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杂食请注意!
最近沉迷日漫暂时隐退欧美圈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二次元三次元杂食党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Tony中心】我已死(伪科塔尔综合症、CP未定目前微盾铁)01

Family can hurt you more than anyone.*

01

其实准确来说,Tony并不愿意称自己已经死了,他只是觉得一切不能变得更糟糕了(或者说更好了),因为现在的他,哪怕收到再多的攻击,也不会再受伤了。

倒不是说他不会再流血,不会再感觉到疼痛,就只是,这一切都已经没关系了,也无所谓了,因为你没办法让一个已经死掉的人再死一次不是吗。

所以此时此刻,面对着Natasha给他处理伤口的动作,Tony真的很难不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西伯利亚回来的,关于那个该死的鬼地方,他的最后记忆是自己把那个有着刮痕的盾牌抱进怀里的画面。破损的弧反应堆被迫停止了对盔甲的供能,在数秒内降至零下几十度(天知道具体到底有多冷)的盔甲就像一块巨大的冰,寒意从他发疼发闷的心脏一点一点往外散开,最终和盔甲以及冰雪融为一体。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死去的。

但是当Tony再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复仇者基地的大床上,看着一旁嘀嘀作响的机器时,他又觉得自己是活着的。可是他无比确认自己已经死在西伯利亚了。

所以一个死了的人是怎么又活过来呢,Tony安静地在床上思考着,这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可能的,更别说他现在一点活着的感觉都没有。他能感觉到心脏的跳动,但他感觉不到血液的流动;他能感觉到被子的厚实,但他感觉不到身体的温度;他能感觉到针头的不适,但他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

Tony是个无神论者,但他从不否认那些超自然现象的存在,在他眼里一切都是科学,所谓的超自然不过是高级的科学罢了。所以目前他遇到的这个类似于“活死人”的难题,也并非无法接受,尤其在他和Loki打过交道后。

但既然,他还以一个能活动(甚至能思考)的实体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就不该一直躺在床上。而且说实话(尽管不愿意承认),在死去的那一瞬间,Tony还是有点不甘心的,你说是他的自尊心在作祟也好,是他的责任心在作祟也罢,他就是不愿意让自己的生命就这么结束了。他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去做。

“Friday?”Tony试着叫了一声,他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他不确定这一切和他死前有没有区别。

“Yes,boss,有什么要吩咐的吗?”Friday的回话让Tony点了点头,看来这一切和他死前没什么区别。

“我死……我睡了多久?”Tony有些突然地改口道,因为他确信像他这样特殊的情况不怎么常见,其他人包括他的AI在内不一定能理解,他们很可能以为他还活着。

“一天零五个小时又十七分钟,顺带一提,现在刚过中午十二点,Vision和Romanova特工在生活区做好了午餐。”Friday一边说一边调整着房间内玻璃的透光度,她的回答又一次证实了Tony的猜想(他果然永远是对的)。

Tony眯着眼睛看着逐渐被阳光充满的房间,只觉得一股暖暖的风披在了自己的身上,感觉有点陌生,挺奇怪的。

如果他当年真的给Jarvis做了实体,那Jarvis的感觉会不会跟他现在一样?

这个突然出现的念头让Tony愣了一下,紧接着他的心脏像是被拧成了麻花一样,不痛却很难受。Tony咬了咬牙,皱着眉平复了一下体内的不适感,以至于他一时没听清Friday说了什么。

“……Boss?”Friday的声音像是有点担心。

“什么?”Tony说着睁开了眼睛,然后走到衣柜旁边打开了门,看着里面陌生的衣服一时有点不适应。没办法,他都忘了自己上一次在这个房间里过夜是什么时候了。

“需要我把你醒过来的消息告诉其他人吗?”Friday问道。

Tony从衣柜里挑出了一件舒服的长袖套头衫,又拿了一条柔软的居家裤。

“说吧。”Tony一边说一边脱下身上的衣服然后换上新的衣服。略微有些寒冷的触感就像是一块冰被扔进了他的心脏里,那有些刺激的感觉让Tony本能地缩了一下身子,但他没有太在意,而是继续把衣服穿好。

“Boss,Potts小姐打来了电话,您要接听吗?”

噢Pepper。Tony有些苦涩地勾了勾嘴角。

“接吧。”“Tony!”

意料之中的着急的带着颤抖的声音,责备又担心的语气就像一只手捏紧了Tony的心脏,他不禁皱起了眉摸了摸鼻子和嘴巴。

“Pep……”

“噢老天!真的是你……你等着我这就去看你!”Pepper哽咽的声音让Tony露出了有点心酸的笑容,他只来得及嗯了一声,Pepper就挂了电话。

Pep……Tony抿了抿嘴唇,悲伤和欣慰从他眼里一闪而过。还好你成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不然我真是死不瞑目。

想着,Tony离开了房间往生活区走去,在闻到食物香味的一瞬间,他的胃就开始发出了强烈的抗议。噢,所以他原来还会饥饿。

“Tony.”Natasha站在走廊的尽头,神情复杂地看着Tony。这大概是Tony第一次在她眼里看到如此外露的情绪,而且如此的复杂,复杂到他甚至无法分辨那里面都有什么,只觉得像一缸融化了各种色彩的水,不得已地污浊起来。

“我很好。”Tony回道,他可没有说谎不是吗,他现在真的不能更好了。

Natasha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实话这跟她的人物性格真的差很远,Tony差点都要怀疑她会不会被什么奇怪的家伙调包了。可是他知道她没有。

“Mr.Stark.”一旁的Vision平静道,但Tony还是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放心。

他嗯了一声就当作打过招呼,然后在餐桌旁落座,开始享用他的午餐。之后Natasha坚持要给他脸上的伤口上药,Tony拒绝不了只好乖乖坐下,他可不想被Natasha用大腿绞杀,他死不了不代表他没有知觉。

而且说实话作为一个死人来说,他的身体对于外界的各种刺激的反应实在敏感得过分,如果可以,Tony真的希望自己的身体能迟钝一点,不然他会为自己死后还要受折磨这件事而感到不愉快。

“Tony!”Pepper立体且感情充沛的声音让Tony的身体跳了一下,他本能地看向声源,紧接着就落入了一个拥抱。

有些纤细的胳膊用力地环抱着他的身体,对方身上无法忽视的颤抖让Tony本能地战栗,他试着回抱Pepper以给她一点点安抚,对方的体温迅速地透过衣服钻进他的身体里,紧接着遍布他身体的每个角落,一瞬间Tony只觉得整个人都暖了起来,他甚至能看到黑红色的心脏和血液在一瞬间恢复了鲜红的色彩,紧接着热度从他的心脏泵向了全身。

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Pepper都没有再说过话,或许其实她说了只是Tony没听见而已,因为在这段时间里,Tony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Pepper的拥抱上,他甚至能认出来Pepper用的是他送给她的那瓶香水。

他闭上眼睛靠在Pepper的肩上,生平第一次,黑暗让他觉得莫名的安心。他的身体越来越放松,意识越来越模糊,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进入睡眠的状态。紧接着下一秒,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
开头那句话来自The Judge一段22分钟左右的访谈节目中,在问到电影的主题是什么的时候,好像是演三弟的演员说的这句话:Family can hurt you more than anyone.

科塔尔综合症:患者知道自己能正常行动以及和别人交流,但他确信自己已经死了,最后他们会为了确认自己是否已死而采取自杀行为。

本文之所以说伪科塔尔综合症是因为我对于这个病不是特别了解,只看过案例分析,目前是用自己的理解在写的,所以如果有哪里不对都是我的锅。

最后,这篇文是3000粉福利,所以大概不会坑。

评论(17)
热度(353)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