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狗一只,四月份开始进入年更阶段
主博rainychung:漫威同人+其他的乱入
子博springsunlight:人min的名义同人(停更中)
子博winter-endlessness:五月天&苏打绿双主唱信青同人(龟速更新中)

【Tony中心】我已死(伪科塔尔综合症、盾铁)12

12

“说点什么,不然你会后悔的。”

母亲的话像一股暖流注入少年的心中,透明的冰块渐渐地开始融化。冬日有些微凉的阳光照射在滴水的冰上,一道化开的彩虹有些歪歪扭扭地躺在了冰面上,就像是小孩天真又随意的涂鸦。

少年抿着嘴唇不去看身后的父亲,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渴望着爱,却又像个成年人一般什么都不说。

其实从生理的角度来说,他早已经不是少年了,但从心理的角度来说,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曾真正长大过。

但这一次,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会在下一刻结束。他会在一夜之间成长起来,而这也就成了他最后一次当孩子的机会了。

少年垂下眼帘,终究还是回头看向了自己的父亲。老人花白的头发让他有了一瞬间的恍惚,他仿佛第一次意识到,他的父亲已经七十多岁了。

“我爱你,爸。”

少年有些拘谨道,小心翼翼又充满期待地,他多么希望自己的父亲真的听到了这句话,他多想知道父亲会对此作出什么回应。

但他知道这一切终究只是一个“不可能”。

少年无助地坐在沙发上捂住了自己的脸,他极度痛苦且悲伤,却哭不出来也叫不出来,他只是觉得有人掐住了他的喉咙,扼杀了他所有的呐喊,只留给他无用的呼吸。

“Boss……醒醒,boss?”

Tony吸了一口气猛地睁开眼睛,他有些恍惚地看着周围陌生的场景,片刻后才想起来自己在研究室里睡着了。但他原本只是想小憩一下,却没想真的睡死了过去,看来最近这段日子里,他白天嗜睡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了。

“测试运行完了吗?”Tony清了清喉咙问道,下意识地伸手去拿杯子,却发现里面早已被清了空,无奈只好将它放下。

“还有大约20分钟。”Friday回道,“不过队长刚才上来让我转告你,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已经中午了吗?”因为一直没有看时间,Tony并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又加上他喝了一肚子咖啡,感觉不到明显的饥饿,所以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已经过了正午了。

“现在是下午一点二十五分,是午餐时间。”

Tony嗯了一声,正要起来的时候突然觉得心里一阵发凉。他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胸口揉了揉,莫名地又想起来在梦中看到的画面。

事实上那个记忆修复的项目进展还算是可观的,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能够一直跟进下去。只可惜如今他又多了不少要紧事缠身,已经没有时间去追踪进度了。

而且那个项目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也没什么意义了。

想着Tony苦笑了一下,然后起身离开了研究室。

“你的厨艺比我想象中还要好一点嘛。”Tony一边说一边把一小堆菠菜叶送进自己嘴里。

“感谢夸奖,可你吃的那个不是我做的。”Scott翻了个白眼道。

Tony的动作一愣,随即感觉到一股特别的,熟悉的,但他完全叫不上名字来的香料味在口中漫开。他低头看着自己碟子里的料理,然后又抬头对上Steve的眼睛。逐渐意识到什么的其他人都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自己用餐的声音,并暗自打量着两人。

“吃过饭后所有人到会议室里集中一下,我有事要和你们说。”然而Tony终究没有对这道菜,或者对Steve(是的他已经知道那道菜是Steve做的了)发表任何评价,“是关于Barnes,政府,还有协议的。”

众人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正经话题愣了一下,接着不约而同地正色了起来,但Tony并没有继续透露更多消息,他们只好暂时按下好奇心,耐心地吃完这顿午饭。

而Steve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只是在小心地观察着Tony脸上各种表情的变化,一直到Tony把他做的菠菜焗鸡蛋都吃完之后,才收回视线。

午餐在安静中结束,Tony一如既往地是第一个离开餐桌的人,他从客厅直接来到会议室,背对着宽大的合金桌,看着窗外难得开阔的景象沉默着。

“我们没有时间——不,我们没有更多时间选择——我们没有选——该死的。”

Tony皱着眉啧了一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再开口:

“联合国那边已经做出了决定,想要取消Barnes的通缉令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你们跟我回纽约,以被监视者的身份留在复仇者基地,而我将会加入安全理事会。”

“我很希望我是在跟你们商量这件事,但很遗憾,这已成定局。联合国只给了我二十四个小时做决定,如果我不同意,包括瓦坎达在内的117个国家都会永久性剥夺Barnes进出他们国境的权利,这也意味着你们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如果把这件事当做解决国际纠纷来处理会让你们容易接受一点的话,我不介意你们这么想,但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们明白,这件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地下罪犯,和软禁英雄,你们只能选一个。”

“还有,为了解除Barnes的威胁,我想你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得失去你的左手了。”

“至于协议,等我们回纽约以后,我会想办法再和国务卿商量一下的。”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必须谈谈,队长。我指的是真正意义上的,抛开私人感情,单纯就这份协议的去向的,谈话。”

“对了,过一段时间以后Bruce也会回来——他不代表任何一方——他只是一个关心我的朋友——不,不能这么说——”

Tony苦恼地揉了揉眉心,该死的,他该怎么办,他要怎么才能妥善处理好这些事。他只是尝试着做正确的事,可为什么最后他做什么都像是错的?他不是在说Steve……该死的Steve,老天我恨他,我真嫉妒他,为什么他就能……停下Stark,拿出你的专业态度,别表现得像个该死的怨妇。

Tony深呼吸了一次,双手不自觉地把开始发冷的身体抱起来。他盯着一望无际的草原,直到地平线和天际线相接,过于开阔的场景让他感到迷茫,但至少界限分明的色块让他拥有终点的错觉,不像在西伯利亚,看什么都像是没有尽头的。

Tony闭上眼睛,干涩酸胀的感觉不是很好受,微痒的刺激让他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皮。这时一阵莫名的晕眩感让他有些站不住,他往后踉跄了小半步,伸出的手抓住了身边的椅子,却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拽了一下。他皱着眉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睁开眼时却差点被面前的人吓了一跳。

“抱歉,Tony,我们,不想打扰你。”坐在Tony对面的Steve对他道。

Tony咬咬牙,镇定下来扫了一圈会议室。

“……所以,你们都听到了?”

Steve点了点头,这就足够了,Tony没有再去看其他人,只要Steve听到了那就足够了。

“所以你们的答案是什么?”Tony看着Steve问,眼神中不由自主地透出了一丝期待。

“我们跟你回去。”Steve道,“然后我们好好谈谈协议的事,两份都是。”

Tony一愣,但随即就明白了。T'Challa怕是已经跟他讲过了,他什么都知道,包括理事会和安全协议的事。

“那我们过两天就走。”

评论(5)
热度(129)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