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狗一只,四月份开始进入年更阶段
主博rainychung:漫威同人+其他的乱入
子博springsunlight:人min的名义同人(停更中)
子博winter-endlessness:五月天&苏打绿双主唱信青同人(龟速更新中)

【Tony中心】我已死(伪科塔尔综合症、盾铁)11

11

Tony离开餐厅后就直接上二楼把自己关在研究室里,早餐已经在路上被解决了,所以他可以直接开始工作,就从给手表升级开始吧。

虽然今天谁也没有发问,但Tony知道其他人对于他和Barnes之间的事很好奇,但他一点都不想,也完全没有义务去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反正总有一天昨晚发生的事情会被所有人知道,或许那一天就是今天,又或许那一天是很久以后的某一天。但不管是哪一天,都不会发生由他亲口说出去这件事,想都别想。

而且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能留在瓦坎达的日子不多了,他必须抓紧时间把盾牌修补好。

“正好你在这。”T'Challa的声音打断了Tony的思绪,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国王殿下,视线不由自主地在他拎着的箱子上徘徊了一阵子。

但T'Challa看起来像是有正事跟他说,于是Tony很快收回了视线再次看向了T'Challa,在他站定之后,问:“有消息了?”

“嗯。”T'Challa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有点凝重,显然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他们同意撤销Barnes的通缉令。前提是你必须加入世界和国家安全理事会。”

“什么?”Tony皱起了眉,问,“如果我不呢?”

早就猜到Tony这么问的T'Challa叹了口气,皱眉道:“所有签署了协议的国家将会永久剥夺Barnes进出它们国境的权利。”

“那……”Tony说着看向了T'Challa的眼睛。

T'Challa一脸遗憾地点了点头,道:“所以也包括瓦坎达在内。如果我们违约了,联合国将剥夺我们的席位,同时其他国家也会永久剥夺我国居民进出它们国境的权利。”

“那群婊子养的!”Tony咬着牙低声骂道。 其实他早就猜到了会发生这样的事,而且他也明白即使没有联合国的紧逼,T'Challa也不可能长时间把Steve他们留在这里,毕竟发生了索科维亚的那件事后,他作为国王是无论如何都要给他的国民一个交代,而私藏“杀人凶手”绝对不属于一个适当的行为。

然而当Tony实际直面这个事实时他还是忍不住为政府的步步紧逼感到气愤,同时也有些焦虑起来。因为他知道安全理事会正在起草一份安全协议,内容主要是针对国家安全和军事安全问题,所以其中必不可少地就会提及他的盔甲技术和复仇者联盟的所带来“安全隐患”。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他加入安全理事会,不就是逼他表明立场,逼他认同安全协议吗!

“我还有多少时间做决定?”Tony揉了揉太阳穴问,声音难免带上了一点疲惫。

“24小时。”T'Challa为难道,“我很抱歉Tony,但我必须为了我的国家着想。”

“我知道。”Tony道,“我理解,这不是你的问题。”

T'Challa有些担心地看着Tony,道:“我猜你或许想要和你的队友们讨论一下。”

“讨论?你觉得这事还有讨论的余地吗?”

“在瓦坎达,哪怕我是国王,我也必须和长老会一起讨论过后才能做出决策,尽管绝大多数时候根本就不存在任何讨论余地。”T'Challa耐心劝导道,“所以更别说你们只是一个团队,就算你是他们的领导人,你也不能替他们作出决定。”

“别让你自己成为一个独裁者,Tony。”

Tony垂下眼叹了口气,道:“那——好吧——我猜我们又得借用你的会议室了。”

T'Challa微微勾起了嘴角,将手里的箱子放在了桌面上,转了个话题,道:“我给你带了振金过来。”

说着T'Challa就把箱子打开了,露出了里面一个漂亮的玻璃管,管子里装着经过精炼的振金,在灯光下散发着古银色的光芒。

“我猜这些应该够你修复盾牌用了。”T'Challa微笑道。

Tony愣了一下,所有的注意力几乎在瞬间都被那大自然的美丽创造给吸引了过去。

“何止修复,都够做一面新的了。”Tony夸张道,忍不住伸手去抚摸精致的玻璃管壁,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纯净的振金,它们真的太美了。他甚至都可以想象Howard当年得到它们的时候是一副何等兴奋的模样,而当他把那面原始的银色盾牌握在手里的时候又是一副何等得意自豪的心情。

我一定会修好它的。Tony暗自在心里保证道。这是他父亲最钟爱的创造之一,他绝不允许它身上出现任何的损坏。

“那我就不打扰了你,研究室你随便用。”T'Challa道。

“好,谢谢。”Tony目送T'Challa离开,然后把玻璃管拿到了另一张他常用的工作台上,将盾牌从箱子里拿了出来,同时把手表摘下来将Friday激活,调出了他这两天设计的修复方案步骤用全息投影展开在面前,然后调低了玻璃窗的透光率来模拟他工作室的光线条件,从而给自己营造一个最适宜的工作环境。

Tony摩擦了一下手掌,像是一个正在拆礼物的小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打开玻璃管将里面的金属取了出来。

自动开始分析金属原子结构的Friday发现它和盾牌的金属原子结构出奇的一致,便忍不住问道:“Boss,这是振金吗?”

“是的。”Tony笑道,拿起工具就开始工作。

“它真美。”Friday赞赏道。在她的截至目前的阅历中,她见过的最美的金属源自Tony的反应堆。同时她还记得自己从Jarvis的数据库里看到的,Tony当年坐在金属原子结构的全息投影中开心地像在仰望繁星的模样,那是她最喜欢的Tony的一个样子,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亲眼看到。

“她可是位相当了不起的宝贝。”Tony称赞道。

“你也一样。”Friday笑道。

Tony下意识地嗯哼了一声,过了一秒才发现哪里不对。

“你学坏了Friday,我明明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Tony责备道,但语气里是再明显不过的宠溺。

“很荣幸得到你的赞赏。”Friday俏皮道。

Tony哼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把第一道裂痕给填上了,然后用锤子稍微压平了一下,再拿去锻造。理论上来说这种方法能消除内应力并让盾牌恢复到原来模样,但这毕竟是Tony第一次接触振金,他对这种金属的了解并不多。Friday还在那边扫描计算整理振金的各项性能,在结果出来之前,Tony只能用传统方法尝试一下。

正在忙碌的Tony并没有分出注意力给走廊上响起的脚步声,再加上Friday本身没有接收到Tony给他下达的任何类似“如果有人试图进入研究室就通知我一声”的命令,所以她并没有提前给Tony一个提醒。

因此当Steve的声音突然响起来的时候,Tony差点把手里的锤子砸在了自己的脚上。

“……我听T'Challa说你有话要跟……我们……说。”Steve的话在他的眼睛扫到自己的盾牌时变得断断续续的。

“是的,不过我现在在忙,午餐之后再说吧。”Tony淡淡道,夹起盾牌就扔回了专用炉子里加热。

“那是……”Steve忍不住问道。

“我的盾牌。”Tony打断道,把“我的”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Steve眼中的光顿时消失了,他低下了头,有些苦涩地眨了眨眼睛,道:“嗯,那,你先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研究室。

Tony盯着滑开又关上的玻璃门,莫名有些烦躁。他生气地啧了一声,却不知自己到底在气什么,显然这让他更加不爽了。

“下次如果有人要进来记得先通知我一声。”Tony吩咐道。

“Yes,boss.”

从研究室离开的Steve在下楼的时候看到了站在走廊窗边的Bucky,他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朝Bucky走过去,关心道:“在看什么?”

Bucky摇了摇头,转头看了一眼Steve,然后又回头去看窗外的大树。

“你知道如果有什么想说的话,你都可以跟我说对吧?”Steve道,他还是不太习惯Bucky这副沉默的样子,他不喜欢Bucky把事情憋在心里,他希望Bucky可以多跟自己说说话,可他不明白为什么Bucky从来不说。

“好吧,也许我是有些话想跟你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Bucky说着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整理思绪,“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了,Steve。”Bucky叹息道,“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尽管我现在能记起以前的一些事,但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在看一部我已经看过很多次的电影,我能身临其境,但还是会有一种陌生感……”

Bucky说着顿了顿,随后叹了一口气:“我已经回不去了。”

“我明白九头蛇对你做的那些事情对你影响很大。”Steve说着看了一眼Bucky的断臂,然后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不只是影响。”Bucky看着窗外的树抿了抿嘴唇,“冬日战士已经是另一个我了,不管他做了多少足以让我下地狱一百次的事情……你都必须承认他是我现在还活着的唯一理由。”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理解,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明白,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冬兵救了我,他也一直保护着我。”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好像同时有两个不同的人格存在在我的体内,Bucky让我感到熟悉和放松,但冬兵让我感到安全,他们就像两个分叉口横在我的面前,而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又该不该做出选择。”

Steve看着捂住眼睛艰难地呼吸的Bucky,皱着眉捏了捏他的肩膀,叹息道:“所以这才是你决定把自己冻起来的真正原因。”

Bucky点了点头,抹了把脸顺便把手放下,道:“事实上我最担心的是,在九头蛇留在我脑子里的东西被清干净之后,这个分岔口也没有消失。我不知道如果我必须做出选择,我到底应该选择谁。”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Steve安抚道,“我们会帮你的,虽然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Tony一定有认识的这方面的专家,他会帮你的。”

Bucky不太确定地笑了笑,顺势把话题从自己身上带到Steve身上:“说起Stark,你和他怎么样了?”

“我们……的情况有点复杂,我跟他道过歉了,我觉得他也听进去了,不过……”

“你得给他一点时间,多跟他聊聊,多关心他。道歉不是万能的,有很多事情,根本就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的。”Bucky说着暗了暗眼眸,“你必须得身体力行地让他明白,你真的有在努力挽回这一切,而不只是耍耍嘴上功夫而已。”

Steve点了点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看向了客厅。

“我们去一趟厨房吧。”

“Friday,检测一下盾牌的各项性能。”修复工作已经完成,毕竟伤得不是特别重,再加上瓦坎达出色的科技技术,Tony的工作效率几乎翻了一倍。

“测试运行中,倒计时1小时50分钟45秒,建议你可以到楼下去喝杯咖啡。”Friday贴心道。

Tony嗯了一声,然后开始动手收拾桌面。等Friday做完测试后,他还得模拟一下实战,不然没办法完全确定盾牌已经完全恢复到原来的性能。可是这就必须要让Steve来,因为只有他最了解盾牌。

“……”Tony无声地叹了口气,看着在运动的蓝光中旋转着的盾牌皱了皱眉,像是在自言自语道,“我该还给他吗?”

“那是一个问题吗?”Friday沉默了两秒才问。

Tony摇了摇头,但又像是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你觉得呢。”

“……你会给他的。”Friday轻声道,像是有些无奈甚至心疼的样子。

“为什么?”Tony问,但其实他自己多少知道答案。

“你会希望大家还能和以前一样并肩作战,所以你一定会把盾牌给他的。而且为了表明诚意或者你对他们的友好和信任,你在把他们接回纽约的时候,把盾牌给他的几率很高。”

Tony意义不明地哼笑了一声,没有对Friday的话作出任何评论,因为他知道她说的是对的。更何况这面盾牌的背面还用永久性马克笔写上了Steve Grant Rogers的名字,虽说在锻造的过程中字迹已经被弄掉了。

想着Tony的心里突然痒了一下,一个几乎称得上是幼稚且极具恶作剧兴致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然而他却无法理解这是为何。

“Friday,在盾牌的背面写上……不,刻上我的名字,Anthony Edward Stark,工具你自己找一下,研究室里应该有的,不过注意别破坏了盾牌的动平衡。”

“乐意效劳。”Friday欣然道。

评论(6)
热度(154)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