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三次元极其杂食党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
启副瓶邪,但大概不会产粮
神谷KAJI脑残粉,日漫杂食但不通吃
艾利,胜出胜互攻,轰爆轰互攻
轰出胜等边三角,大体all爆
但不吃切爆不吃切爆不吃切爆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不逆不拆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Tony中心】我已死(伪科塔尔综合症、CP未定目前微盾铁)06

06

Steve今天比以往醒得都要早,期待、紧张甚至是不安使他无法入睡,分泌过多的肾上腺素让他没忍住多跑了两个圈,对此Sam差一点就要跳起来揍他了。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他要来你就这么开心?”Sam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但还是没忘跟Steve开玩笑。

“不……我只是……”Steve说着微微摇了摇头,他现在的心情绝对不能算得上是开心,尽管他真的很想很想见到Tony。

“嘿,那边的!Scott做了早餐你们吃不吃!”Clint在窗口那里冒出头来朝两人大叫,他这个精神奕奕的样子让他们都有些吃惊,看来期待这次会面的并不只有Steve一个人。

客厅的餐桌旁都坐满了人,甚至连T'Challa都在。Steve为自己的晚到向众人道歉,然后坐了下来开始享用他的早餐。

Scott的厨艺很棒,Clint的吃相还是一如既往的豪放,Wanda总是安静文雅的,Sam专注于自己的食物全然不顾其他人都在干嘛,T'Challa则吃得很优雅,毕竟是国王,和他们总是不一样的。

Steve想着笑了笑,拿起自己的三文治咬了一口,抬头正好看到Wanda给Clint递橙汁,也许是因为Wanda和Natasha一样是红发的关系,Steve竟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从前,那会儿Bruce和Thor都在,Tony打着哈欠走进客厅,一边嘲笑他身上的围裙一边接过他递给他的咖啡喝一口,然后再顺便调戏他两句。

他们有多久没有这样一起吃过早餐了?Steve皱着眉有些失落地想着。在奥创事件过后,在新的复仇者基地建起来之后,Tony就离开了他们。

一直到那时Steve才明白,他心目中的“家”,指的是有Tony的家,而不是一个豪华的基地。没有Tony的复仇者基地,就只是复仇者基地,那不是Steve的家,他根本没办法融入到里面去。

他不止一次想让Tony搬过来和他们一起住,但那时Tony和Pepper还是情侣关系,Steve认为他们需要私人空间是正常的。可是他不知道Tony后来和Pepper分手了,Steve根本不敢去想Tony一个人在那个空荡荡的大厦里到底住了多久。

没有人可以一直独处,那会让人发疯的。尽管Tony有Friday陪着,但那毕竟只是个人工智能,她给不了Tony需要的一切。

不过他知道Tony现在已经搬回基地里去住了,这让他感到安心。他真的不喜欢Tony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厦里待着,在基地里起码有Rhodey、Natasha和Vision陪着他。他知道Tony是个坚强的,独立的人,他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可怜,他甚至不需要别人多余的在意和关心。但Tony毕竟只是Tony,是一个普通的人,尤其在他把反应堆摘除了之后,他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他需要温暖,需要陪伴,需要理解,需要爱。然而就在他最需要这些东西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意识到,没有一个人陪在他的身边。

Steve想起了在柏林,他和Tony在那个玻璃房间里的对话。当Tony激动地喊出那句“Give me a break”的时候,他脸上近乎崩溃的表情就像一把刀插在了Steve的胸口,他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能无动于衷,明明事后想起来让他难受得近乎要窒息。

Tony从来不喊累,更是从来不抱怨。如果不是情况已经严重到Tony真的要扛不住了,他是绝对不会说出那句话的。

而在那之后,Zemo竟然还让Tony看到了那些画面。而最糟糕的是,他让Tony失望了,他辜负了Tony的信任,他对他说了一个他最不该说的谎。

想到这里的Steve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上帝啊……

从飞机下来的时候Tony只看到了T'Challa和他身后的几个光头美女。国王走上前来和他问好,Tony礼貌地笑了笑,便跟着他走进了屋子里。

一想到即将要看到的人,Tony还是不由得感到心累和忐忑。他根本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也永远做不好心理准备,他只能逼着自己去面对,就像以往的任何一个时刻一样。

鞋子在光滑的地面上制造出一个又一个机械重复的声音,就像是催眠曲一样让Tony觉得脑袋有点晕。他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感觉身边的事物逐渐被他屏蔽在自己的世界以外,没多久,他就像是陷入了一个灰色空间,像是没有人能意识到他的存在。

最近这种情况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轻微的时候就只是加重了死亡的真实感,严重的时候他会出现幻觉,觉得自己正走在墓地里或是困在了冰原里。就像怕他忘了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一样,不断地提醒他,他不属于这个世界。

刚开始Tony对此还会有点抵触,但时间长了,他也就习惯了。冰冷的恐惧已经不会让他感到害怕,幻觉也再不能引起他的情绪波动。他不会突然狂奔,也不会再突然晕过去。他现在看起来挺正常的,除了他总是感觉到疲累,尤其是身边有人在的时候。

“到了。”T'Challa的话结束了Tony的思绪。他抬头看着被推开的大门,然后对上了已经坐在里面的人(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群人了),一脸平静地走进去,坐在了T'Challa示意他落座的椅子上。

“在你们的会议开始之前,我先说两句。”T'Challa看了一眼众人道,“瓦坎达已经撤销了对James Buchanan Barnes的通缉令,但联合国那边的追捕令还没有失效,就这一点我和Stark先生商量了一下……”

T'Challa说着看向了Tony,后者对着他微微点了点头,同时无视了Steve投来的惊讶和疑问的眼神。

“Stark先生手上有足够的能证明Barnes不是爆炸案凶手的证据,如果在三天之内联合国那边还没有撤销追捕令,我们将会对其进行上诉。”

“这还能上诉?”Clint好奇道,对面的Natasha瞪了他一眼,示意他现在不是活跃气氛的时候,Clint连忙闭上了嘴。

“我的话说完了,剩下的时间你们好好谈谈吧,我先去帮你们准备房间。”T'Challa说着站了起来,Tony也跟着站了起来和他说了句谢谢,然后再重新坐下。

会议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了,所有人都在暗地里观察着Tony和Steve,等待着他们中的一人先开口。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沉默寡言的Tony只顾着摆弄他的箱子,坐在他对面的Steve则皱着眉头看起来郁闷又着急,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简单说一下现在的情况。”Tony还是率先打破了沉默,众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很糟糕。劫狱的事闹得全世界都知道了,民众对你们的反对呼声一天比一天高,所以就更别提Ross那一群天天就等着看你们笑话的混蛋了。”

“说真的,劫狱?队长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队长吗?这件事是你一个人完成的还是T'Challa有帮忙?你就不能好歹先跟我打个招呼吗?”

“跟你说你会帮忙吗?”Clint忍不住有些酸溜溜地问,大概是Tony问话时那个有些咄咄逼人的态度让他感觉心里不舒服。

“当然不会,我是傻子吗,我会阻止他。”Tony的话让Steve皱起了眉头,可他正想要说些什么,Tony就又开口了,“我一直在跟Ross周旋就为了把你们从监狱里弄出来,移到神盾的某个看护中心之类的……”

“看护中心?”Scott打断了Tony的话,“所以你还是想把我们关起来。”

“不是我想把你们关起来,是那些不信你们的高官,还有外面天天活在恐惧和不安之中的群众。”Tony冷漠地回道。

“但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Clint皱着眉道。

“那又怎么样?”Tony冷笑了一声回答道,“别再用小学生的思维模式思考问题了好吗,没做错不代表没责任,我们是成年人了,我们必须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所以你觉得把我们关起来就代表负责任吗?”Sam问道。

“那是为了安定人心,你们到底知道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吗?那可是冬日战士,九头蛇的杀人兵器,大家才不管也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被洗脑的,是不是美国队长的老伙计。他们只知道他是个危险的存在,而你们竟然为了他和政府作对。”

“那是因为Bucky是无辜的。”Steve忍不住插嘴道。

“他既然是无辜的那就不怕被查问。”Tony冷冷道。

“他们根本就没打算要审问他,他们只想杀了他!”Steve有些激动道。

Tony有些理亏地闭上了嘴,睁大了眼睛瞪着Steve。

“……那你就不能,至少先跟我说一声吗?”Tony有些咬牙切齿道。

“你会帮我们吗?”Steve问道,他发现自己的语气有些冰冷甚至不屑,这不是他想要表达的情绪然而他现在似乎有点失控——在任何关于Bucky的事情上,他总是容易失控。

“我们是个团队。”Tony一字一句道,冰冷且透着些许受伤的语气让Steve心里一寒,他瞬间清醒过来,连忙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Tony。”

然而Tony只是摇了摇头,一脸疲惫地捂住了额头,吸了一口气,道:“算了,我不是来这里和你们讨论这个的,我要谈的是关于你们的追捕令和协议的事。”

“我知道现场的人之中有人认同协议,有人不认同。我从来没有说过协议就都是对的,签订协议的作用只是告诉所有人我们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不,这不是。”Steve皱着眉忍不住打断道,“协议代表的是推卸责任,我们把一切都归咎于政府,就等于把自己当作了棋子。这不是承担责任。”

“那你觉得不受任何监管的随意行动就是承担责任了吗?”Tony提高了音量反问道。

“我同意你认为我们需要监管的看法,但不是以这种形式。这不是监管,这是控制。”Steve冷静道。

“我知道协议里有很多过分的条例,我正在和政府协商,但这件事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努力。如果你们由始至终都摆出一副抗拒的不愿意接受协议的态度,我永远都没办法和他们谈妥!”

Tony呼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这不仅仅事关你一个人,队长,这关乎于整个队伍的存亡。我知道你是个军人,你有着自由的信念,你遵从你自己的原则。但你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每个人都必须接受监管,以及每个人都要为了大局做出妥协,每个人。”

“他说得对。”Sam微微点头,在一旁小声地对Steve道。

“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跟政府去协商协议的内容。”Tony看着Steve道,“我也希望我能把你们带回纽约而不是让你们一辈子就躲在瓦坎达。时间不多了,再拖下去问题永远都解决不了。”

Steve看着Tony眼中的坚定和少见的恳求,心里不由得泛起了一阵苦涩。他垂下眼睛吸了一口气,问:“你想让我们怎么做?”

“跟我回纽约,所有人必须待在基地里,没有获得政府的批准不能离开。”Tony道,“然后我们再一起处理协议的问题。”

“我不否认这就是监禁,但你们在这里不也不能随意走动吗。被禁足在自己家怎么也比被禁足在别人家好吧,而且我认为基地比监狱和看守所要好上几百倍。”Tony缓和了一下语气道。

“那里又不是我的家。”Scott皱着眉道。

“是啊,从来就没有人把大厦或者基地当过家。”Tony冷笑了一声道,在场所有人尤其是Natasha、Clint和Steve都皱起了眉毛。

“Tony……”

“你亲口说的!”Tony有些激动地打断了Steve的话,他瞪着眼睛像是要努力掩饰自己的受伤和愤怒,然而只让它们变得越发清晰锐利。

“或者说亲笔写的?反正都无所谓了是吗?我们甚至都不是朋友,又何谈家人。”

Tony尖锐的语气让Steve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寒意让他的脊柱一阵发麻,他很想要和Tony解释他在信里写的不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然而Tony已经先他一步宣布会议结束并离开了房间。

Steve立刻就要追上去,然而Natasha却挡在了他的面前。Steve不解地生气地瞪着Natasha,然而后者只是回了他一个更加吓人的瞪视。

“在西伯利亚发生了什么。”Natasha冷冰冰地问,语气就像是审问一个犯人,而且她丝毫没有降低自己音量的意思,导致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她的话。

Steve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去,众人好奇又疑惑的目光让他觉得自己正在不断地缩小直到变回了当年豆芽菜的模样。

“你知道你们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了吗?”Natasha瞪着眼睛一字一句道,“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都快被雪埋起来了,浑身是伤,反应堆碎成两半,脉搏微弱得几乎没有,我差点就以为他死了!”

Steve吓得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Natasha,后怕让他整个人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Natasha的话在他的脑中转化成了真实的画面,刺骨的寒冷让他的心跳几乎要停止,而Tony就这么躺在他面前的不远处,浑身僵硬,冰冷,没有一丝生人的气息……

“所以告诉我,在西伯利亚到底他妈的发生了什么!”Natasha湿润着眼眶咬牙切齿道。

“Nat……”从没见过Natasha如此激动的Clint有些担心地上前去扶住了Natasha,同时也有些惊讶地看着Steve。他知道Natasha从不开玩笑,尤其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那么在西伯利亚到底发生了什么,Steve不该是这种人啊……

Steve闭上了眼皱着眉垂下了头,他咬紧了牙关握紧了拳头,青筋凸起的额头和手臂让他看起来异常的痛苦,事实上他也的确如此。

“Zemo给我们放了一段录像。”Steve颤抖着声音道,带着一丝愤怒,“那是Tony父母车祸现场的录像。Tony一直以为Howard他们的死只是个意外……”Steve的声音哽了一下,“但其实是Bucky杀了他们。”

Steve话音刚落,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像是本能地想要为自己辩解些什么,Steve着急道:“Tony当时很激动,我下意识想要保护Bucky所以……”

“你他妈到底是怎么看出来Barnes需要你的保护的!?”Natasha有些激动道。

“你不知道,当时Tony看起来就像是要……”Steve的话戛然而止,他没办法说出那个词。

“像是要怎么样?要杀了他吗?”Natasha冷笑道,“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但队长,你最清楚Tony的实力,你难道看不出来在这场闹剧里他由始至终都在放水吗?”

Steve心虚地移开了视线,没有回答。

“他父母的死,这件事你之前知道吗?”Natasha问道,语气平淡得让人毛骨悚然。

“我知道。”Steve咬着牙回道。

Natasha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道:“这一次,我真的对你很失望,队长。”

Steve没有回嘴,只是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Natasha离开会议室后,在走廊的尽头看到了Tony,她没有感觉到任何意外或者局促,反而大大方方地站在那里任由Tony打量她。

“我从来不知道……”Tony有些意外道。

“或许我从来没有把你当过家人,但你一直都是我的朋友。”Natasha真心道。

Tony笑了,像是有些不习惯地低下了头。Natasha趁着这个机会走上去拥抱了他一下。

“有什么事别总一个人撑着,是你自己说的,我们是个团队。”Natasha难得温柔地摸了摸Tony的头发道。

“我没事。”Tony回道。

“Tony……”Natasha有些不满道,她放开了Tony看着他,一脸欲言又止。

Tony先是有些疑惑,然后就瞬间明白了过来。

“你知道……”

“我不知道。”Natasha打断道,“我只是觉得你最近有点不对劲,从上一次你晕倒进医院之后,Friday不定时地就会跟我报告你出现了很多奇怪的症状,你有时候会自言自语,或者坐在那里发呆一动不动。你开始吃很多的垃圾食品,不按时吃药。你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工作效率也大不如前。”

“如果你想找个人聊聊,我可以帮忙,我能让Bruce回来。”Natasha柔声道。

Tony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有些意外和惊喜地看着Natasha。之前他一直有在和Bruce通电话,主要在他最初得知有协议的时候,一直到Ross来他们基地拜访的那段时间里。Bruce给了他很多建议,尽管最后他可能没听进去多少。在出事那两天里,他一直忍不住想如果他当初按照Bruce说的话去做,局面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我会跟他说说的。”Natasha拍了拍Tony的肩膀柔声道。

“谢了Nat。”Tony由衷道。

————

大概要开始走治愈路线了,所以在考虑着要不要改名字,毕竟最初起题目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就只是一个直觉而已(跪),所以姑且在这里做一个更名预警(我错了)(跪)。

评论(37)
热度(332)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