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科研中,产粮随缘
二次元三次元杂食党,偶尔也写原耽
全职叶黄,魔道,灵契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启副all副瓶邪
剧版《河神》,友卯及RPS
现霆恩,现恩,霆恩
神谷本命粉,二次元多CP杂食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微all峰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AO3主页rainychung

【Tony中心】我已死(伪科塔尔综合症、盾铁)07

07

“你还好吗?”Bruce的声音听起来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温柔,以至于Tony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他的好伙伴。

“还行吧。”Tony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了沙发里。

“Tony.”Bruce像是笑了一下,“我虽然不是那种医生(Doctor),但你要是有什么想说的还是可以跟我说的。”

Tony勾起了嘴角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久违的放松感。他向来喜欢和Bruce相处,对方温和儒雅的性格和他形成了完美的互补,而且好得难以置信的脾气总能包容他那些过分的小缺点。

“我……”Tony睁开了眼睛,第一次有冲动想把自己的死讯告诉谁,“我陷入了某件奇怪的事情里。”

Bruce安静地在电话那头听着,Natasha和他在这之前通了一次电话,他知道了Tony父母的事,也知道了Tony身上那些奇怪的症状,那和他当年困于焦虑症的时候有点类似但又非常不同,Bruce不由得怀疑他会不会又陷入了什么病症里。

“……我就是……”然而Tony只是叹了口气,终究没把话说出去。因为这一次和上一次情况不一样,太不一样了。

“你累吗?”Bruce轻声问。

“嗯……还好吧。”他在上飞机之前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所以现在挺精神的,“就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某些事。”

“试着去和他们谈谈。”Bruce建议道。

“我谈了,效果还行吧。”Tony说着把腿收了起来,整个人陷在了沙发里。

“你和他谈过了吗?”Bruce问道。

Tony的身体一僵,有些抵触道:“我不觉得现在是个适合的时机。”

“这件事永远都不会有适合的时机。”Bruce语重心长道,“你自己也清楚的,而且拖得越久,只会越糟糕。”

“可是……”Tony皱着眉一脸不愿意道。

“就只是试一试,至少去见见他?”Bruce轻声劝道。

Tony深呼吸了一口气,捂住额头揉了揉太阳穴。

“……好吧,我尽可能试试。”Tony扁着嘴闷闷道。

Bruce在电话那头轻笑了两声,Tony听着他的声音想象着他现在的模样,然后不由自主地也心情好了起来。

“我这边还有个病人要照顾,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好吗?”Bruce问道。

Tony高兴地勾起了嘴角,玩笑道:“你还说你不是那种医生。”

“对你而已。”Bruce笑道,他听着Tony也配合着笑了两声后才稍稍放了点心,柔声道,“纽约见。”

“纽约见。”Tony回道,然后挂了电话,闭上眼睛放松地靠在了沙发的靠背上,手机从他的手掌里滑落在沙发垫上。

安静让四周物体的存在感逐渐变得微弱起来,无形中Tony只觉得整个空间在不断地缩小。他微皱着眉,觉得自己的头顶、身侧,前胸以及后背都贴上了一道摸不着的墙,若有似无的压力感带给他局促和压迫,不安让他的大脑异常地活跃起来。

被唤醒的记忆带着一股浓烈的酒味,颓软的身体无精打采地瘫在沙发上,他试图撑着沙发垫坐起来,却因为脚踩到了地上的酒瓶而滑了一下,整个人重重地摔了回去。

柔软的靠垫加上麻木的神经让痛觉消失了,Tony烦躁地抓了一下头发,他本以为这会让他感到舒服一些,现在才发现那只是让他更难受了,因为他连唯一能体会到的,让他感觉到自己真实存在着的证明都被剥夺了。

他闭上眼睛咬着牙要哭不哭地在沙发上哽咽着,紧接着用力地踢开了脚边的酒瓶把自己蜷缩起来呜咽。但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很久,因为这已经是他们离开之后的第三个圣诞节了。

他最终还是顺利地站了起来,绕开地上散落的酒瓶走到电脑面前,手指摩挲着画面里那一辆撞在了大树上的车,然后无力地跪倒在地上,趴在桌子上把脸埋在臂弯里。

然而等他再次抬头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不再是他那个温暖的房间,色调由白转黑,就好像他被关进了某个囚笼里。低温让Tony没忍住打了个寒战,抬眼却发现电脑屏幕的画面里多了一个男人,紧接着一声枪响吓得他几乎要叫出声来。

“……”Tony猛地睁开眼睛,微喘着气有些慌乱地撑着沙发垫坐直了身体,无意中碰到的手机像是一块冰,刺激着他的脊柱一阵打颤。

他深呼吸着平复情绪,混乱的思维逐渐趋于安定,他捂着脸想象自己晴天时在墓地里行走的画面——从他们离开的第五年开始,这就成了他最平静的时刻。

Tony深呼吸了一口气抹了抹脸,拿起手机盯着屏幕发呆。他知道Bruce说得对,这件事永远没有所谓的最好时机,他要不现在就解决,要不就永远也解决不了。

道理谁都懂,但死的不是你父母你又能理解多少他愤怒的痛苦,不被信任的不是你你又能理解多少他被背叛的绝望。尽管情绪爆发过后终究归于平静,但水面之下的暗涌从未停歇。他刻意无视,不代表它们就不存在。

每个人都劝他放开伤痛,却没有人知道正是这些伤痛造就了他,若他放开了,他就不复存在了。也没有人知道,伤痛需要的是治愈,不是放下。因为没有人可以真的放下什么,记忆会伴随你的一生,尽管你几经窜改覆盖,原有的也并不会消失,总有一天它会被你或者其他人给挖出来的。

就像是拼好的玻璃球再次摔成粉末,愈合的伤口被重新扯开,撕心裂肺真的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意思,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够多了,如果可以他不希望自己在死后还要承受这些。

“嘿伙计……我是Steve,你还好吗?”Steve看着眼前的冰冻箱道,然后一脸挫败地捂住了脸,“老天……你要是知道这个一定会笑死我的……”

研究室里现在只有他和被冻起来的Bucky在,这多少让Steve觉得自己的行为没那么羞耻了。尽管很多人以为他平时也会经常来这里自言自语,但事实上这是他的第一次。

“我需要找个人谈谈,但我真不知道我能找谁……”Steve无助道,叹了口气摸了摸额头,“Tony来了……他正在帮T'Challa撤销联合国对你的通缉令,我必须说当时的我很惊讶,但紧接着我就意识到这是他一定会去做的事情,然后我又想起了自己对他的不信任……”

Steve的声音哽了一下。

“上帝……我不该瞒着他……我错了Buck,我真的错了。”Steve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沮丧且懊恼地忏悔着,“我伤害了他,又一次地……”

“我想和他道歉,我真的想。但Natasha已经不再跟我说话了,Vision总是神出鬼没,T'Challa也不在……我不知道Tony在哪里,我找遍了每一个房间了,每一个,可是都没有看到他……”

“天……你知道这种找遍了全世界却找不到心里想见的那个人的感觉吗?”Steve咬着牙揉了揉脸道,一脸无助地看着冰冻箱里闭着双眼的Bucky问,“我该怎么办Buck?我该怎么办……”

“我爱他,我真的爱他……”

————

为了避免引起误会,我在这里强调一下本文提及的所有关于Steve做错了的描述指的都是他对Tony隐瞒了他父母的死这件事而已,仅此而已。

另外,我之前说的治愈不代表发糖哦。

本文CP已定盾铁only,如果大家看出来别的那就都只是友情向而已。

评论(16)
热度(254)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