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科研中,产粮随缘
二次元三次元极其杂食党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启副all副瓶邪
剧版《河神》,友卯及RPS
现霆恩,现恩,霆恩,现霆现无差
神谷KAJI脑残粉,二次元多CP杂食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也吃一点花峰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蜘蛛骨科】光影(荷兰虫/加菲虫,角色黑化,NC-17)11

配对:Tom Parker/Andrew Parker
设定:两人非兄弟,均拥有超能力
警告:加菲黑化,本文含有少量路人/加菲情节,rape/non-con提及
简介:每道光都有属于自己的影子,那么蜘蛛侠的影子会是谁呢?

第十一章

“他又现身了,网络上最近有好多关于他的传闻。”Ned说着把平板递给Tom,示意他看看网友们讨论的帖子,“有人说他做了套制服,好像在模仿你。另外他似乎总是在夜晚活动,还专挑各种治安不好的监控死角。但好消息是他没有再杀人了。”

“他大概不会再杀人了。”Tom合上平板下定论道,“那一枪是冲动犯罪,他当时并没有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但现在他冷静下来了,他开始学会保护自己,也知道什么叫点到为止。”

“但……他黑进了警察的资料库,这是犯法的。而且,他在昨天废了一个人的一双手。”Ned小心翼翼地说着,“你确定自己对他的看法没错吗?”

“我从来没有说他是个好人。”Tom放下平板揉了揉眉心道,“他很复杂。黑进警局的资料库是为了确保自己身份不被曝光。至于废掉那个人的手,那是他解决事情的方法。就像是当时他杀死男人一样,他只是想要解决一些事情。而且他清楚地知道警察不会帮忙,这些事情只有用他自己的方法才能够处理好,或者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他现在是类似于义警之类的角色吗?”Ned觉得自己有点儿迷糊了,“我们还要继续抓他吗?”

“我们要找到他。”Tom特意咬重了“找到”一词,就像是在纠正Ned。

“但你说过他一见你就跑,所以如果他有心想要躲着你——”

“会有办法的。”Tom打断道,“我不觉得现在的他还是当初那个落荒而逃的人,他改变了,也许现在的他会愿意和我谈谈。”

于是,Tom在当天晚上来到了Andrew最近经常出现的一带巡逻。在侦查机的帮助下,他很快就找到了Andrew,但和上一次不同,这一次他决定先安静地在一旁观察一下。

转化者给自己做了一身近乎全黑的制服,仅有一些细微的亮光从那些银色的网格图纹上反射着。Tom看着他,就想到了那些变异的辐射蜘蛛,危险但又带着一丝惊人的美感。转化者正在巷子里和一个男人对话,男人被他用铁丝捆住双手吊在了铁架下,被拉伸的身体只有脚尖能勉强碰地。而在他们身边,还有一个捂着手臂缩在转化者身后的女人,同时她身上散发着一丝细微的血腥味,所以她很可能受伤了。

“你说你们是情侣,他经常这样伤害你吗?”Andrew回头看着女人问道,这时Tom才注意到他正在把玩着一把水果刀,锋利的刀刃上还残留着半干的血迹。

“他打我……”“你说谎!”“你闭嘴!”Andrew厉声警告着把刀掷向了男人,那一瞬间Tom差点没忍住出手阻止,但好在刀刃只是擦过了男人的耳侧,并没有真的伤到他。而这一招的恐吓效果显然非常好,男人瞪着眼睛抽搐着气息,几乎连呼吸都不敢过于用力。Andrew收回了视线转向女人,先是小心地挪开她的手查看了一下她手臂上的伤口,然后撕下她的袖子勒住她的胳膊帮忙止血,再小心地查看她裸露的皮肤上的其他伤疤。女人没有在说谎,她身上布满了各种不同的伤口和淤青,显然她一直都在被虐待。

“为什么你不报警?为什么不离开他?”Andrew一边抚摸着那些伤口一边心痛但又不解地问道,“他一直这样伤害你为什么你还要和他在一起?”

“因为我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女人咬着嘴唇哑声回道,“我没有家人,我也没有身份证明。这里的警察和街头那些毒贩子是一伙的,他们不来找我麻烦就很不错了。而且我在这里有一份工作,我好不容易才终于找到这份工作,我都不知道如果我失去它我要怎么活下去。”

“这就是为什么你一直选择忍受。”

“不然我还能怎么样?”女人捂着嘴巴抽泣道,“你告诉我我还能怎么样?”

Andrew心疼地抱住哭泣的女人安抚着,他明白这种感觉,他知道每天都活在辱骂和虐待之中却不得不继续忍受的痛苦,他也知道被困在地狱之中苦苦挣扎却永远得不到救赎的绝望。他知道,有些时候不是人们自己不想改变,而是他们根本无法改变,是他们根本对此就无能为力。

“你能帮我吗?”女人抬起头近乎哀求地看着Andrew,“求你了,帮帮我好吗?”

Andrew闻言慢慢地放开了女人,回过头去看着男人。他靠近了他,伸手把插在墙上的刀拔了下来,然后把刀刃贴上了男人的脸颊轻轻滑动着。男人被吓得开始颤抖起来,他不停地求饶,但面具让Andrew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冷酷无情,银色的镜片上反射出男人自己的表情,就好像他正在见证着自己的最后结局。

“放松,我不杀人,至少现在不了。但我得从你身上切下来点什么,作为给这位女士的补偿。”Andrew轻声说着把刀尖贴上了男人的鬓角,然后沿着他的发际线轻轻地划出了一条血痕,“不如就你的耳朵吧,这样看起来不会那么明显,也没那么吓人,而且也不会对你以后的生活造成太多的困扰。”

“不不不——求你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打她了,求你了——”

“事实上我想要求你从此以后远离她,不要再靠近她更加不要碰她,你能做到吗?”Andrew盯着男人的眼睛问道。

“可以!可以!我保证!求你了!”

Andrew在面具下勾起了一个满意的微笑,他握着刀柄用力地把刀尖刺进男人的皮肤,但下一秒他却突然抽出了刀,紧接着一束白色的蛛丝粘在了男人的耳朵上,同时一个红蓝色身影落在了他的身侧。

“住手。”Tom挡在男人面前对着转化者道。

Andrew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地看着面前的人,这是他第一次跟蜘蛛侠这样近距离面对面地对视,然而这种感觉却并没有他以前想象的那么振奋人心,反而让他有种想要逃跑的欲望,但这一次他忍住了。他知道蜘蛛侠一直在天台上,那些细微的空气振动可逃不过他的敏锐感官。他只是不知道蜘蛛侠会做什么,他会一直旁观呢,还是会阻止他,他会像那天说的那样和他谈谈,还是把他当作坏人用蛛丝捆起来,他们会打起来吗?Andrew不知道,但他很想知道,他想知道现在的自己在蜘蛛侠的眼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为什么?”Andrew轻声问道,他看着蜘蛛侠面具上的“双眼”,试图透过它们看到他的想法。

“你已经惩罚过他了,你也恐吓过他了。”Tom道,“剩下的就交给警察去管吧。”

“你也听到这位女士刚才的话了,警察不会管的,或者更糟糕,他们会联手报复她。”

“那你怎么保证你伤害他之后他不会报复她呢?”Tom试图和转化者理论道。

“因为他会知道我没有在开玩笑,因为他会知道,如果他不听话,下一次他失去的就不只是耳朵。人总是这样,不见棺材不落泪,只有在付出巨大的代价之后,他们才能够明白那些最简单的道理。”

“这不是真的——”

“你知道这是真的。”Andrew打断道,“你只是不愿意去相信而已。我不怪你,你很善良,你是个好人,你是个英雄,你不该和这些东西纠缠不清。但我不一样,我来自于黑暗,我知道该怎么处理它们。”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在帮我处理我无法处理的事情吗?”

“总有你顾及不到的地方,也总有你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像那个强奸犯,你以为你把他交给警察就是把问题解决了,但你不知道那只不过是他们的逢场作戏。”

“你怎么会知道——这就是为什么你要杀他吗?”Tom皱眉道,“因为我没能完成我的任务?”

“因为他在伤害——!”Andrew脱口而出道,但在最后他忍住了,他握着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改口道,“某人。”

Tom捕捉到了这个奇怪的转折点,他觉察到面前的人在刻意隐瞒着什么,于是他忍不住追问道:“谁是某人?他做了什么?”

“你知道他做了什么。”Andrew咬着牙道。

Tom倒吸了一口气,他想起那天他在仓库里救下的那个女孩,然后震惊地看着面前的人。“他……他是不是……”

“我不想说这个。”Andrew立刻打断道,他不想再谈论那两个晚上发生的所有事,再也不,“说说你身后的人吧,你决定要保护他吗?”

“他——”Tom回头看了一眼男人,然后又看向Andrew,他现在的思绪说实话还很混乱,他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在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他是那个强奸犯的受害者之一,但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他是不是被那个人——Tom没办法继续想下去,他没办法接受那些字词和那些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但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呢,如果他真的被那个人——

Andrew看出了蜘蛛侠脑海里的混乱,他也可以猜到他在想些什么。这个善良的超级英雄显然还太年轻,他并不真的清楚这个世界的黑暗面到底有多吓人。也许总有一天他会长大的,也许总有一天他会明白有些时候为了解决某些事情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但Andrew知道,即使到了那一天,他还是会相信着人性的善良,并且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不顾一切地去拯救那些也许早就已经不该被拯救的人。

Andrew想着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他把手里的刀丢给还没有彻底回神的蜘蛛侠,而对方只是本能地伸手接住了它,随后抬头看向Andrew。

“他是你的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Andrew说着搀扶住那位受伤的女士转身离开了小巷。

Tom目送Andrew离开,心情复杂地低头看着手里的刀,然后转身看向被吊着的男人。

“谢谢——!”Tom用蛛网封住了男人的嘴,然后叹了一口气,丢掉手里的刀,把男人从铁架上放下来,然后用蛛丝捆住他的双手把他带到警察局里去。那位女士说得没错,负责管辖这一带的警察都已经腐化了,整个警察局乌烟瘴气,值班的人要不在睡觉,要不就在一旁赌钱喝酒,堆成小山的文件被随意扔在各个角落,就连偶尔出没的老鼠看起来都比别的地方要圆润大只。Tom有些微怒地深吸一口气,他清清喉咙敲了敲警局的大门,然后对着里面的人打了个招呼,就突然射出蛛丝把他们和男人捆在了一起。然后他把到处散落的毒品打包起来整理好放在桌子上,翻出各种黑钱收入的账单整理了一遍放在一旁,同时把那些积压的案件卷宗分门别类地排列好。之后他打通了举报电话,等警笛的声音在屋外响起时才从窗户离开。

Tom蹲在路灯上看着那些黑警和男人被逐一带上警车,却第一次地,没有像平时那样感到成就感和正义感。他只是想起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一切,忍不住反思会不会他其实不是第一次以为自己解决了问题但其实反而恶化了它们,会不会还有更多像那个强奸犯一样的人现在还在逍遥法外,甚至会不会有一些人因为不敢惹他而去找以前的受害者报复?强烈的不安和罪恶感逐渐地笼罩了Tom,他逐渐意识到他之前的行为到底有多么地草率和不顾后果,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善后的问题,只是凭着一股热血和一时冲动去教训坏蛋,还沾沾自喜地以为自己做了好事。他真的做了好事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那个转化者要杀了那个男人,他甚至都不应该遇到他!

“你还好吗?”检测到Tom的生理指标有些波动的Karen担心地问道。

“不,我不好,我,我——”Tom呼吸急促地摇了摇头,无法自控地陷入沉重的愧疚之中,“这都是我的错,是我做的一切导致了今天这个局面的。”

“Tom,你不能控制那些蜘蛛,他被咬不是你的错。”

“但他受过的伤是我的错。如果那个男人没有伤害他,他就不会杀了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他原本可以变得和我一样的,你也看到他对那位女士的同情了,他并不坏,他也是想要帮助其他人的。但他现在不再相信坏人可以通过教化变好了,所以他只会采用极端的手段,他恐吓他们,伤害他们,甚至,甚至可能会杀了他们。”

“而你认为这是错的。”

“这当然是错的!这些行为会让他们产生恐惧和仇恨,他们会因此记恨他以及他帮过的所有人!”Tom毫不犹豫道,“但我——我突然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了。如果我之前做的一切都是错的,他也是错的,那到底什么才是对的?”

“也许你不是错的,你只是做得不够完美。”Karen安抚道,“你得证明给他看,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更好的方法是用法律去制裁。”

“但我能做到吗?”Tom忍不住质疑道。

“我相信今晚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Tom叹了口气,看着那些停在路边的警车一辆接着一辆开走,只能喃喃道:“希望如此吧。”

评论(6)
热度(179)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