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狗一只,四月份开始进入年更阶段
主博rainychung:漫威同人+其他的乱入
子博springsunlight:人min的名义同人(停更中)
子博winter-endlessness:五月天&苏打绿双主唱信青同人(龟速更新中)

【Tony中心】我已死(伪科塔尔综合症,盾铁)09

09

Tony知道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他真的知道。

但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了,不是说他信不过Steve,而是他清楚以Steve的性格,他肯定不放心让他和Barnes单独相处的,他肯定会偷听。别以为他诬蔑美国队长,Steve才没有他看起来的那么正直,你们别忘了他伪造入伍履历的事。

不过Tony也知道这不能合理解释他的行为,因为他至少可以,或者说应该和T'Challa先打个招呼,毕竟他是在别人的国家里,用着别人的研究室。这事要搞不好可是会引起国际纠纷的。

但Tony就是选择性无视了这所有的一切,他总是这样选择性无视所有不在他考虑范围内的选项,就好像它们从来不存在一样。

“希望不会引起警报吧。”Tony一边喃喃着一边走近了冰冻箱,手指抚摸着那个开启的按钮,吞了吞口水,然后按了下去。

四周依旧安静,但大约两秒后箱子就响起了动静,像他的盔甲一样,零部件往两侧打开缩起,露出了里面那个被冻成了冰棍的男人。

Tony屏着呼吸,扑面而来的寒气让他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甚至开始打寒颤。Barnes闭着眼睛站立着,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而四周又一次陷入了安静之中。

没有警报,很好。

Tony抿了抿嘴唇,眼睛盯着Barnes断掉的左臂皱了皱眉,然后把几条热毛巾搭在了Barnes的身上,凝结在他表面的冰霜很快就融化了。Tony有些忐忑不安地看着箱子里的人,在他身体动了一下的时候咬紧了牙关。

大约过了一分钟,几条热毛巾从Barnes的身上掉落下来,然后一只手动了动,举起来将那条遮住了他视线的毛巾拿下。

深陷的眼窝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渗人,再加上疑惑且警惕的眼神,Barnes看起来就像一头凶猛且危险的野兽。但这种气息并没有持续多久,在Barnes看清楚眼前的人后,惊讶瞬间取代了一切。

Tony紧张地看着Barnes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直到后者打探了一下房间的环境,并抬起腿试图走出冰冻箱时,他才猛地后退了一步。

“……Stark.”Barnes的声音有点哑,也许是太久没说话的缘故。他现在已经完全离开了冰冻箱,站在距离Tony两步开外的地方。

“坐。”Tony淡淡道,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Barnes看向面前的椅子。

Barnes抿着嘴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坐了下来。现在他比Tony矮了半个身子,空间上的优越感似乎让后者放松了一点,他稍稍放松了肩膀,靠在了桌子上。

“听着士兵,我想带着我的队伍回纽约,但如果我和你的问题没有解决,Steve是不会跟我走的,那么其他人也就一样。”Tony抱着胸绷着脸道,他努力做出了一个专业人士应该有的姿态,因为个人情绪对解决问题一点帮助都没有。

“那你想怎么办?”Barnes问道,他有些警惕地盯着Tony手腕上的表,他认得这个。

“让我们把话说清楚吧。首先我是绝对不会道歉的;其次,我依然恨你。但或许情况和在西伯利亚的时候有点不一样,我希望你明白,我恨你,不单纯是因为你杀了我的父母。我是个有理智的人,至少现在是,我知道你被洗脑了,我知道你也是受害者。但你既然是人,你就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在我找到那个给你下达命令的该死的家伙之前,你得代替他承受我的憎恨。你可以反抗,我无所谓,因为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情绪宣泄口,你不能阻止我选择了你,所以同样我也不会阻止你选择我。”

Tony说完后深呼吸了一口气,抿着嘴唇有些紧张地看着Barnes。

“你听明白我的话了吗?”

“明白。”Barnes点了点头,然后试着活动了一下右手,这让Tony瞬间紧绷了起来,他猛地挺直了身子,手按在了自己的手表上。

但Barnes只是扭了扭手腕,别的什么都没做。他坐直了一下身子,假装看不到Tony戒备的动作,开口道:

“既然你说了这么多,介意听听我的想法吗?”

“你说。”Tony道。

“首先我必须要跟你说一声抱歉,我知道你不想听这个,但这是我个人的选择,你可以不接受,但你不能阻止我。”

说着Barnes站了起来,他显然努力地维持着自己身体的平衡,可是失去一条胳膊的影响太大了,他暂时还不能很好地协调这个。但Barnes很努力,他很快就站定了,双眼直视Tony。

“对不起,为了这所有的一切,我知道我对你造成的伤害远不止你父母的死这么多,它还包括S……你的队伍,我真的很抱歉。”

Tony为Barnes话中那个不自然的转折皱了一下眉,但没说什么。

“还有别的吗?”Tony问。

“我,我有一个请求。”Barnes犹豫道,“我知道这很过分,但,如果可以,能不能不要把我关起来,我的意思是,在监狱里。我说这个不是因为我怕死或是别的,我只希望我能有一个赎罪的机会。杀人是我唯一擅长的事,而我想把它用在正途上。”

Tony皱了皱眉,但还是道:“虽然我不认为Steve会同意他们把你关进监狱里,但很多事情都是说不准的。我没办法向你保证这个,但如果你能够配合我们,我答应你我会尽力的。”

“我会的。”Barnes保证道。

“所以问题解决了?”Tony问道。

“那取决于你。”Barnes道。

“哼,那就是解决了。”Tony说着活动了一下手腕,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一直抓着手表,表带都在皮肤上勒出印记来了。他于是有些不自然地垂下了手,利用衣袖遮住了自己的手腕。

“最后还有一件事,我知道你把自己冻起来是出于安全考虑,但我觉得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而且我不认为T'Challa会让我把你和冰冻箱一起带回纽约。再说了,这里一屋子都是复仇者,你就算看不起他们,好歹也要看得起你的好兄弟吧。你对他们造不成多大的威胁。”

Barnes皱着眉思考着,他当然知道Tony说的是对的,可他就是不愿意再冒险了。

“去洗个澡换套衣服吧,Steve会很愿意看到你精神奕奕的样子的。”Tony说着垂下了眼,似乎准备要离开了。

“Stark.”Barnes叫住了Tony,“Steve他就是个笨蛋。”

“……啊?”Tony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道。

“他其实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所以如果他来找你谈话,你就听一下,好吗?”Barnes请求道。

Tony狐疑地皱了皱眉,道:“呃,好的。”

“谢谢你。”Barnes说着动了动嘴角,露出了一个感激的浅笑。

Tony皱了皱眉,像是不习惯在Barnes脸上看到这样的笑容一般。但他还是点点头才转身离开了研究室。离开研究室的Tony沉默地快步穿过走廊,一直到走进房间之后,才敢松一口气。

和Barnes的谈话其实比他预料中的要顺利,但他依然觉得这短短的几分钟过得像是几个世纪那么长。过度的紧张和紧绷的神经让Tony觉得大脑一阵抽痛,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坐在了床上,晕眩使他觉得自己被扔进了一个高速离心机,悬空的心脏似乎下一秒就会被甩离他的身体。

我尽力了。Tony对自己说,接着深呼吸努力平静下来。我不是圣人,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评论(13)
热度(156)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