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三次元极其杂食党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
启副瓶邪,但大概不会产粮
神谷KAJI脑残粉,日漫杂食但不通吃
艾利,胜出胜互攻,轰爆轰互攻
轰出胜等边三角,大体all爆
但不吃切爆不吃切爆不吃切爆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不逆不拆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蜘蛛骨科】光影(荷兰虫/加菲虫,角色黑化,NC-17)10

配对:Tom Parker/Andrew Parker

设定:两人非兄弟,均拥有超能力

警告:加菲黑化,本文含有少量路人/加菲情节,rape/non-con提及

简介:每道光都有属于自己的影子,那么蜘蛛侠的影子会是谁呢?


第十章

我做错了吗?我应该去自首吗,去跟警察坦白是我杀了那个男人,也许我不会得到很严厉的惩处,因为我是在……做好事?

但这不是正当防卫,就像酒吧里我对男人做的那些事情一样,我开的那一枪不是正当防卫,是蓄意谋杀,所以他们会以故意杀人罪之类的罪名起诉我,然后把我关进监狱里或者对我做出别的更糟糕的判处。

但我真的做错了吗?我不该杀那个男人吗?如果我当时选择了报警而不是开枪,结局真的会变得比现在更好吗?那个人和那些警察分明是勾结在一切的,他们很可能会联手诬陷我故意伤人,甚至说我有故意杀人的倾向,所以到头来不管我开没开枪,这些罪名都会落在我的身上。只是如果我没有开枪,如果男人还活着,他就能继续逍遥法外,同时还有更多的人会因此受到伤害。所以我没有做错,我就应该开枪,因为这是解决事情的唯一办法,只有这样男人才不能继续伤害其他人,只有这样。

但那个酒吧里的男人呢,关于他我做错了吗?我确实是不该把他弄得进医院了,尽管这是个意外,但是是因为我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量。但男人那时在试图杀死那个男孩,尽管他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可那个男孩在那种情况下再过几秒就可能会真的窒息。我只是想要帮他,我只是想要保护他。我出手打他没有错,但我不该把事情搞得这么严重。但,这也不算什么坏事不是吗。那个男人是这一带的混混的头子,这次的事情过后他的地位肯定大不如前,以后也很可能不敢再闹事了,或者至少在他“重出江湖”之前他得安静地躺上一阵子。所以……我也不算做错了……

真的是这样吗?

Andrew抱着头倒在床上不安地蜷缩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在为自己辩解的罪人,即使他并不为他的作为感到后悔或愧疚,而这正是让他难受的地方,因为他开始逐渐意识到,在扣下扳机的那一刻,他感觉很好,虽然他不喜欢杀人,但开枪的感觉很好,这让他感到了一种控制感,就像是生平第一次,他的生活终于不再任人摆布,他终于有了主宰自己命运的能力,而他喜欢这种感觉。但故意杀人是罪,Andrew很清楚这个,所以他不停地思考着该如何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该如何让其他人,或者说让他自己确信他的确是做了某件正确的事,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在晚上入眠,而不是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男人嵌在墙上或者躺在地上时的惊恐表情。

他必须得说服他自己,他不是个谋杀犯。

Andrew深呼吸一口气慢慢地冷静下来,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三天没有出去,因为他需要时间理清思绪,也需要时间让自己淡出蜘蛛侠的视野。但他不能一辈子躲下去,他到底要重新面对这个世界。于是Andrew拿起自己的手机盯着它,鼓起勇气按下电源键将它重新启动,然后又像是害怕要一个人面对未知信息一样走到客厅打开了电视,接着又走进厨房去避免看到电视屏幕。

他用杯子接了一点水一口吞下,又从冰箱里翻出一些肉干塞进嘴巴里咀嚼——他最近总是感到饥饿,但他不确定这是焦虑引起的还是他的超能力引起的,但吃东西能让他感到放松,所以他也没太在意这个。在啃完手里的肉干后,Andrew觉得自己应该是做好准备了。他深呼吸一口气放松心情,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拿着杯子回到客厅,想要看看这两天的新闻。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重新回归生活之后看到的第一条新闻,竟然是他的照片登上了警方的悬赏抓捕名单里。

脆弱的玻璃杯在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变成了碎片,那刺耳的响声宛如一发子弹射穿了Andrew的胸口,恐惧从伤口处不断地往外蔓延扩散,迅速演化成为黑洞将他吸入无尽的黑暗之中。怎么会这样?他们怎么知道他是谁?他们为什么会有这张照片!?

本能让Andrew立刻关了电视,却不小心用力过猛直接捏碎了屏幕的一角。瞬间爆开的电火花吓了他一跳,他跌撞地后退着坐在沙发上,身体不自然地颤抖着抱紧了自己,双眼紧张地盯着自己的家门。 冷静下来,我必须得冷静下来!Andrew焦急地抱着头拉扯着自己的头发,然后掏出口袋里的手机上网去试图找到更多的信息。难得幸运的是,这一次的事态并没有Andrew以为的那么糟糕,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网页上刊登的照片只是他的三分之一侧脸,从他身上的穿着和背景环境来看,这应该是那晚在酒吧里偷拍的照片,因为他当时正要转身逃跑,所以拍摄出来的画面不算很清晰。但转念一想,Andrew又突然不安起来。毕竟当时酒吧里有这么多人,也许不止这一张照片流了出来,也许警察手里还有更多的信息,Andrew知道他们可以根据不同角度的照片和目击证人的口供给他画像,也许他们已经知道他的长相了,甚至是他的个人信息,也许他们已经在来抓他的路上了!

越想越焦虑的Andrew再度颤抖起来,但这一次他不停地深呼吸着试图让自己恢复冷静,同时大脑飞快地思考着解决方法,因为他意识到事情也许还有挽留的余地,而他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于是,Andrew突然起身跑进了卧室,用电脑登录了警方的网站,但很快他又意识到自己的IP地址会被跟踪到,于是他立刻断开了电脑的网路连接,换上衣服抓起背包,从面向巷子的窗户里爬出去隐身在窄巷之中。

最终,Andrew穿着最常见的那些连帽外套,拉上帽子和拉链,低着头像个普通的路人一样穿梭在闹市之中。他在一家二手店里用现金买下了一台旧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带着他来到路边的咖啡厅里坐下来,通过公共网络浏览了一遍网上有关他的消息和警方的页面。在经过一番搜索后,Andrew进一步肯定目前公开的信息还不足以确认他的身份,但他始终不能肯定警察手里有没有更多的有关资料。于是在心里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Andrew还是决定黑进警察的档案库搜寻相关资料。

他的信息被存储在一个叫新变异人的文件夹里,而当Andrew试图解密文件夹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触发了对方的反追踪程序,他的IP地址被迅速锁定,信号源的位置也正在被分析出来。但在警察赶到这里之前,他还有大概五分钟的时间,这就足够了。Andrew喝了一口手边的咖啡,不知为何突然感到一阵兴奋的心跳加速。他努力地控制住自己颤抖的肌肉,并决定把这种异常的激动归咎于咖啡因的作用,尽管他清楚地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两分多钟后,Andrew顺利地打开了文件夹找到了里面的资料。让人庆幸的是,警方目前还在收集证据,他们只能从照片上推断出他的年龄,并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另外酒吧当天的目击证人似乎并不好找,他们至今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消息。其实这个结果并不算出人意料,毕竟那晚在场的人可都是些冷漠家伙,而且他们看到了他的能力,他们不会愿意冒着危险配合警方的,所以目前警察的调查可以说是暂时走入了死胡同之中。在得出结论后,Andrew总算感到了一阵安心。这时店外的马路上响起了警笛声,Andrew抬眼看了一眼车子的位置,然后按下回车键开始删除档案库里的资料,拿着他的咖啡从侧门走进商场里,混在人群中穿过一楼的大厅从另一头的旋转门离开。

“头儿,这里!”等警察找到Andrew留下的电脑时,资料库里的信息已经被全部清空。

“该死的!”领队气愤地一拳砸在桌子上,“把电脑带回去,查一下上面有没有指纹,看看里面有没有有用的资料,然后把这家店、商场,还有路边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你去问问前台的柜员记不记得这家伙的外貌特征,剩下的人去附近打听一下消息!”

当天晚些时候,在警察们为电脑上发现的找不到匹配的指纹而叹气时,Andrew已经抱着一大堆食物回到了他的家里。他把坏掉的电视机搬到楼下去堆在巷子口的垃圾堆里,然后再回到屋子里把客厅地面的碎玻璃收拾了一下。整理完一切后,他回到房间打开了电脑,一边浏览着硬盘里存储的蜘蛛侠照片,一边在脑海里描绘着一套他自己的制服图样。他不是想要成为第二个蜘蛛侠或什么别的超级英雄,他只是需要做点什么来确保,当下一次他再遇到什么突发情况而忍不住出手的时候,自己的身份不会再被曝光。再说了,纽约从来就不缺英雄,它除了蜘蛛侠还拥有一整支复仇者队伍,他们就像是永不消逝的日光,无时无刻地照耀着这座城市。而他,他就只是一个意外的复制品,一盏渺小的日光灯,是没有人会需要的。

但有光,就必然有影,所以这座城市真正需要的,就是作为光的背面的影子。因为总有像他一样的人,永远被落在了黑暗之中;总有像男人一样的人,需要用别的手段才能制裁。这就像是快乐只有跟痛苦结合起来,才会变成真正的幸福;光也只有在影的衬托之下,才会变得真正的耀眼。

评论(6)
热度(101)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