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科研中,产粮随缘
二次元三次元杂食党,偶尔也写原耽
全职叶黄,魔道,灵契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启副all副瓶邪
剧版《河神》,友卯及RPS
现霆恩,现恩,霆恩
神谷本命粉,二次元多CP杂食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微all峰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AO3主页rainychung

【Tony中心】我已死(伪科塔尔综合症、CP未定目前微盾铁)04

04

义肢的进展很顺利,Rhodey基本上可以正常行走,只要再多加练习就好。

“Boss,容我提醒你一句,你已经超过72个小时没有睡眠了。”Friday的话让正在吃甜甜圈的Tony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

噢,他就说为什么觉得脑袋昏昏的,原来他已经这么久没有睡过觉了吗。

想着Tony把最后一口甜甜圈扔进嘴里,然后拿起盒子里的最后一个松露巧克力涂层甜甜圈一脸享受地解决掉。

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甜甜圈了,毕竟他已人到中年,毕竟他的身体状况已大不如前,像这种甜腻腻的垃圾食物已经不是他应该吞进肚子里的东西了。

但现在没关系了不是吗,因为他已经死了。

Tony舔了舔手上融化了的巧克力酱,然后把最后一点奶茶吞进肚子里。他让Friday封锁了工作室,回到房间去洗澡,换衣服,然后睡觉。

床铺和被子都很柔软且暖和,房间里的温度也很适宜。身体在熟悉放松的环境之中很快就陷入了沉睡,黑暗看起来也变得没那么可怕。

也许是时候该去一趟瓦坎达……

Tony迷迷糊糊地想着,彻底融入了黑暗之中。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当Tony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感觉脑袋不晕了,整个身体也轻了很多,除了肩膀那里有点不舒服(这是旧疾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放任自己在被窝里又待了一会儿,然后才起床去洗澡。

“现在是什么时候?”Tony问道,然而他等了两秒,却没有收到什么回应。

“Friday?静音解除,现在几点了?”Tony又问了一遍,然而这一次他依然没有收到回应。

意识到不对劲的Tony立刻关了莲蓬头,拿起一旁的浴袍裹上。热水的温度迅速从他的身体表面褪去,Tony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发现屋子里的温度正在极速下降。

“Friday?你在吗?”Tony一边问一边走出了浴室,却被扑面而来的寒冷逼得直接打了个喷嚏。风雪糊上他的脸让他几乎无法睁开眼睛,Tony咬着牙攒紧了衣领,艰难地迈出了一步。

雪没过了他的脚背,一脚踩不到底的深度让Tony失去了平衡跪倒在地上。刺骨的寒冷让他全身发抖,他瞪大着眼睛惊恐地看着周围了无生气的景象,最后把目光锁定在那两个堆满了白雪的墓碑上。

还有那个盘腿坐在墓碑前一动不动就像个雕像一样的,自己。

这是他们离开之后的第二个圣诞节,他刚刚从一个派对里离开,身上还沾满了烟酒味,神志甚至都有些不清。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只记得他在墓碑前坐了很久很久,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不,他好像哭了,把自己缩成一团,像个初生婴儿那样扯着嗓子大哭。

他多希望有谁可以出现在他身边,给他一个拥抱,给他一个吻,告诉他这只是一个梦,告诉他没关系你还有我陪在你的身边。

可是没有,没有,没有。

从头到尾,就只有他一个人。

就只有他一个人。

突然加强的风力吹起了地上和树上的雪,眼前的一切模糊了起来,冰冷的空气不断地被吸入肺里,Tony痛苦地咳了两声,闭上眼睛蒙住了口鼻。

然而等风停了,他再睁眼的时候,眼前就变成了一片平原。一望无际的平原。

Tony有些恍惚地低头看了看,发现他手里抱着一枚破损的盾牌和一只断掉的狰狞的铁胳膊。他试着迈开脚步往前走,因为他看到了不远处停着他的飞机。然而过度流失的体力和体温让他最终倒在了雪地里。脉搏一点一点弱下去,Tony挣扎着想要保持清醒,然而呼吸最终还是被迫停止了。

!?

Tony睁开了眼睛一脸惊恐地呼吸着,在看到熟悉的天花板后他才松了一口气,然后翻了身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所以他就是这么死的。

Tony知道梦境不可信,但那实在太过真实了,与其说是梦,倒不如说是回忆,就像是走马灯一样一幕接着一幕不断在他眼前上映。

“Friday?”

“Yes,boss.”

Tony松了一口气,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我睡了多久?”

“十二个小时零二十三分钟。”Friday回道,“现在是晚上九点十一分,需要我帮你准备一点食物吗?”

Tony没有回答,他走进了浴室洗了个澡又换了身衣服,厚实的睡衣紧紧地贴合着他的皮肤,柔软的触感和暖和的热度总算让他一点点放松下来。

他离开房间走到生活区,没有人在,挺不错的。但是冰箱里也没有什么可以吃的,这就让人感觉不那么愉快了。

空荡荡的胃不断地发出抗议的声音,Tony撇着嘴喝了一口可乐,然后在沙发上坐下打开了电视,一边看着不知道哪个年代的科幻电影一边揉了揉肚子。

紧接着他看了一下杯子里的可乐,又看了一下电视。

“Friday,给我订一桶炸鸡。”

“Boss?我不认为你现在的身体状况适合吃这个,你之前已经进食了过量的甜甜圈了。”Friday不认同道。

“我饿了Friday,然后我想吃炸鸡。”Tony道,语气听着竟然有点像在撒娇。

“……我给Potts小姐打个电话。”

“等会!不!你这个叛徒!”Tony急道。

“Boss,你还记得你是那个命令我监控你的饮食编排的人吗?”Friday像是有些无奈道,她总觉得Tony从西伯利亚回来之后变了,但她毕竟只是个机器,她无法判断原因是什么。

“好吧,好吧,那你认为我现在应该吃点什么,亲爱的Friday小姐。”Tony一脸闷闷不乐道。

“已经帮你订购了外卖,一份牛肉滑蛋粥和一份牛肉水饺,大概在十五分钟后送达。”

“水饺?”Tony有些意外道。

“今天是中国节日里的冬至,按照传统习俗,人们会在这一天吃饺子。”Friday解释道。

Tony随意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继续喝他的可乐,看他的电影。

粥的味道很不错,不过水饺Tony就有点吃不太习惯了,于是最后他做出了被Friday称为“像个三岁小孩子一样的行为”——他把馅都挑出来单独吃掉,留下了一大盒的饺子皮。

“为什么我不觉得自己吃饱了?”Tony看着被收拾好的外卖盒问道。

“因为你没有把主食吃进去。”Friday回道,如果她能翻白眼的话,Tony肯定她现在已经把白眼翻到天上去了,“冰箱里有面包,你可以自己去做一份三文治。”

“嘿,你是在指挥我去干活吗?”Tony佯怒道,但还是乖乖地起身去做三文治。

煎蛋、培根以及许多许多的芝士,挤上一点番茄酱和千岛酱,滴上两滴披萨油,用面包夹好然后一口咬下,过高的卡路里和胆固醇,但味道实在太棒,Tony觉得久违的幸福感终于重新包围了自己。

“Friday,想办法联系一下瓦坎达或者T'Challa。”Tony一边吮着手指一边从厨房回到沙发旁坐下,“就说我想和他们谈谈。”

“Yes,boss.”

评论(4)
热度(230)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