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三次元极其杂食党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
启副瓶邪,但大概不会产粮
神谷KAJI脑残粉,日漫杂食但不通吃
艾利,胜出胜互攻,轰爆轰互攻
轰出胜等边三角,大体all爆
但不吃切爆不吃切爆不吃切爆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不逆不拆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蜘蛛骨科】光影(荷兰虫/加菲虫,角色黑化,NC-17)05

配对:Tom Parker/Andrew Parker
设定:两人非兄弟,均拥有超能力
警告:加菲黑化,本文含有少量路人/加菲情节,rape/non-con提及
简介:每道光都有属于自己的影子,那么蜘蛛侠的影子会是谁呢?

第五章

Andrew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条巷子的,他也不想去记得在那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微凉的水不停地冲刷着疼痛的身体,被清空的洗发水和沐浴露的香氛气息把整个浴室熏得让人无法呼吸,但依然,Andrew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上有一股难闻的腥臭味。他咬着牙抓起毛巾用力地擦着身体,皮肤上破损的伤口因为他粗暴的动作而变得更加严重。鲜血顺着他的四肢流下,加重了鼻间萦绕着的铁腥味,让他想起了那条巷子里的破旧铁架和滴水的空调管。

剧烈的疼痛毫无预兆地撕裂了他的身体,Andrew急促地吸了一口气脱力摔倒在地上,但又立刻挣扎着爬起来把自己缩在墙角。他不想哭,但他控制不了自己。印刻在脑海里的疼痛感和那片死寂的天空让他感到愤怒又绝望,看不见月亮和星星的夜幕就像是一张巨大的黑布,忽闪忽闪的灯丝让他的意识游离在现实和幻想的边缘。巷子外的道路车水马龙,巷子旁的会所纸醉金迷,而巷子里的他却痛不欲生。好几次Andrew觉得自己都快要晕过去了,但他却不敢放弃地一直盯着头顶的天空。只是那根灯丝到底还是灭了,失去光照的巷子瞬间化身深渊,而他就这样被遗忘在了深渊的底谷中。

原来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等到自己的英雄,原来再耀眼的光也有照不到的地方。

“你他妈的在里面干嘛呢!老子他妈地要上厕所,快滚出来!”

男人粗砺的声音让角落里的Andrew猛地一哆嗦,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但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或做出任何动作。他不想出去面对那个男人,他已经筋疲力竭了,他做不到。

“嘿!你他妈是聋了吗!老子在跟你说话!”但男人却不依不挠地大力拍打着浴室门,那可怕的巨响就像某种怪物的叫声,不停晃动似乎下一秒就要被踹开的门更像是直接化身了猛兽,一瞬间Andrew觉得自己就像是走投无路的猎物,巨大的恐惧和绝望让他崩溃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大哭出声。

“滚开!滚开!滚开滚开滚开!”

一个破碎的声音在Andrew的脑海大喊着,他竭尽全力地抓起手边的东西朝门口扔过去,一瞬间各种叫声、喊声、哭声、笑声和破碎声混杂在一起,像无数只魔鬼簇拥着他在癫狂地庆祝着什么。Andrew撕扯着喉咙发泄般地大叫了一声,奋力把最后能扔的东西丢出去之后,才像个脱线的木偶一样瞬间安静了下来。

被杂物堵塞了的下水道再也无法排水,越积越高的水面逐步逼近了门缝,终于顺着地砖的缝隙流了出去。感到脚下一凉的男人狼狈地后退几步靠在了柜子上,在他看清楚那些水的颜色后他吓得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再度上前用力地拍打着浴室门。

“嘿!你不会是死在里面了吧!回答我!你他妈到底在干嘛!你要是敢在里面玩什么割腕自杀的把戏我就杀了你!”

自杀?Andrew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有些笨拙地把它举到面前,视线模糊地看着那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割出来的密密麻麻的伤口。鲜血从那些细小的缝隙里流出,被水冲刷着染红了他的手臂和身体,然后是整个地板。

好吧,他现在看起来是挺像在自杀的。Andrew自嘲地把头靠在墙上。筋疲力竭的身体沉重得像一块灌了铅的铁块,他疲累地眨了眨眼睛,像是再也支撑不住自己一样缓慢地合上了眼皮。

但我没有在自杀,我真的没有。我只是累了,想睡一觉而已。

安静得只剩水声的浴室和门外男人的大吼大叫形成鲜明对比,没有任何动静的一片狼藉看起来真的很像某个案发现场。还在冒着血液的伤口有的已经被水泡得发白,越来越重的血腥味让一些一直躲在暗处的小动物开始蠢蠢欲动。这时一只灵活的黑色蜘蛛从墙角的瓷砖缝隙里爬了出来,它顺着水流的方向来到地面上,先是用足肢拨了拨面前的血水,然后又贴着墙壁爬到Andrew的脑袋旁。布满了细微绒毛的修长足肢带着蜘蛛的身体来到了Andrew的脸上,它先是爬到Andrew的嘴唇上,后肢踩着他丰润的下唇,前肢扒拉着他的鼻子,嘴巴一张一合地凑近Andrew的鼻孔像是在确
认什么。随后它灵活地掉头爬到Andrew的脖子上,纤小的身躯绕着Andrew的颈侧大动脉来回走了好几圈,然后又转身爬到他的后颈上。

此时,在光照不到的暗处,蜘蛛的背上才显现出一个淡银色的图案,像是一个倒写的数字编号。但很快,这微弱的光就迅速暗了下去,同时随着一声痛呼声的响起,Andrew从昏睡中睁开眼,蜘蛛也结束了它短暂的生命缩成一团滚了下去。

“——你还活着吗!操他妈的你大半夜发什么神经,给老子开门!嘿——”

男人的话戛然而止。Andrew从门缝露出一张苍白的脸,面无表情地看着男人笨拙地后退了几步给他让出路,然后才从门里走了出来。被蜘蛛咬到的地方火辣辣地疼,Andrew只能用湿毛巾捂住伤口来减轻疼痛,家里没有备用的药膏,他只能祈祷那小家伙没有毒性,让他能安全地活到明天。不过说来Andrew还是挺感谢这只小蜘蛛的,若不是它咬了他,他很可能会就这么昏睡在浴室里直到休克,但现在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失血过多的身体已经开始头重脚轻,他甚至开始感到恶心想要呕吐。

“你到底怎么回事?”见Andrew还活着后,男人总算冷静了不少。他不知道Andrew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自然也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只是从Andrew身上的伤口来判断,他大概是被人揍了一顿,很可能是遭到抢劫了。但如果只是抢劫,他至于在浴室里这样发疯吗?

“不关你的事。”Andrew虚弱又冷漠地回了一句,“钱在桌上的信封里,剩下的我明天给你凑齐。”

“你没被抢劫?”男人下意识道,“那你他妈到底干嘛去了?”

“我说了不关你的事!”Andrew咬着牙有些激动道,“收好你的钱然后滚去睡觉!算我求你了!”

Andrew说着放下捂住后颈的手转身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用力地摔上门。男人在客厅呆了一秒,皱着眉在脑中回放着Andrew刚才走路时的奇怪姿势,然后一脸恍然大悟地骂了句脏话。

那小子被人睡了,不,他身上有伤,所以是被强迫的,操。男人想着快步走到桌旁拿起那个信封。钱不仅没有变多,反而比昨天还少了一半。操,他被人抢劫了,而且还被人强上了。想到这里,男人才发现信封上有一些干涸的血液和其他不知道什么液体,一瞬间恶心和恐惧让他下意识地丢掉了手里的信封,但很快他又重新捡起它把里面的钱拿出来收好,再用打火机烧了那个信封。

而房间里,刚爬上床没多久,Andrew就彻底失去了维持清醒的能力昏睡过去。后颈上被蜘蛛咬到的地方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隐约断续的刺痛感和灼烧感时不时地刺激着Andrew的脑神经,让他即使在睡梦中也不能安稳地休息。

“把电视关了,宝贝,你该去睡觉了。”

“我明天有一个考试,先不说了。”

“你还有别的酒吗,这一提已经空了。”

“你又起来偷吃!你还管不管你的病了!”

“关掉那该死的音乐!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滚出去!别他妈带着那个贱人的香水味走进我的屋子!”

“你得回去睡觉了Tom,现在快天亮了。”

“操!我忘了调闹钟,操,操!”

“嘿!又见到你了,早餐还是老样子吗?”

“欢迎收看晨间新闻,今天的头条有……”

“快点吃你的早餐,我们要赶不上校车了。”

“嘿你看,蜘蛛侠昨晚又拯救了这个城市!”

“以下是昨晚辐射蜘蛛出逃事情的后续报道——”

“铃铃铃——!!”

“!?”

早晨八点整,Tom被闹钟吵醒后嘟囔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一阵咖啡香从门外飘了进来,梅姨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哼歌的声音催促着Tom赶紧洗漱换好衣服出去吃早餐。

“早上好,Tom,昨晚Osborn的辐射蜘蛛出逃事件正在晨间新闻做后续报道,我猜你会想看看这个。”穿上制服后,Karen的声音便在Tom的身边响了起来。

“我相信我已经在梦里听到一些了。”Tom一边说一边把剩下的衣服穿上然后拎着包走出了房间。

“早上好,梅。”

“早,小子,早餐做好放在桌子上了,你自己去拿来吃吧,我得把衣服送到楼下去洗。”

“好吧,今晚见。”Tom笑着和梅姨抱了抱,转身拿起碟子上的三文治咬了一口,待梅姨出门后才打开家里的电视转到新闻频道。

“……昨晚在蜘蛛侠的帮助下,政府已经成功控制了四名转化者,出逃的辐射蜘蛛也已经全部找回。但据统计,出逃的十五只辐射蜘蛛里有五只已经死亡,其中一只是今日凌晨五点多的时候研究人员在某处下水道中发现的,这意味着实际上一共有五位转化者,而我们目前只发现了四位。因此警方呼吁任何在昨晚被蜘蛛咬伤的居民请主动到疾控中心接受检查……”

“Karen,把侦查机派出去。”Tom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快速吃光了手里的三文治然后拿起碟子上的另一份,背上书包跑出了家门,“我们需要尽快找到最后一位转化者!”

“但Tom,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战斗,你昨晚只睡了两个小时,你现在需要休息——”

“我们没有时间休息了!”Tom着急道,他只要一想到昨晚他遇到的那些奇形怪状的转化者,心脏就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那些被蜘蛛咬过的人,都无一不变得狂躁和失去理智,他们因为害怕和恐惧而不信任任何人,因为无法控制突如其来的力量而陷入崩溃的边缘,但好在这一切都发生在纽约已经沉睡的晚上,所以并没有造成过多的人员伤亡。可如今,这座繁忙的城市宛如一个精密的大型机器,它正在日光之下高速运转着,只要有一个细微的零件遭到破坏,就可能导致毁灭性的结果。

拜托了,千万不要出事,拜托了!

评论(13)
热度(128)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