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科研中,产粮随缘
二次元三次元极其杂食党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启副all副瓶邪
剧版《河神》,友卯及RPS
现霆恩,现恩,霆恩,现霆现无差
神谷KAJI脑残粉,二次元多CP杂食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也吃一点花峰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Tony中心】我已死(伪科塔尔综合症、CP未定目前微盾铁)03

03

“感觉怎么样?”Tony关切道,眼睛一直盯着Rhodey身上的金属义肢,双腿也跟着他来回走了很久。

“还行,不过我觉得加个空调系统会不错。”Rhodey故作轻松地笑道。

Tony微笑着挑了挑眉,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休息一会儿,却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你是Tony...Stank?有你的包裹!”

老人家的玩笑话让Tony本能地翻了个白眼,但Rhodey却笑得很开心。Tony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家老友,却也因为Rhodey真心的笑意而感到心里舒坦了一点。

他出去签收了包裹,将其随手扔在桌上,然后扶着Rhodey去休息。

义肢还有很多需要修改的细节,所以从Rohedy房间离开后,Tony就一头扎进了工作室里。他又一次变得废寝忘食,只在头晕或者胃疼时才会吃点东西,至于那些对他心脏不知道有什么帮助的药片,也只会在他感觉自己的手臂频繁发麻时,才会被他吞进肚子里。

Friday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因为过于关心他而被静了音,Natasha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Vision也总是神出鬼没,所以没人管他,很好。

“把结构图更新一下,将D部分移走我要加点新东西上去。”

Tony一边说一边拿起手边的咖啡抿了一口,冰凉的液体越发的苦涩起来,发酸的口感让他的味蕾本能地排斥着嘴里的东西,甚至在他试图吞咽的时候,一股反胃的恶心感让他被迫放下了手里的杯子。

“把E部分往上移……!”Tony的声音中止得很突然,他整个人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瞪大的双眼,惊恐的表情就像是他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突如其来的恐惧像粗壮的铁链将他的身体勒紧,冰冷的触感让他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停不下来的轻颤让他的皮肤表面变得粗糙不平,战栗的脊柱几乎无法支撑他的身体。

那年他在墓地里行走的画面强行闯进了他的眼里,阴冷的雨让他浑身都湿透了,零下的低温在他的身体表面结出了一层冰。他艰难地呼出了一口凝结着水雾的冷气,在那两个崭新却又简陋的墓碑前站定。

没有悲伤,没有怀念,也没有恐惧。他就像一个木偶,断了线,脱了妆,融化的颜料让他看起来狰狞又诡异,没有心的身体只是一个机械行动着的存在。

他活着吗,还是说也死了。如果他还活着,他为何什么都感觉不到。如果他也死了,他为何还能站在这里。

断线的木偶掉落在污水中,溅起的水花掉落在它的脸上,化作眼泪从它糊掉的眼角流下,混着颜料,形成了一道骇人的黑色痕迹……

Tony咬着唇剧烈颤抖着,死死地盯着那两个墓碑紧接着转头一路狂奔离开。他跌跌撞撞地跑在泥泞的路上,任由寒风和雨水像针一样插进他的脸。横七竖八的树枝划破了他的衣服,弄伤了他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直到最后他一头栽倒在地上并磕上了一颗石头。

冰凉的液体从伤口处流出,晕眩侵袭着他的大脑,感觉不到疼痛的身体僵硬且扭曲地倒在了地上。

Tony看着天空中那一道白光,它在灰色的云层中显得特别冰凉。他慢慢地闭上眼睛,雨水冲刷着他的脸,逼他蜷缩起来,把头埋在臂弯之间,最后在寒冷中失去了意识。

嘀——嘀——嘀——

消毒水的味道让Tony皱起了眉头,他的脑袋疼得像是哪个混蛋在用电钻钻他的太阳穴。手背上不自然的异物感让他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一旁烦人的机器让他更加明确了自己的所在地。

身边传来了呼吸声,不是他自己的,所以还有别人在。Tony试着睁开眼睛,可只开了一条缝,就被头疼逼得又重新闭上了眼。

该死的他到底怎么了?

恍惚中Tony想起了墓地的画面,还有奔跑的脚步,最后是过于刺眼的光。

噢操,他产生了幻觉,并从工作室一路跑到了外面,最后晕倒在了草地上。事情一定发生得太过突然,情况也一定很严重,不然他不会在医院里。

想着Tony忍不住叹了口气,再一次试着睁开眼睛。这一次好多了,起码他能看到点什么,虽然周围的一切都是白的。

守在他床边的是,出乎意料地,竟然是Natasha。Tony看着正在闭目养神的女特工愣了很久,一直到对方睁开眼睛看向他并经历了从惊喜到平静的情绪变化,他都没能移开视线。

“我没告诉Pepper。”Natasha淡淡道,“我猜你不会想让她担心的。”

Tony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Natasha有点太过自作聪明了,但不得不承认她这个选择是对的。

“医生给你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Natasha接着道,“你为什么从来没提过你有心脏病?”

“因为那不重要,也没必要。”Tony本能地回道,他甚至都不知道这句话是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Natasha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愤怒在她的眼里燃烧着,但愧疚像一个玻璃罩子罩住了那团火,甚至熄灭了它。

“除了你自己,还有谁知道吗?”Natasha问,但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Friday.”Tony回道。

Natasha不知为何感觉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又激动了起来:“你明知道自己有心脏病为什么还……”

“我的病不严重。”Tony有些不耐烦,且有些疲倦道,“我能处理得了这个。”

“像现在这样吗?”Natasha一脸不认同道,冰冷且带着讽刺的语气听起来格外的别刺耳。

“不……这个,情况不一样。”Tony皱着眉回避道,他的声音生硬得像是石头被碾磨的响声。

“怎么不一样?说起来你还没跟我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Friday说你像疯了一样突然跑了出去然后晕倒在草地上,我起先还以为她是中病毒了还是怎么的,直到我看到你真的躺在了草地上。你知道你当时陷入休克了吗,我还以为你死了。”

Natasha的话像一把刀插进了Tony的胸口,他的心脏猛地紧缩了一下。

我的确死了。Tony抿着唇想道,但他暂时,或者说从来没打算把这件事说出去过。现在麻烦事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再多一件。

但扮演一个活人似乎并不怎么简单,他的意思是,他现在比以前更加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了,这不能怪他,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不管他现在做什么都没关系,他只要保证这个身体能运作就好了。就像对待一个机器一样,适当地补充机油,做一点保养维修之类的就够了。

但这样似乎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和注意,而且Tony发现一直有一股力量在把他拖进黑暗中,就好像要把他从这个已经不属于他的世界里带走一样,恐惧时刻侵扰着他,甚至影响着他的行为,就像这次一样,最后导致身边的人都觉得他又有什么问题。

“嘿,你还好吗?”Natasha一脸担忧地看着Tony,他竟然在发呆,他可从来不会发呆,至少在有别人在场时不会。

“嗯?我没事,不过我现在想睡觉,所以如果可以,能麻烦你离开一下吗?”Tony看着 Natasha问。

Natasha微皱着眉神情复杂地看着Tony,但还是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房间。

Tony仔细听着脚步声远去,确定Natasha真的已经离开后,他才坐起来,用一旁的手机联系上了Friday。

“醒醒亲爱的,我们要开始工作了。”

“我强烈建议你好好地休息一会儿。”Friday听起来无奈又强硬道。

“可不是吗,把我没完成的结构图调出来,时间不多了,我们得加快速度。”Tony说着打了两个响指,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全息投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是的,时间不多了。Tony能感觉到自己好像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他希望能在最后再做点什么,至少把现有的烂摊子都收拾干净。当然,那得是在给Rhodey弄好义肢之后。

“噢,对了boss。”突然,Friday在Tony休息的间隙中开口道,“昨天晚上,你的包裹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响,根据我的扫描结果,里面有一台手机。”

“手机?”Tony疑惑道,然后想起来他好像的确是收到过一个包裹。

“除了手机里面还有什么吗?”Tony一边问一边改良着义肢的透气性。

“大概是一封信。”Friday回道。

“信?”Tony皱起了眉头,紧接着想起了某个(以及某一群)被他遗忘了的人。

沉默着摆弄着义肢好一阵子之后,Tony才道:“帮我办出院手续,Friday。”

Friday像是考虑了一秒,才道:“Yes,boss.”

从医院回来之后,Tony第一时间拆开了那个包裹,对着那个老掉牙的手机皱了皱眉,然后打开那个写着他名字的信封,把里面的纸张拿出来阅读。

说实话,看着这封信,Tony的第一反应是,Steve的字原来并没有很好看,和他的字比起来简直差得远了。之后他才逐渐注意到上面的内容,Tony没有很仔细地阅读每一个字,因为他对于所有和美国队长有关的一切都还存在着本能的抵触。但Steve被称为天生的演说家是有道理的,不管是通过书面文字还是口头演讲,他就是有办法让你完完整整地把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吃进肚子里去。

Tony扔下了信有些疲累地揉了揉太阳穴,他不愿去追究Steve说的话有没有道理,又或者他写这封信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这封信的出现提醒了他那些还没有被解决的问题的存在,以及某些就为了看他们笑话的人此刻正得意的心情。

“Boss,有一通来自国务卿的电话。”

“接进来。”Tony说着想起了在监狱里Ross那副趾高气扬的表情,顿时就有些火大。

“Tony,我这边有点情……”

“等我一会儿。”Tony果断地挂起了电话然后整个人陷在了宽大舒适的办公椅里,Ross那焦急得想杀人却又拿他没办法的语气让Tony的心情好了一些,他看着桌上那电话,思索着敲了敲桌面。

“Friday,定位美国队长。”

“坐标搜索中。”

Tony起身把手机和信封一同扔进了抽屉里,然后到工作室去把最新改良过的义肢拿去给Rhodey试用。

“Boss,队长正在瓦坎达。而且根据我的搜索显示,之前被关押在监狱里的复仇者们也都在瓦坎达。”

Tony哼笑了一声,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他早就该猜到了不是吗,Natasha不是真心站在他这边,她找来的人自然也一样。

但不管怎么样,T'Challa既然收留了他们,就证明他知道他父亲的死和Barnes没有关系,这就等于解决了一个国际麻烦,也不算什么坏事。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协议,政府,还有……

算了,再说吧。

“嘿,我听说你闷得就快长蘑菇了?”Tony笑着走进了Rhodey的房间,将在西伯利亚看到的那些过于尖锐的画面全都关进了心底的那个小盒子里,“有兴趣试试新玩具吗?”

————

本文Tony的病征和典型的科塔尔综合症患者会有所出入,基本上和网上流传的案例分析不太一样。因为考虑到Tony本人的性格原因(包括他渴望获得别人关注的本能以及他那过重的责任心),我个人觉得他不会像典型患病者那样完全地否定自己的存在和客观世界的存在。

所以再一次说明本文设定是伪科塔尔综合症,关于病征这部分的真实性和科学性基本是没有的,也求大家不要过分较真。

然后本文目前走盾铁线,但我不确定后期会不会开冬铁线,所以题目备注的是CP未定。然后既然CP未定,结局自然也未定,但这里可以肯定告诉大家的事,Tony最后会痊愈的,我写这篇文的目的是治愈,所以不会BE。

评论(13)
热度(240)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