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三次元极其杂食党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
启副瓶邪,但大概不会产粮
神谷KAJI脑残粉,日漫杂食但不通吃
艾利,胜出胜互攻,轰爆轰互攻
轰出胜等边三角,大体all爆
但不吃切爆不吃切爆不吃切爆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不逆不拆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蜘蛛骨科】光影(荷兰虫/加菲虫,角色黑化,R)15

配对:Tom Parker/Andrew Parker
设定:两人非兄弟,均拥有超能力
警告:加菲黑化,本文含有少量路人/加菲情节,rape/non-con提及
简介:每道光都有属于自己的影子,那么蜘蛛侠的影子会是谁呢?

第十五章

第二天一早,Andrew便来到了实验室把昨晚他临时封在抽屉里的东西拿出来收好,蛛丝经过一个晚上的时间已经全部降解掉了,还剩穿了洞的厚玻璃留在了抽屉里。于是他把玻璃收进背包里放好,然后拿出自己昨晚在家里继续做的实验进行数据分析。但Andrew并不知道,身份曝光的他此刻的一举一动都被藏在角落里的一只蜘蛛型微型针状摄像头记录了下来。

而此刻在教室里的Tom和Ned则心情复杂地合上了电脑,昨晚他们在Andrew登记的地址里找不到任何线索,显然他登记的是一个假地址。但此刻在实验室发生的这一切,都足以证明Andrew就是做武器的那个人,接下来他们只要看到他变身蜘蛛,就可以确定他的身份。然而这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没有人能说得清。

在教授口中的Andrew,和他们私下相处的Andrew,是个温柔聪明的人,他看起来那么彬彬有礼,善良无害,完全和他们记忆中的蜘蛛判若两人。然而却偏偏是他,在实验室里研发了可怕的武器,在学校档案里登记了虚假的住址,甚至可能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在某个巷子里折磨着某人。感觉自己陷入了两难的Tom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这一次,或许是上帝终于听到了Tom内心的苦恼,在当天晚上的巡逻时,竟然让他真的遇到了蜘蛛。

Andrew今晚其实只是想出来把前一阵子接的活干了,顺便熟悉一下新武器的使用。由于是第一次使用新武器,他原本打算速战速决,但在得知任务目标曾经多次虐打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后,他便改变了主意,想要和这个男人好好谈谈。

在一个废旧的车库里,男人被Andrew用蛛丝绑住了双手,罚站在他钉在墙上的尾针(他给新武器起的名字)上。尾针很细,所以Andrew很贴心地给他多钉了几根,好让他能站稳一点。但同时,他也用蛛丝做了一个绳套套在了男人的脖子上,这意味着一旦男人脚滑失稳,他就很可能会丧命。不过Andrew并不真的打算杀他,他只是想吓吓这个男人,让他体会一下死亡的恐惧。

“你最好站稳一点,因为接下来我要切你的手指了。”Andrew一边说一边把拉得极细的蛛丝绕在男人的手指上,“一根手指可是值500块,所以你最好乖乖别动,我可不想切歪了赔钱。”

“不,求你了,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脚底不停地在尾针上滑来滑去勉强保持平衡的男人哭道。

“噢?那你说说看自己错在哪里了?”Andrew说着扯了扯手上的蛛丝试了试手感,然后抬起头看向男人发红的脸。

“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我老婆和我女儿了,我会对他们很好的,我发誓!”

“嗯说的不错,还有呢?”Andrew一边说一边把蛛丝接到不远处的一个破旧电机旁,灵巧地把它绑在转轮上。

“我再也不出千,不,我再也不赌钱了!”

Andrew接着点点头,捡起地上的电线插头把它插进一旁的电闸里。

“还有其他的吗?”他看向男人问道,那语气就好像在问你还有遗言吗。于是男人摇摇头开始崩溃大哭,不断祈求着Andrew放过他。但Andrew却只是冷漠地垂下了眼,手握住电闸的开关用力地往下拉。

男人惨叫的声音伴随着电机转动的马达声一同响起,Andrew眼疾手快地射出尾针割断了绳套,然后关掉电闸回到男人身边,快速地射出蛛网封住他手上的伤口替他止血,然后再一脸嫌弃地用他准备好的盒子把地上的那十根断指捡起来装好。但就在他收拾干净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有人用蛛丝抢走了他手上的盒子。

Andrew心里一惊条件反射地射出尾针擦伤了天花板上的蜘蛛侠,因此手一松的Tom就把好不容易抢来的盒子又送回给了Andrew,但他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立刻又粘住Andrew的衣服把准备跳窗走的人硬生生拉了回来。

从窗台掉落在地上的Andrew吃痛地呻吟了一声,连忙把盒子用蛛丝粘在自己身上,然后回头射了蜘蛛侠一脸蛛网,趁他视线被干扰的时候将他整个人甩到了墙上去。

背部被狠狠砸了一下的Tom觉得自己的呼吸仿佛停止了一刻,但现在的他可没有时间用来喊疼。为了阻止Andrew逃跑,他几乎在被甩出去的同时就粘住了Andrew的脚踝借力把他也拽倒在地,紧接着他快速切换到速攻模式,连接不断地射出蛛网把他的四肢固定在地上。

但Andrew的反应力也不差,就在Tom刚控制住他的一只手,一根尾针就从他的另一只手飞出刺中了Tom的手臂。躲避不及的Tom一下子被打断了动作,紧接着更多的尾针让他不得不侧身翻滚快速躲开。而Andrew则看中了这个机会快速切换用蛛网把Tom的腿黏在了地上,然后用尾针打断了上方锁住大吊钩的铁链。感觉到危险的Tom只来得及双手护头,就被压下来的吊钩狠狠地砸中压在了地上。

一声巨响伴扬起了无数尘土模糊Andrew的视线,他咳嗽着挥了挥手扫开面前的灰尘,咬着牙费力地扯开手上的蛛网,在好不容易拉出一点能活动的空间后,他果断地卸掉自己的腕关节把手抽出来,然后迅速从一旁的窗口跳出,狼狈地离开。

而还在车库里的Tom则费力地推开吊钩坐了起来,然后抓下面罩大口地喘着气。他看了看不远处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识的男人,又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那一根尾针,再明显不过的事实让他忍不住气愤地锤了一下地面。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我已经联系了警察和医院,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Karen适时地在提醒道,于是Tom撑着地面不稳地站了起来,一拐一拐地走出车库,然后咬牙拔掉胳膊上的尾针丢掉,用蛛网封住伤口后才恢复了一点力气离开。

“能追踪到跟踪器的信号吗?”Tom一边问一边打开全息地图,他在刚刚的战斗中把微型跟踪器发射到了蜘蛛的身上,只要不被过早发现,他就能知道他离开后去了哪里,甚至于他住在哪里。

“已经在记录路线,你还是先回去处理一下伤口吧。”Karen关心道。

“保持记录,如果信号断了第一时间告诉我。”Tom说着关掉地图靠在墙边坐了下来休息。今天是蜘蛛对他下手最重的一次,他没有做好应敌的准备,是他大意了。但今天这样一打,却也让Tom明白了,也许光靠说服,他真的没办法改变蜘蛛,尽管他相信蜘蛛心中依然存有善意,但很显然这点残存的善意已经快要被消磨殆尽了。事到如今,他已经不能指望蜘蛛自己能在最后关头悬崖勒马,他只能用强硬的办法强迫他停下来。

想着Tom撑着墙重新站起来,经过短暂的休息后他的体力恢复了不少,他决定先回家整顿一下,然后再去记录的地点查探情况。

事情的发展就和Tom预料的一样,蜘蛛在最后还是发现了追踪器,所以他们没能找到他的地址,但他去过的酒吧还是被曝光了。当天深夜,Tom小心翼翼地爬到酒吧附近的楼顶,观察这群人的身份,而不用多久,他就发现这些人有不少都是恶名昭彰的雇佣兵。同时通过对酒吧内部的监听,他还发现这里就是一个交易平台,雇佣兵从老板这里接活,在老板这里交货领钱,所以蜘蛛今天拿着那个男人的手指到这里来很可能也是来交货领钱的,也就是说他已经是这群雇佣兵的一员了。

人人都说近墨者黑,虽然蜘蛛现在还可以坚持他不杀人的信念,但如果他越踩越深,谁能说准他会变成什么样呢?

感觉自己已经火烧眉头的Tom暗暗握了握拳头,他不能让事态继续严重下去,他必须要开始采取行动了。

评论(6)
热度(161)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