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科研中,产粮随缘
二次元三次元杂食党,偶尔也写原耽
全职叶黄,魔道,灵契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启副all副瓶邪
剧版《河神》,友卯及RPS
现霆恩,现恩,霆恩
神谷本命粉,二次元多CP杂食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微all峰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AO3主页rainychung

【蜘蛛骨科】光影(荷兰虫/加菲虫,角色黑化)09

配对:Tom Parker/Andrew Parker
设定:两人非兄弟,均拥有超能力
警告:加菲黑化,本文含有少量路人/加菲情节,rape/non-con提及
简介:每道光都有属于自己的影子,那么蜘蛛侠的影子会是谁呢?


第九章

“这里没有人在。”

Tom蹲在窗台上猫着腰往屋子里看,客厅里亮着灯的公寓看起来有一种温暖的气息,暖色调的墙纸和有些年头的沙发给这间屋子增添了一丝人情味,即使屋内空无一人,也并不妨碍它看起来就像一个家应该有的模样。

“你确定你没有搞错地址吗,我不觉得我们要找的人在这里。”Tom一边说一边轻轻地抬起窗户,然后灵活地钻进屋子里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又检查了一下每个房间,最终确定屋子里的确没有人。

“信号的确是从那里发出来的,或许那里是他的住处,他只是刚好出去了?”Ned在通讯器那头疑惑道,其实他也不能百分百确定自己的判断没有出错,虽然刚才突然出现的脉冲几乎和之前在箱子里检测到的完全吻合,但现在一切都消失了,他就连余波都没能检测到。

“距离二十四个小时结束没剩多少时间了,我们得加快速度。”一直安静的Karen适时地提醒道。

“Tom,在你附近有几个酒吧,你不如过去看看吧,也许他会在那里。”Ned一边说一边把定位发给Tom。

“他为什么会在酒吧?”Tom说着从进来的窗户离开了公寓,荡着蛛丝往酒吧出发。

“呃,因为他第一次出现是在一个会所旁边?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会在酒吧。只是这附近都是居民区,除了那里我想不到别的可能的地方了。”

“好吧好吧。”Tom说着落在天台的护栏上看向对面的街道,热闹的路边一共有三家店在营业,从聚集在门口的人数来看它们的受欢迎程度几乎不相上下。另外Tom还注意到在酒吧之间的小巷子里也有不少活动的身影,所以看来他想要在这里面找一个可能根本不在的人,几乎相当于大海捞针。

“你能在这里检测到信号吗?我现在这个样子可没办法走进那些酒吧里。”Tom说着从树丛里荡到其中一家酒吧的灯牌上,然后灵活地爬到后方,躲在铁架上观察着下方巷子里的动向。

“不行,那个地方干扰信号太多了,我没办法锁定。”Ned为难道,“你能脱掉制服进去酒吧里转一圈吗?”

“我才15岁,伙计!”Tom压低了声音提醒道,“他们会让我进去就有鬼了!再说了我就算进去了又能怎么样,一个个问他们‘嗨你好,请问你有没有在昨天晚上在巷子里杀了一个男人吗’!”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Ned挠了挠头发问道。

“我建议我们可以派无人机去监视那间公寓,然后Tom守在这里看会不会有事情发生,同时Ned你继续检测信号,当出现第二次匹配的时候立刻通知我们。”Karen提议道。

“这是个好方法,就照你说的做吧!”Tom说着和飞到面前的蜘蛛型无人机点了点头,目送它远去后他开启了增强监听的功能,皱着眉认真地过滤着繁杂的无用信息来找到他想要的资料。

“我能给请你喝点什么吗?”

突然在身边响起的声音让Andrew本能地转头看向来人,一个看起来比他大一点的男人正对着他微笑,显然是想和他搭讪。只是Andrew现在没有任何心情应对任何人,于是他摇了摇头,回了一句抱歉就拿着自己的杯子走开了。其实他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到酒吧里来,当他在公寓里冷静下来后,他就像个刚从沙漠里出来的人一样感到极度的口渴和饥饿,所以他本来是想找一家餐厅的。但谁知道这个时候附近的店全都关门了,周围又没有便利店,他不得已只好到酒吧里点一些零食,可没有哪一家酒吧会只卖给你不赚钱的零食,所以他只能意思意思地点一两杯酒。

不过说来也奇怪,从来不喝酒,也没有任何关于酒精的美好回忆的他,在两杯天知道什么鸡尾酒下肚之后,竟然意外地觉得这东西好像没有他记忆中的那么难喝。而且当血管里的酒精开始起作用的时候,他竟然少有地感到了一阵放松,就好像那些一直困扰着他的烦恼突然消失了,他变得不再压抑,不再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反而感到了一丝自在。于是Andrew忍不住点了第三杯、第四杯、第五杯……直到他数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多少。

醉意袭上大脑,他的视线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意识也跟着时而游离时而清醒,他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就好像躺在了云层上,柔软的舒适感让他放松,但同时不知道何时会坠落的不安感也在时刻提醒着他要保持清醒。这种游走在两个极端之间的奇妙感觉让Andrew感到新鲜、好奇甚至有点儿过瘾,也就是在这一短暂的瞬间,他似乎可以理解为何他的叔叔总是爱喝酒,原来喝醉真的可以让人忘记烦恼并感到快乐。Andrew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打算放任自己享受着短暂的快乐,因为他知道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不会在他的生命里停留太久

——一阵诡异的风突然吹过Andrew的右侧脸颊让他本能地侧过头想要躲避什么,而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就像是条件反射地自己举了起来一把抓住突然出现的酒瓶。Andrew睁开眼睛不解地看向自己的手,还没来得及思考发生了什么,一阵危机感就突然让他低下头避开了从上方砸过来的玻璃杯。

“你他妈的给老子过来,操你的,给我滚过来!”一个粗砺的声音在不远处的吧台边缘响起,同时伴随着一连串桌子被碰到和酒瓶被砸碎的刺耳声响。被这突然的扰乱吓到的客人连忙四处散开,而被男人追着打的那个男孩正抱着头在一片狼藉中四处逃跑,就好像小动物一样不停地乱窜。

“发生了什么?”一头雾水的Andrew拉住了最近的一个人问道。

“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这一带的混混头子,总是喜欢找麻烦,这种事很常见的。”回话的人耸了耸肩道,一脸漠不关心的样子。

“那你们就这么看着?”Andrew无意识地提高了音量质问道,“那个男孩可能会受伤的!”

“切,我们也经常会被误伤啊。”那人冷笑了一声回道,“你这么有英雄气概,你去管咯。”

“你——”Andrew一时竟无言以对,他不敢相信地环顾着四周,却发现大多数人都和他身边这人一样事不关己地围观着,即使是那些偶尔露出不忍或厌恶表情的人,也都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是一直在旁边站着。巨大的音乐声几乎要盖过男人打砸的声响,就好像这种暴行是某种变态派对的娱乐节目,而这个社会就这么冷漠地围观着甚至嘲笑着。Andrew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他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就好像突然之间被黑暗淹没,直到男孩的叫声尖锐地划破了空气。

“放他下来!”Andrew本能地大叫道。他瞪着眼睛看向那个强壮的男人,手里不知何时抓住了一个空酒瓶当作武器。被男人掐着脖子举到半空中的男孩已经憋红了一张脸似乎快要无法呼吸,Andrew担心地看着他,没忍住大声地重复了一句刚才的话。

“放他下来!立刻!”

“你是谁?”男人一脸嫌弃地看着瘦弱的Andrew问道,“这关你什么事吗?”

“你会杀了他的,快放他下来!”Andrew着急地重复道,他握着酒瓶的手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力度,一丝不明显的裂痕开始在瓶身上显现。

“我要是不放又怎么样?”男人说着还晃了晃举起的手,就好像男孩的体重对于他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一根羽毛。但此时此刻Andrew就只能注意到男孩痛苦的表情,他已经因为窒息开始翻白眼了。

“我只给你三秒钟,立刻放下他!”Andrew咬着牙尽可能凶狠地威胁道,但他的身体因为愤怒、紧张、一丁点的兴奋和恐惧而颤抖了起来,这让他看着很像是虚张声势,所以男人并没有在意只是在那里不屑地大笑。

“三、二——”Andrew咬着牙愤怒地瞪着男人丑陋的嘴脸,一股强烈的冲动就像火山喷发一样瞬间吞噬了他的理智让他猛地举起手中酒瓶朝男人的脑袋砸了下去。顿时,尖叫声、惨叫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都混在了一起,被砸得头破血流的男人惨叫着跪倒在地,他抓起一旁的椅子猛地朝Andrew砸过去,但却被对方灵活地躲开。没想到自己能够避开攻击的Andrew有些意外地看着男人手上的动作,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它们就好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看起来如此的笨拙而且毫无攻击力,他甚至不需要费多大的功夫就能躲开他的攻击并找到最好的反击点。

“啊——!”伴随着又一声惨叫响起的,还有骨头断裂的声音,Andrew踢在男人腹部上的那一脚很明显踢断了他的肋骨,男人甚至因此整个人撞飞了门板掉到大街上去。顿时,在场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Andrew张大了嘴惊讶地看着倒地不起的男人,突然想起了昨晚被他一拳打到墙壁上的男人。他有些害怕地看向自己的双手,似乎这才真正意识到他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他就好像突然拥有了超级力量,拥有了超乎常人的感知能力,而他甚至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

“嘿!你还好吗?嘿!伙计?”“蜘蛛侠!”

突然闯入Andrew耳中的名字让他吓了一大跳,他猛地看向门口那个蹲在男人身边的红蓝色身影,紧跟着心脏一缩地转身推开围观的人群从后门逃跑。

“嘿等一下!”注意到Andrew的Tom连忙叫道,他拉住最近的一个人让他赶紧叫救护车然后立刻追上Andrew离开了酒吧。

“嘿别跑!我只是想和你谈谈!求你了!”Tom一边说一边在巷子里上窜下跳地试图用蛛丝拦下Andrew,但对方显然和他一样有着出色的蜘蛛感应,所以Tom的所有攻击全都落空了。

而逃跑中的Andrew其实并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他不敢回头去看,只是本能地往前奔跑着。他甚至是无意识地抓住那些铁架像猴子一样到处乱窜,并没有想过自己原来可以做出这些动作,只是本能地跟着那不知从何而来的直觉迈出下一步。

我得甩掉他,我必须要甩掉他。不能让蜘蛛侠看到他的脸,不能让他知道他是谁,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Andrew近乎疯狂地只有这一个执念,因为他知道蜘蛛侠一定知道了他做的一切,他知道他杀了那个男人,他也知道他刚才在酒吧里伤害了那个男人,而这些让他感到害怕。他不愿意让这样的自己曝光在蜘蛛侠的面前,只有这个不行,他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曝光在他的英雄面前,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想着Andrew突然撞破一扇窗户跑进了一栋建筑物里,没料到这个的Tom差点跑过头错过了他。然而等他跟着Andrew的脚步穿过一片黑暗从走廊的另一头离开时,眼前的繁华夜市却一下子让他迷失了方向。Tom张着嘴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人来人往,然后射出蛛丝跳到路灯上四处张望着,却怎么也看不到Andrew的身影。

“该死的。”Tom挫败又懊恼地骂了一声,“我跟丢了。”

“哦……”Ned在通讯器那头发出了遗憾的声音,“我刚刚本来想告诉你无人机那边有动静了但……现在大概也不需要去确认那边的情况了。你看到他长什么样了么?”

“没有。”Tom低落地摇摇头道,“但Karen记录了我看到的一切,也许我回去之后你可以做个图像分析什么的。”

“我可以试试看,所以你要回来吗?”

“我这就回去。”Tom说着从路灯上站起来,跟着Karen的导航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然而图像分析的结果让人失望,巷子里的灯光太暗了,即使有偶尔捕捉到的侧颜也因为分辨率太低无法进行识别,感觉白忙了一晚上的两人都因此有点气馁地倒在了床上。

“所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就跟你一模一样吗?”

“他看起来很年轻,大概二十多岁,力气很大但很灵活,所以我猜他和我有着相同的超能力。”

“那他……今晚又伤到谁了吗?”

“他揍了一个混混,把他揍得挺惨的,但可能只是意外,我觉得他现在好像还不太能控制自己的力量。”

“这么说,他算是个坏人吗?”Ned似乎有些疑惑道。

“我不知道。”Tom叹了口气道,他举起一旁打印出来的图片,心情复杂地看着那上面模糊的人影,“我觉得,我觉得他似乎本性不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的意思是,他教训的都是坏人,尤其今天晚上,我在酒吧里看到了一个被揍的男孩,所以他很可能是为了他才动手打人的。但,我不确定事情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而且他到底杀了人,还是一个他本来可以不杀的人。所以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很想和他谈谈,但他一见到我就跑,我试着拦他可是根本拦不住。而现在他知道自己身份可能暴露了,就会把自己藏得更好,过了今晚我们也没办法再追踪他的信号,我很可能再找不到他了。”

Ned同情地看着Tom,努力在脑中组织着语言试图安慰道:“但往好处想,我们至少知道了一个他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或许他就住在这附近呢?就算不是,那只要他以后再有行动,就一定会留下线索,只要我们密切留意,一定会找到他的。”

“希望如此吧。”Tom有些疲累地叹了一口气,皱着眉盯着图片又看了好一阵子后突然松手让落下的图片盖住自己的脸,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地闭上了眼。

评论(8)
热度(124)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