷兰菲】Tom,no...(荷兰弟/加菲,RPS)

配对:荷兰弟/加菲 
警告:RPS,ABO
说明:灵感来自今年BAFTA红毯上两人的会面 
简介:一个荷兰弟意外把加菲弄发情了的PWP
 
 
 
当Andrew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只是因为这少见的过度热情而有些不适应而已。年轻的男孩在他面前几乎快要手舞足蹈,活跃的信息素伴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像气泡一样蹿到空气中,如同一只只蝴蝶绕着他飞舞。 
 
Andrew有些无奈又有些为难地维持着脸上的笑容,男孩的信息素让他感到一阵尴尬。虽然它所传递的信息只是单纯的激动和兴奋,但不知怎么的Andrew就是不太习惯这样——被另一个人的气味完全包围起来什么的,这让他觉得有点太过亲密了。 
 
但男孩很投入在自己的演讲中,Andrew几番尝试打断他都因为对方那炮弹般的妙语连珠和亮晶晶的眼睛而失败了,弄得他只能不断傻傻地张了张嘴却只是吸了一口气,然后像个刚出道的小孩子一样无所适从地纠结着手指。 
 
这真是太尴尬了,他被一个比他小了13年的男孩缠住了,而他居然不知道该怎么脱身。 
 
“你还好吗?”突然,男孩不知道为什么停下了他原本正在说的话而靠近了Andrew,“噢,是我话太多了吗?” 
 
“什么?呃,不……”Andrew的思绪早就被男孩的喋喋不休给扰乱了,以至于当他被突然问话的时候差点不小心直接说出了心里话,“当然不,我只是有点儿走神,抱歉。” 
 
“果然还是因为我话太多了吧。”男孩说着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角耷拉着看起来很是委屈,“抱歉,我是不是烦到你了?” 
 
“不,我呃,我只是有点儿累,你知道的,实际上我是直接从剧院那边过来的……”Andrew看着男孩那有点儿可怜的模样忍不住把语气软了下来,尽管还围绕在他身边的信息素已经开始让他感到有点儿呼吸不畅了。 
 
其实男孩的味道是很干净的橘子味,不像其他Alpha那样给人霸道或者控制欲很强的感觉,而是透露着一股年轻人特有的阳光和活泼。如果它只是淡淡地飘在空中,Andrew大概会挺喜欢的。可是现在,男孩的味道有点儿太浓了,就像是橘子被堆积在一起发了酵再被酿成了酒,让Andrew有一种微醺的晕乎乎的感觉。 
 
“我知道那部戏剧!我一直想找时间去看的但我最近总在到处跑,每一次回来的时候都没能赶上演出……”男孩越来越快的语速让Andrew无法听清他后面到底说了什么,吵闹的人声逐渐变成嗡嗡的噪音,令人恶心的晕眩感跟着不断加重直到他的太阳穴开始抽痛—— 
 
“喔!”突然,男孩的一声惊叫在他耳边响起,Andrew皱着眉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周围,过了一阵子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似乎突然眼前一晃差点摔在了男孩的身上。 
 
“噢抱歉,我不是……”Andrew的话被一阵剧烈的头疼给打断了,他略显痛苦地皱着眉甩了甩头,强忍着呻吟出声的冲动逞强地站直身体,“我不是故意的,我没弄伤你吧?” 
 
“当然不,但你真的没事吗?你脸色看起来——”男孩说到一半突然没了声音,表情也变得有些疑惑起来,“Andrew,你——” 
 
听到自己名字的Andrew下意识地对上男孩的双眼,但这时他的助理拉着他的手分开了他们,导致他没法知道男孩想跟他说什么。可是男孩那一直紧跟着他的视线让Andrew有点儿在意,尤其是他眼中变得复杂的情绪,那叫Andrew看不懂的眼神弄得他心底痒痒的。 
 
“你还好吗?”但他的助理到底还是把他从男孩身边带走了。 
 
“还好……我只是有点头疼……”Andrew小声回应着助理,然后出于礼貌,回过头来看着已经被他扔在身后的男孩,“抱歉Tom,我可能得先进去休息一会儿。” 
 
“噢,好的。”Tom愣了半秒才对着Andrew用力地点点头。他这个慢半拍的回应不太正常,但Andrew已经没心思去深究原因了。该死的头疼,Andrew忍不住在心里骂道,他这是怎么了? 
 
Tom目送Andrew离开人群,一直到他父亲出声提醒他时他才猛地收回视线。然而有一股微妙的,像是正在融化的太妃糖的甜味却不断地扰乱着Tom的思绪。他咬着嘴唇有些不解地看着Andrew刚才站过的地方,他很确定这就是这股香味的来源,但是——


余下见AO3(rainychung)

——

虽然是RPS,但还是私心打了一下蜘蛛骨科的TAG,如果有不妥我再删吧。

评论(24)
热度(635)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