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狗一只,四月份开始进入年更阶段
主博rainychung:漫威同人+其他的乱入
子博springsunlight:人min的名义同人(停更中)
子博winter-endlessness:五月天&苏打绿双主唱信青同人(龟速更新中)

【Tony中心】我已死(伪科塔尔综合症,盾铁)16

16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life was slow
And oh so mellow

在Tony的记忆中,母亲的歌声总是带着一阵淡淡的忧伤。她其实不常唱歌,也很少会为了谁演奏,但每一次只要她在唱歌时看到他,她就会对他微笑,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来。

但Tony知道,母亲的微笑并不是因为喜爱,而是因为愧疚。她让他坐到自己身边也不是因为宠爱,而是因为想要补偿。母亲从来没能完整地唱完一首歌,要不是父亲走进来打断他们,要不就是有电话。Tony总是试图用眼神恳求自己母亲留下,他知道母亲总是比父亲容易心软,但每一次母亲只是选择背过身去不看他。到了后来,她几乎和父亲一样不和他有过多的眼神接触。

事到如今,Tony仍然不知道那天母亲唱的歌后面的歌词是什么,他有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想如果他知道了,这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让Tony从浅眠中惊醒,他拿起一旁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

“是我,Tony。”Bruce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我想你可能要来机场接一下我。”

Tony一愣,然后猛地瞪大了眼睛惊喜道:“你回来了!?”

“是的,但我猜我不能就这么到基地里去吧,我刚刚看了新闻,你们似乎被软禁起来了?”Bruce轻笑道,但语气里尽是担心。

“是的……我去接你吧。”Tony说着捏了捏眉心从沙发上起来,他一边说着电话一边大步走出房间,在经过客厅时被厨房那边突然响起的骚动给分散了一下注意力。

他看着一脸面粉的肥啾有些意外地瞪了瞪眼睛,忍不住问:“你怎么回事?”

“我就是,打了个喷嚏……”Clint有点不好意思道,“你要出去吗?”

“嗯,Bruce回来了……我去接他。”Tony说完客厅里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让他一时之间觉得有点不自在,“呃,我先走了。”

众人目送Tony离开基地后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一旁的Natasha,Clint用毛巾擦干净脸后便扔下一片狼藉走到沙发上坐下,一脸八卦道:

“我以为你和大块头才是一对?”

“说什么呢。”Natasha皱了皱眉道。

Clint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又道:“不过说真的,Bruce突然回来,政府那边不会有什么举动吗。”

“Tony会搞定的。”Natasha虽是这么说,但似乎也是有点担心。

不过Bruce到底还是顺利回到了基地里,这是他第一次踏入这个地方,尽管Tony曾经把图纸给他看过,但实物和效果图毕竟还是有区别。再加上这里的人大多也不是他曾经熟悉的伙伴。

Wanda有些紧张地朝Bruce点了点头,一旁的Vision则是平静地看着Bruce,Sam和他打了个招呼,Rhodey朝他挥了挥手,至于其他他熟悉的人都只是对他微微一笑,但让他有些意外的是,Steve以及Bucky并不在这里。

“队长去帮Bucky做复健了。”Clint道。

“复健?”Bruce有些好奇道。

“呃,其实也不算,就是训练一下平衡感之类的。”Clint解释道。

“你今晚会看到他们的。”Tony回道,“我带你去房间吧。”两人说着离开了客厅,在Bruce把行李安置好之后两人又到了给Bruce准备的研究室里,和大厦那个类似的开阔敞亮的房间让Bruce满意地勾了勾嘴角。

但现在Bruce更关心的是Tony的身体,他注意到他的脸色憔悴了很多,而且有一些不自然的苍白,让Bruce更担心的是Tony的眼睛看起来没有以前有神了,感觉像是蒙了一层灰霾。

“Natasha跟我说你有心脏病,情况有多糟糕?你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个。”

“我有吃药。”Tony道,“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糟糕,我还能活一段时间。”

“一段时间?”Bruce皱着眉头道,“具体是多久?”

Tony有些为难地移开了视线,他坐在椅子上不自在地把双腿交叠起来,道:“我不知道。”

“天啊Tony,你到底……你还有什么瞒着我没说的,别试图反驳我,我能知道你什么时候在说谎。”Bruce皱着眉一脸担心地看着Tony。

“我没……”

“Tony,拜托了,你让我回来不就是因为你相信我吗?你必须把真相告诉我我才能帮你。”

Tony纠结着手指犹豫道,事实上他的确有好几次试图把自己的死告诉Bruce,但现在,眼看所有事情就快要解决了,他不想在这个最后关头再添麻烦,他这辈子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想着Tony握了握拳,还是道:“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Bruce有些不解地吸了一口气,但终究还是没有追问。

“我想给你的大脑做个扫描。”

“什么?”Tony有些意外道。

“你病了Tony,但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所以我不能确定,我必须要看看你的大脑扫描图。”

“Bruce我……”

“不许反驳我。”Bruce打断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医生,你不许反驳我!”

一股暖流猛地注入了Tony的心里,带着些许被烫伤的疼,让他的喉咙猛地缩了一下无法说话。

最后结果出来的时候Bruce发现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Tony的大脑皮层前额叶和部分顶叶的活性区域和普通人相比的有很大区别,这很可能意味着他的大脑皮层已经出现病变了。

“Natasha说你前一段时间很常发呆,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出现过幻觉,你看到了什么。”

Tony盯着Bruce身后的两块屏幕上的图片皱了皱眉,他不太确定哪一张是他的大脑,毕竟生物方面的领域不是他擅长的地方,但这不代表他不能从Bruce的表情上看出事情的严重性。

“把实话告诉我Tony,不然我对上帝发誓我现在就走。”

“你走不了,政府不会放你离开的。”Tony下意识嘟囔道。

“Tony!”

“好好好好,我告诉你,你别激动!”Tony连忙安抚道。

“我看到了墓地,我父母的墓地,我年轻的时候经常会去那里,这只是一些回忆的片段,没什么的。”

“还有吗?你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关于你自己的,关于我们的,关于这个世界的?”

Tony张了张嘴,犹豫着没有立刻回答。

“我……我觉得……”突然开始加快的心跳一下接着一下僵硬地拍打着Tony的胸口,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看到一颗开始发黑的心脏在他的胸膛里,就在那一块遍布丑陋疤痕的皮肤之下,挣扎着,困难地跳动着。

“我觉得……”Tony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他无意识地瞪大了眼睛看着Bruce,一瞬间所有温度都从他身上消失了,他不由自主地抓着一旁的椅子以防止自己摔倒。

他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天,你的手!发生了什么?”Bruce这才发现Tony的手腕上缠着绷带,而Tony刚在一直在无意识抓挠的地方就是他的伤口,现在已经有鲜血渗出来染红了纱布。

Tony闻言惊愕地看着自己的手腕和另一只指缝里藏着血的手。

他到底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

“噢Tony,Tony!”

Tony努力瞪大眼睛看着朝他跑过来的Bruce,然后不知为何他最后还是陷入了一片漆黑。

————

存稿快发完了,很抱歉又要断更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何在家真的写不下去东西,只要一听到电视机的声音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哪怕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没办法静下来好好思考,所以这篇文我打算等开学回到宿舍再继续写,然后这大概是三月份自己以后的事了,真的很抱歉,跪。

然后,我随口问一句,如果我要出本,有人愿意买吗😂

评论(42)
热度(186)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