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杂食请注意!
最近沉迷日漫暂时隐退欧美圈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二次元三次元杂食党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蜘蛛骨科】光影(荷兰虫/加菲虫,角色黑化,R)14

配对:Tom Parker/Andrew Parker
设定:两人非兄弟,均拥有超能力
警告:加菲黑化,本文含有少量路人/加菲情节,rape/non-con提及
简介:每道光都有属于自己的影子,那么蜘蛛侠的影子会是谁呢?

第十四章

破旧的酒吧坐落在桥底滑板场的一侧,喧闹的人声从虚掩的木门里传出,涌动的影子映在不太光整的地面上,犹如一只只正在跳舞的鬼。

换上了蜘蛛制服的Andrew安静地穿过门外聚集的滑板少年,无视那些人全部停下手上的动作安静地打量他的目光,推开虚掩的木门进入酒吧往吧台走去。但步子才刚伸出去一半,突然一枚从身侧飞来的飞镖就把他逼得立刻将身子撤了回去。

下一秒的欢呼声盖过了所有的人声,正中红心的飞镖就钉在Andrew身旁的墙上,而另一边喧闹的人群里走出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嫌弃地对着Andrew道:“小子,我们这里没有化妆舞会。”

“你是老板吗?”Andrew 不答反问道。

“你听不懂人话吗小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男人夸张地大喊起来,那声音就像猪叫般刺耳,让Andrew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嘿嘿嘿!别骚扰我的客人行吗?”但这时突然有个戴着眼镜头发半长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用力地推开找碴的男人,然后转向了Andrew,“抱歉孩子,这里不是化妆舞会,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我只是想来杯喝的,水也行。”Andrew对着男人道。男人皱眉看着他,像是怀疑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但最后不赚白不赚的生意人头脑还是让男人点了点头,示意Andrew跟他进来了。Andrew于是跟着男人走到不怎么喧闹的吧台那儿坐下,他在等待的过程中从身上摸出一张钞票放在桌上,然后转过身去好奇地打量着那群像疯子一样在酒桌旁大吵大闹的男人们。

“不能理解对吧?”给Andrew倒了一杯可乐后,男人半靠在吧台上一副聊家常的模样,“这些人就是纯粹的疯子,虽然你看上去也差不多。”

Andrew闻言笑了笑,回头看着男人问:“你是这里的老板吗?”

“是的,总得有个正常人来管管他们。”男人摊手道,“你根本不知道我这里每天要接待多少神经病,不过说真的,像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路过。”Andrew随口道,但事实上他就是从理发店老板娘的口中得知这家酒吧的。老板娘告诉她,在这里混的人几乎都是雇佣兵,他们会从酒吧老板那里接活,而普通百姓也可以到酒吧那里去找老板花钱请雇佣兵来帮自己摆平一些麻烦。所以总的来说,这家酒吧就是一个交易平台。

“那你一定是迷路了。”老板果断道,“喝完这杯可乐就赶紧回去吧,这地方不适合你待。”

“但我听说在这里能接到活。”但Andrew突然道。

男人愣了一秒,然后警惕道:“你在说什么?”

“放松,我只是听说这里可以接到雇佣兵的活,有点好奇罢了。”Andrew安抚道,“我想赚点外快,所以想要知道有什么可以不杀人的活能干。”

“你他妈简直是疯了,给我滚出去!”老板突然激动地骂道,他一把夺过Andrew面前的杯子丢进洗手盆里,抓起他的手就想把他拽出去。但这时后面酒桌的那一群人似乎起了争执,其中一人抓起一张椅子就甩手一丢,要看就要砸到Andrew的头上。

“躲开!”看到危险的老板下意识叫道,但他话还没说完Andrew就已经举起手轻而易举地接下了椅子。喧哗的人群一下子都把目光聚集在吧台,而成为了视线焦点的Andrew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反手一甩,把椅子直接砸在了将它丢出去的那人头上,速度之快让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完全没反应过来。而Andrew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过一眼身后的人,只是一直盯着老板。

“你有活给我干吗?”

老板吞了吞口水,瞪着眼睛努力去消化刚才发生的一切,然后慢慢地举起手,指了指头顶那块黑板的最后一栏。

“把这人的手指全部带回来,你就能拿到5000美元。”说着老板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卡片递给他,“这里是他的住址。”

“谢谢。”虽然知道老板看不到他的脸,但Andrew还是习惯性地微笑道谢。然后他接过卡片起身离开,走的时候好奇地转头看了一眼还钉在墙上的飞镖,像是突然来了兴趣一般将它从墙上摘下,直接带走了。

“他妈的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终于不知道是谁问出了大家心里的疑问,顿时酒吧里便沸沸扬扬地讨论了起来。

“那个冒牌蜘蛛侠!”突然人群里有人大叫,“网上有人拍到过他!他们叫他蜘蛛!”

“Shit!那个超能力者!?”

喧闹的酒吧再一次陆续安静了下来,众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那扇虚掩的木门,慢慢意识到他们似乎招来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然而虽然这边已经有人开始觉察到事情发展的方向有了变化,但另一边的Tom却因为蜘蛛无缘无故失踪了好几天而完全不知道他最近到底在做什么。担心蜘蛛可能在谋划着什么的Tom每天都忧心忡忡,不好的预感也一直困扰着他。心思细腻的MJ不用多久就意识到了Tom的不对劲,其实她一直觉得这家伙有什么秘密瞒着所有人,但又出于对他隐私的尊重而没有多问。只是不多问不代表她就能一直坐视不管,最近 Tom心不在焉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竞赛练习的进度也开始落后,再这么下去她这个队长就不得不开除他的队籍。为了不让这件事发生,MJ只好牺牲自己的课余时间,把这个每天一放学就不见人影的小子抓起来,对他强行补习。

起先Tom并不愿意,但后来他自己反省了一下自己最近的表现,还是乖乖地听话跟着MJ来到了实验室。现在学校已经放学了,在学校关门前他们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而MJ已经提前准备好了资料放在她平时上实验课用的桌子的抽屉里。但等他们还有Ned来到实验室的时候,才发现本应空无一人的实验室里竟然还亮着灯。

实验才做到一半就感觉有人在往这边来的Andrew被迫中止了实验,来不及销毁材料的他只好临时拉开手边的抽屉把试验品丢进去,然后把蛛丝射在抽屉边缘将它封死在桌子里。他才刚做完这一切,实验室的门就从身后被推开,他连忙转身看向门口,只见上次认识的那个叫Michael的女孩带着两个男孩走了进来。

“噢,抱歉,我们打扰到你了吗?”没猜到Andrew这么晚还留在学校做实验的MJ有些意外道。

“没事,我准备收拾东西了,你们来做课后练习吗?”Andrew一边说一边把量杯拿去刷洗,不想让他们发现杯子里装的是什么。

“我是来给他补课的。”MJ说着指了指身后的Tom,一脸嫌弃的样子,“对了,你们应该还不认识吧,这就是我们老师的新助手,Andrew。Andrew,这是我的两位队员,Tom,Ned。”

“嗨,我是Andrew Parker。”Andrew关掉水龙头,擦了擦手再朝Tom伸出了手。

本来还有些无精打采的Tom突然一惊,下意识地握住Andrew手的同时抬头对上他的双眼,惊喜道:“Tom Parker,我们有一样的姓!”

Andrew也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睛,跟着笑道:“哇哦,那还真是巧合。事实上我经常听教授提起你,他总说你很优秀,但我还真不知道我们有一样的姓。”

“教授也总在课上跟我们提到你,他总说他新来的助手很成熟很优秀,但可惜上次实验课的时候你好像有事请假了,所以没见到你。”

“是周三的时候吗,我那天约了编辑谈论文发稿的问题,所以就没来上课,抱歉了。”

“你的新论文吗?我听说你在做有机新材料的研发对吗?事实上我自己最近也在研究这方面的资料,所以对你的研究很感兴趣。你刚刚是在新材料的实验吗?”

“呃,算是吧。”Andrew闻言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实验桌,“但现在还在试验阶段。”

“你做试验品了吗?”Tom兴奋道。

“嗯……没有,失败了,我想还有些参数需要调整一下。”Andrew搪塞道,希望Tom可以就此结束关于实验的问题。因为他刚才其实是在做新蛛丝的研发试验,上一次在酒吧的飞镖意外给了他一个灵感,如果他可以发射出类似的快速又尖锐的蛛丝,就可以直接把它们用做武器,方便又省事。但想法虽好,要完成起来也并不容易,因此他最近一阵子一直在埋头钻研这项技术,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好在他的努力最终还是得到了回报,就在Tom他们过来之前,他成功地发射出类似于钢针的蛛丝,并且它毫不费力地穿破了一厘米厚的玻璃。但他还没来得及测量新型蛛丝的降解速度,就被打断了。

“那还真可惜,但下一次也许就能成功了!”Tom笑着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达到目的的Andrew 于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把东西收拾完就走。”Andrew说着把洗干净的量杯倒扣在架子上晾干,然后把其他用具整理好收进柜子里,“走的时候记得关门,钥匙交给保安就行。”Andrew说着脱下了白袍穿回自己的连帽外套,然后拿起背包背上,把实验室的钥匙递给MJ。

然而这时Tom的表情却不自然地愣了一下,刚才握手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Andrew手上戴的手表,一直到他刚才穿衣服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两只手上都戴着类似的环状物,像是手环又像是手表,却又是紧贴在他的手上没有空隙的。这样的物品至今为止只见过一种的Tom不可避免地把它们和自己的蛛丝发射器联系在一起。但,这不可能吧?

动摇的Tom忍不住回头看向Andrew离开的背影,对方似乎没有觉察到他的目光,这很好,但Andrew把手放进了口袋里,Tom什么都看不见了,这就不太好了。而这时一旁的Ned似乎意识到Tom的不对劲,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回神,并小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不敢肯定的Tom只是摇了摇头道,顺势看向了走到Andrew刚刚用过的实验桌旁的MJ,有些好奇道,“ 怎么了?”

“抽屉打不开了。”MJ一脸困扰道,“我把复习的资料都放在这里面了,但现在打不开了。”

“每次上完课老师都会清空抽屉,你的资料应该都被收走了吧?”Tom疑惑道。

“我做了个暗格,乍一看很难发现的,所以没问题。”MJ 回道。

“那你确定是这张桌子吗?”Ned一边说一边走过去帮忙,他试着拽了拽抽屉,确实是打不开,“可能是滑道生锈锁死了。”

“不可能,我今天才用过它,要是生锈我早就知道了。”MJ果断道,“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卡住了?”

“让我来试试吧。”Tom见两人费了那么大的劲都打不开抽屉,便示意他们让开。他拉起衣袖活动了一下手腕,先是试了试用普通的力道拽了拽抽屉,见对方纹丝不动后,他慢慢加大了力度,然而没过多久,他就一脸震惊地松开了手,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个普通的抽屉。

“怎么了?它有什么问题吗?”MJ不解地问道。

“它,它可能坏了。”Tom回了回神道,“我和Ned去找工具看能不能把它拆开,但可能需要一点时间,要不今天你先回去吧,我们明天再上课?”

“拆开它要很久吗?”MJ狐疑地看着Tom,她能感觉到对方明显是想支开她,但又不明白不过是一个抽屉而已,难道里面还藏了什么惊天大秘密吗?

“你今早不说今晚是你妈妈生日吗,早点回家吧,有什么明天再说。”虽然不知道Tom是怎么了,但看得出他想支开MJ的Ned二话不说就开始帮腔。

MJ一人说不过他们两,再加上Ned一直把她往门外推,最后也只能妥协了。

成功送走了MJ后,Tom和Ned把实验室的门暂时锁了起来,接着Tom启动了Karen让她帮忙分析抽屉之所以打不开的原因。

“我检测到有一层有机物质封在了抽屉和桌子之间,把它们粘在了起来,但这层组织是可降解的,我们可以通过加热加快它的降解速度。”

“你能做到吗?”Tom一边问一边戴上手套,把手贴在抽屉和桌子的缝隙处,接着Karen通过调整制服的表面温度对其进行物理加热。Tom 于是一手按住缝隙处加热,一手托着抽屉试着把它拉出来,没过多久,抽屉和桌子之间就出现了松动,Tom只需要稍微用点力,就把抽屉成功拽出来了。

两人都在第一时间好奇地看向抽屉里的东西,然而他们看到的景象,却让他们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这是什么?”Ned忍不住问道。

在MJ做的暗格上方,一块方形的厚玻璃被放在了抽屉里,其中厚玻璃上插着一根手指粗的白色针状物,如果仔细看还可以发现这根针状物是由一根一根的细丝组成的。

“武器。”Tom倒吸了一口气道。

“但,这是谁做的?”Ned不解道。

“Ned……”Tom深呼吸一口气道,“你有没有觉得Andrew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呃……哪里?”Ned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你平时帮我处理Karen记录的影像时,没有听过蜘蛛的声音吗?”

Ned猛地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道:“你是说,Andrew他是,是……”

“Karen 你觉得呢?”Tom问道。

“我通过声频对比,两人的声相完全吻合,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那他该不会是知道了你的身份找上门来了吧!”Ned激动道。

“不,他应该不知道,他如果知道就不会这么不小心让自己身份曝光。”Tom肯定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Ned问道,“Andrew居然是蜘蛛,我刚刚还觉得他长得很温柔呢!我们该报警吗?”

“不!”Tom果断道,“现在不能打草惊蛇,我们得先调查清楚,确认了身份再说。”

“我们能从学校的职工登记档案里找到他的住址。”Karen 提醒道。

“对,我们先去调查一下他的住址,派无人机出去跟踪侦查。”Tom道,“如果Andrew真的是蜘蛛,他又做了这个武器,那就证明他最近肯定会采取行动,我们要密切关注他和蜘蛛动向。”

——

抱歉,相信看过最近两次更新的各位都能感觉到,我写文的手感已经丢掉了,不管是剧情发展的速度还是叙述方式还是人物的描写都和之前之前有所不同。现在的节奏比起前文快了,各种描写也更加粗略,因为我实在是想不到该怎么写才能更好了。但是我自己清楚,如果我不趁现在把它写完,再拖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所以目前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写,希望能渐渐找回来一些手感。但这样的行为对于一直等待的大家真的很不公平,我真的感到很抱歉,我会努力地把以前的感觉找回来的,真的很对不起。

评论(15)
热度(122)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