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科研中,产粮随缘
二次元三次元极其杂食党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启副all副瓶邪
剧版《河神》,友卯及RPS
现霆恩,现恩,霆恩,现霆现无差
神谷KAJI脑残粉,二次元多CP杂食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也吃一点花峰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蜘蛛骨科】光影(荷兰虫/加菲虫,角色黑化,R)13

配对:Tom Parker/Andrew Parker
设定:两人非兄弟,均拥有超能力
警告:加菲黑化,本文含有少量路人/加菲情节,rape/non-con提及
简介:每道光都有属于自己的影子,那么蜘蛛侠的影子会是谁呢?

第十三章

自从上次在天台和蜘蛛侠发生了一次不太愉快的对话后,Andrew便越发刻意地躲避着这位超级英雄。他花了一些时间整理出蜘蛛侠的巡逻路线,然后再据此规划他自己大活动领域,以保证最大程度上和他维持零交集状态。但显然这位超级英雄比Andrew想象中的难缠。

Tom在Karen的帮助下同样记录了蜘蛛的活动路线,但他没有打算像个跟踪狂一样尾随蜘蛛,只是在他活跃的地区附近活动着,好让自己能在蜘蛛感应觉察到危险的第一时间到达现场阻止蜘蛛伤害别人。这是个不错的策略,鉴于在过去一周里他已经成功从蜘蛛手下“救”下了五个人,Tom觉得自己做得挺好的。

然而随着被打断的次数越来越多,Andrew就对这位过于执着甚至开始有点烦人的超级英雄感到了不耐烦。因此当他的惩罚对象又一次被从天而降的蛛丝救走时,Andrew想都不想就射出自己的蛛丝缠住Tom的,然后发力将那人直接从屋顶上拽了下来。

“你到底有完没完!我已经不再杀人了,你就不能消停会吗!”

“但你还在折磨他们!”有些狼狈地摔倒在地上的Tom依然不忘教育道。

“Jesus Christ !”Andrew烦躁地转了个圈然后一脚踢翻了身边的垃圾桶,再回过头的时候语气已经染上了一丝威胁的味道,“我不吃你那一套所以别再挡我的路了!否则别怪我把你当他们的帮凶。”

说着Andrew突然射出蛛丝把Tom黏在了地上,同时他用蛛丝捆住“犯人”的双腿将他倒掉在头顶上方的空调架上。修长的右腿利落地踩下脚边的木板,踢起一块不大不小的碎玻璃,紧接着他便顺手接住了玻璃朝罪人的胯下掷出。眨眼之间,鲜血迸溅,惨叫连连。

地上的Tom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又痛苦地咬着牙闭上了,他激动愤怒的身体因挣扎而青筋暴起。一旁的Andrew沉默地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黑暗之中。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两个人在同一时间都这么想道。他必须做点什么来改变局面。

Tom在Karen的帮助下挣脱了蛛丝,他把已经痛得失去意识的男人从空调架上放下,背着他去了医院并报了警,然后在围观群众的异样眼光中心情复杂地离开了急诊大厅,垂头丧气地回了家。

或许他对于蜘蛛太过仁慈和忍让了。尽管这人的确是在惩罚罪犯,但他的所作所为也同样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罪犯,现在的他,除了不杀人,和那些臭名昭彰的雇佣兵有什么不同?Tom疲累地摘掉面罩倒在床上,紧缩着眉头盯着自家天花板,乱糟糟的心始终整理不出任何头绪来。

他该怎么办?

而另一边,回到了家的Andrew看着自己手上即将要痊愈的割伤也陷入了沉思。蜘蛛侠的存在太容易扰乱他的思绪,每次只要一和他正面交锋,他就完全没办法冷静下来思考。他不喜欢这样,他不想要自己如此轻易地就被他人影响,他需要独立思考,也许他该换个方向,找个目标来集中他的思想。

但在目标定下来之前,他可以先把他的精力集中在另一件事上——明天就是他要去中城高中报道入职的日子,就让他借这个机会把蜘蛛的事先放一边,清空一下自己的大脑吧。

中城高中是在皇后区乃至整个纽约都数一数二的优秀学校,事实上当年Andrew差一点就拿到了这所高中的保送名额,只是因为婶婶的意外而最终没能成功。曾经有一段时间,他天天跑来学校对面的报摊帮忙卖报纸,羡慕地看着的同龄人进出这所学校上学,有时还会在中午或者放学时间假装自己也是学校的学生,赖在咖啡厅里和真正的学生交流问题,并厚着脸皮借来他们的笔记复印或抄写。那时候的Andrew,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有机会真的能够踏入这所学校的大门。

早上八点报道的时候,实验室的负责老师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了。由于在此之前他们因为老教授的关系已经见过面,所以对彼此都有了一定了解,这次见面也就有点像是朋友之间的重逢。老师本人的年纪并不算大,是学术界里少有的年轻骨干,而他对于Andrew的才识也很是欣赏。虽然在学校里,他也接触过不少天才学生,但像Andrew这样完全靠自学就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实在不多见,因此当老教授推荐他来当自己助手的时候,他几乎想都不想就点头答应了。

“我们学校的实验室是全天候开放的,平时只要没有实验课,你都可以到这里来做实验,晚上如果想加班,就在本子上登记一下就行。”老师一边说一边把课程表交给Andrew,“另外就是我们学校的学术全能比赛队拥有和你一样随时使用实验室的权利,所以到时候如果他们过来了,你就让他们跟你一起用实验室吧。”

“学术全能比赛,是那个每年举办一次的全国比赛吗?”Andrew好奇道。

“对的,所以能参加的学生都是我们学校里最优秀的人才,我想你们应该会很聊得来——”老师的话在中途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两人同时回头看向门口,只见一个卷发黑人女孩站在了门边。

“抱歉,老师,你们等下要上课吗?”

“说曹操曹操到。”老师笑道,“不,没有课,我只是带我的新助手熟悉一下环境。Michael,这是Andrew,我的新助手。Andrew,这是Michael,我们学校全能比赛小队的队长。”

“嗨。”Andrew友好地朝女孩伸出手,对方也微笑着回应了他。

“老师,我待会想用下实验室可以吗?”

“当然,你待会直接来找Andrew就行,实验室以后都归他管了。”

“好,那我先回上课了。”MJ说着后退了几步,转身离开了走廊。

“嘿,你们知道化学老师换了个新助手吗?”回到课室的MJ转头看向身后的Ned,但对方只是摇了摇头,并转头去看Tom,问道:“你知道吗?”

“没兴趣。”昨晚没怎么睡好,今天一大早又出去巡逻的Tom打了个哈欠回道。

MJ挑眉看着Tom,好奇道:“为什么你每天早上看起来都这么困?你晚上都不睡觉吗?”

“什么?当然不,我只是最近有点失眠。”Tom警惕地搪塞过去,然后立刻拿起书本盖住脑袋,不让MJ有机会继续问话。

MJ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回过身来准备上课。

学校日常的一天总是按部就班地没什么意外,但在校墙以外的世界就不见得是同样的平静。因此在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后,Tom就迫不及待地换上制服开始巡逻,但奇怪的是,今天他并没有遇到蜘蛛的身影。担心自己有所遗漏的Tom回头到蜘蛛平常活动的区域里又转了一圈,但依然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Karen,其他地方有没有出现异常的情况?”

“一切正常,没有侦测到有蜘蛛活动的痕迹。”

“这就奇怪了,他今天休假吗?”

“或许他在躲你,从昨天的事来看,蜘蛛似乎很不愿意和你有交集。”

“或许吧。”Tom喃喃道,“不过他不出现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那要结束今天的巡逻吗?”

“嗯,回去吧,不然梅姨又要担心了。”Tom说着射出蛛丝从屋顶荡下,灵活地从街道地面的低空飞过,顺道和行人们击了个掌,然后一个转身消失在大楼的背后。

刚买完晚餐路过的Andrew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下意识拍下来的照片,那个有些虚焦的红蓝色身影让他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就没有了食欲。Andrew 有些不爽地把照片删掉把相机丢进包里,盯着只咬了一口的卷饼看了看,还是把拆开的包装重新整理好,把晚餐也放进包里。

但这时突然有人骑着滑板从他身后冲出,本能回避的Andrew立刻往旁边缩开,却没料到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意外而是一次预谋的犯罪。骑着滑板的少年一把抢过他的背包冲入了人群,Andrew一时手滑没抓住让他得了逞,愣了半秒后才连忙推开路人追了上去。抢劫的少年回头看了一眼,像是没料到Andrew竟然跑得那么快,连忙一个急转弯冲入了小巷,沿着楼梯旁的斜面快速拉开距离。但Andrew也没这么容易就被甩掉,他抓住扶手借力跳起,一脚踩在墙上然后抓住上方的窗台护栏,像个体操运动员一般在空中翻腾了一周直接落下抱住了滑板少年,两人于是一同摔倒在地上翻滚起来。

“你为什么要抢我东西?”Andrew 说着一把抢回自己的包拍了拍,正思索着要怎么处置这个少年时,突然感到有危险从身后飞来,于是他本能地蹲下往旁边滚了一圈,还没稳住身子,就听到一声巨响在不远处响起,他连忙抬头看向声源,只见一颗钢珠滚落在地上,而一旁有一个被打得变形的垃圾桶倒在了地上。

“啧,居然被你躲开了。”Andrew闻声回头,只见一个拿着类似手枪的物体的人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枪口正对着他刚才站的地方,显然就是他开的枪。

是同伙吗?Andrew警惕地背好包贴着墙站了起来,这时他感觉到不远处的暗巷里有动静,看来还有别的人在附近埋伏包围。但为什么盯上他?他看起来并不富有,包里也没有值钱的东西,除了他新买的相机。难道刚才拍照的时候被看到了?

“把钱和相机交出来。”拿着枪的那人把枪口重新对上Andrew,证实了他的猜想。

Andrew没有回应,只是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腕处的蛛丝发射器,同时搜寻着附近可以利用的物体。

“快点,别让我说第二次,这玩意虽然不是真枪但打人还是很疼的。”举枪的人不耐烦道。

“前提是你能打到我。”已经勘察好环境的Andrew 突然一笑,趁着对方发愣的瞬间射出蛛丝堵住枪口顺势抢来了枪,紧接着他一个翻滚躲开了暗巷那边射来的钢珠,并把附近的垃圾桶用蛛丝丢了出去砸在他们身上。这时滑板少年不知从哪里掏出了刀朝他袭来,Andrew灵活地躲过攻击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利落地一扭,骨头断裂的声音几乎比惨叫声都还要清晰。

“你他妈的。” 围攻他的人发出了愤怒又惊恐的骂声,他们在原地犹豫了一阵子,最后却还是败给了肾上腺素没有及时逃跑。

Andrew叹了口气,丢开少年然后用蛛丝带起地上的滑板甩了一圈把大部分人拍倒在地,紧接着拿起他抢来的手枪对着几条漏网之鱼一一开枪。一声接一声的痛叫在狭窄的墙壁间回响着,Andrew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的众人,嫌弃地把手枪丢下,然后走到那个最初朝他开枪的人身边蹲下,从他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鼓鼓的钱夹子。

“我猜这些都是你抢来的吧?”Andrew一边说一边把钞票抽出来数了数,“这个钱包应该也不是你的吧?”他说着用手机报了警,然后把钱和钱包一起丢在了那人身上,转身离开了暗巷。

“你他妈是谁,我知道你不是蜘蛛侠。”

Andrew闻言停了停脚步,但没有回头,也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他不是蜘蛛侠,他不是英雄。但他也不是罪犯,不是反派。所以他到底是什么?Andrew有些迷茫地走在路上,而一阵骂声突然闯入了他的耳朵,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有些好奇地停下脚步往身边的理发店里看去,只见一个金色板寸头的男人一手握着一把剪刀,一手掐住一人的脖子把他按在了墙上,剪刀的刀尖几乎就要扎进那人的眼球里。
而在两人身边,有一个满脸泪痕的女人捂着嘴看着他们,神情十分痛苦绝望但又带着一丝如释重负。Andrew一下子没看懂这是什么情况,便停下了脚步观望起来。

“你以后再敢踏进这间理发店一步,我就挖了你的眼睛塞进你屁眼里,明白吗?”拿着剪刀的男人恐吓道,另一人则哆哆嗦嗦地说了句好,似乎怕得都快昏过去一样。

“很好,记住你说过的话,因为我记性很好。”男人说着把剪刀狠狠地扎在那人身后的木柜上,吓得他一下子没站稳整个人倒在了地上。男人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只是回头用水洗了洗脸上没冲干净的剃须泡沫,然后从包里掏出五块钱放在女人的手里。

“我喜欢你剃须的手法。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你知道我在哪。”男人说着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在离开的时候看了门边的Andrew一眼,丝毫没有要掩饰自己刚刚做过的事以及他腰上别的那几把手枪的意思。

Andrew回头看了店铺一眼,又去看男人离开的身影。他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在他们这个国家,这样的人并不罕见。他们不是英雄,但也不是罪犯,他们只是一群混蛋,被付钱去教训另一群混蛋,他们就是所谓的雇佣兵。

对雇佣兵了解并不多的Andrew只在新闻或电影里听到过他们的存在,像这样面对面接触还真的是第一次,他也从不知道,原来除了特种任务,他们还会接这种鸡毛蒜皮的小活。感到好奇的Andrew于是推开门走进了理发店,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放在女人手里,问道:

“你能告诉我怎么找到刚才那个人吗?”

评论(4)
热度(112)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