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狗一只,四月份开始进入年更阶段
主博rainychung:漫威同人+其他的乱入
子博springsunlight:人min的名义同人(停更中)
子博winter-endlessness:五月天&苏打绿双主唱信青同人(龟速更新中)

【盾霍铁】Better than best(盾铁,霍铁,ABO,NC-17)04

大盾还是登场了。

简介:Howard又一次在Tony的发情期里离开了他,感到不满的Tony逐渐产生了一点反叛心理,他想要勾搭第二个Alpha来满足自己同时刺激一下他的父亲,而他认为没有人能够比Steve——他从小到大的偶像兼他父亲最要好的朋友——更适合当他的另一个Alpha了。

说明:题目是随便起的,以后可能会改。本文私设Howard在25岁时有的Tony,Steve没有冰封。

04

“你今晚看起来心不在焉的,怎么了?”

意识到有人靠近自己的Howard转头看了一眼身旁高大的身影,然后扯着嘴角苦笑了一下,自嘲般地回道:

“你见过我哪次和政府应酬的时候专心致志的?我可不是你,Capitan。”

“Howard……”Steve面对老友调侃的语气无奈地叹了一声。今晚有神盾局和国防部为二战退役士兵举行的一个晚会,作为神盾的创始人之一,Steve没有不露面的理由。但由于他这些年忙于在世界各地清除纳粹和九头蛇的余党,他其实并不常参加这些宴会。事实上他昨天才刚从西伯利亚回来,在那里他捣毁了一个超级士兵的制造基地。

“你可别Howard我,我知道你很忙,但拜托,你这次一走就是八年而你居然没想过在回来之前提前告诉我一声!”Howard瞪着眼睛道,他还记得自己上一次看到Steve的时候是在Tony的十岁生日那天。

“任务好不容易提前结束了,大家都一心想着回家,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Steve笑着拍了拍Howard的肩膀,然后对着朝他们走过来的Peggy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躲在这里干嘛呢,国防部叫来一批记者,现在都堆在大厅那里等着拍照,就差你们了。”

“记者?”Steve说着皱了皱眉,他身边的Howard也跟着皱起了鼻子。

“没人知道这个,但人都来了总不能把他们赶走。”Peggy微叹了口气也有些无奈道,“跟我来吧,你们总不至于让我一个柔弱的Omega替你们对付这个吧?”

“噢得了吧Peggy,你柔弱?”Howard第一个翻白眼道,然后在Peggy来得及瞪眼睛露出凶狠模样之前又立刻识趣地改口赔罪。

“我们走吧。”Steve轻笑着放下杯子,站在Peggy身边和她一同往正厅走过去。

拍照和采访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只是在各种混乱的录音笔和摄像头中三人被各自冲散了,等Steve好不容易从一片不怀好意的闪光灯里把已经面露愠色的Peggy带出来时,Howard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去哪了?”Steve皱着眉有些担心道。

“大概又和哪个记者进房间里了吧。”还在因为刚才记者问的诸如“请问你身为Omega是如何在一群Alpha里脱颖而出成为神盾局局长”的问题而感到有些被冒犯的Peggy语气不佳地回道。

Steve安抚地拍了拍Peggy的肩膀,然后又看了一圈会场,确认Howard真的不在之后才带着Peggy出去透透气。

“人们的观念已经在改变了,这全都是你的功劳,只是你还得给他们一点时间去接受。”

“我知道……”Peggy捂着额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一定是我今晚喝太多了。”

“有人来接你回去吗?要不我送你?”Steve贴心道。

“没事,司机应该已经在楼下等着了。”Peggy整理了一下情绪道,“我们还是去找找Howard吧,他大概又被哪个记者缠上了。”

“我还以为你刚刚说他们开房去了?”Steve挑眉道。

“那只是个玩笑,你知道的,在Maria之后他修身养性很多了。我都不记得我上一次看到他的花边新闻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但那些记者还是不愿意放过他,这几年各种子虚乌有的绯闻一直就没停过。”Peggy一边说一边带着Steve走上豪华的螺旋阶梯,“他们一般会在上面,我已经撞见过好几次了。”

Steve闻言点了点头,在绕到内侧的时候余光下意识地暼了一眼楼下的大堂,意外地捕捉到一个有些熟悉但又陌生的身影。他微微一愣,下意识地想要再看清一点,但那人已经消失在楼梯之下,连影子都看不见了。Steve不知为何感到一阵莫名的失落和在意,但也只好跟上Peggy的脚步去寻找Howard。

“你想要什么。”Howard皱着眉不悦地盯着对面的人,在那人身后的桌子上,随意地铺着几张明显是跟踪偷拍的照片,照片里有Howard,还有另一个看不清样子的带着棒球帽的男人。

“我想要知道这个人是谁。”女记者勾着嘴角笑道。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Howard微抬着冷漠道。

“所以他真的是你的小情人咯?看看这些照片,你真的把他当宝贝一样护着欸。”记者轻笑着拿起一张Howard正在亲吻男人额头的照片,指尖暧昧地滑过男人的帽子。

Howard皱着眉一把夺过照片用力地拍在桌子上,记者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得微微一抖,却依然带笑看着朝她逼近的Howard。

“你知道,只要我说一句话,我就可以让你的报社倒闭,我甚至可以让你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Howard眯着眼睛半真半假地威胁道。

“但只要我动一动手指,这些照片就会自动上传到网络上。”记者毫不示弱地举起自己的手机在Howard面前扬了扬,却没料到自己的手被对方突然抓住。

“把芯片给我。”Howard压低了声音道,他缓慢地把手机从机械手中夺走然后清空了所有的照片包括她的云端存储空间。

“凭什么。”记者凑上前去挑衅地问道。

Howard突然对着她笑了出声,他把手机放回对方的口袋里,接着把手贴上她包裹着黑色丝袜的大腿,暧昧地一点一点抚摸着她的包臀裙下摆。

“凭我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Howard说着释放出一股引诱的信息素包裹住面前的人,然后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摩挲着她的大腿内侧,“这些照片的像素不高,画面质感也不好,而且比例也不对,所以它们是用你的手机拍的,但不是你刚才给我的那一台。”

“那又怎么样?”记者努力维持住镇定问道,但显然Howard身上诱人火辣的信息素已经开始影响她的Omega体质了。

“那说明,你根本不是什么记者,你脖子上挂着的这个牌子也是假的,你做这些只是想要来吸引我的注意。”

记者扯着嘴角笑了一声,气息有些不稳道:“你未免也太瞧得起……”

“你临近发情期了不是吗?”Howard打断道,一脸胜券在握地勾起嘴角凑上前闻了闻记者身上的问道,“就像一颗正在融化的太妃糖。”

被彻底戳破的记者失去了反驳的能力,她垂下眼勾起腿缠住了Howard的腰,然后在Howard的手摸上她的大腿根部时忍不住喘息起来。

Howard眯着眼盯着她,空闲的那只手不动声色地摸进记者的包里掏出了另一部手机,然后悄悄地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嘿!”突然在门口响起的一个声音把两人都吓了一跳,他们同时把头转了过去,紧接着Howard就像是被火烫到了手一般猛地放开了那个记者。

“拜托,门还开着呢。”Tony冷冰冰地盯着里面的两人道,然后立刻转身消失在Howard眼前。

“Tony!”Howard下意识地叫了一声,紧接着他把桌上所有的照片都收进口袋里,正要离开时却被记者拉住了手。

“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检查一下你的包吧!”Howard不耐烦地甩开她的手,然后快速地离开房间但Tony已经不见踪影了。

“操!”Howard小声地骂了一句,连忙在附近找了起来。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家等他回去的吗!还有他出来了Jarvis为什么不给他打个电话提醒他!

从房间那里离开的Tony快速跑下了楼梯然后猛地停在了二楼的平台处,他皱着眉盯着大堂的保安就好像他们是什么可恶的家伙一般,紧接着咬牙用力地踢了一下面前的石柱。

该死的!Tony忍不住在心里骂道。其实他站在门口很久了,从Howard把手贴上那个女人的大腿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在那里了。他之所以一直不出声是因为他看到了那些照片,他知道Howard在干什么,他不想妨碍他。可是该死的他恨这个!他费尽口舌让Jarvis带他出来可不是为了看这个的!

“Tony?”突然在身后响起的声音让Tony猛地一僵,不属于Howard的嗓音让他感到了一瞬间的意外但很快他就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回过头来对上声音的主人,然后有些生硬地笑了笑。

“Aunt Peggy.”Tony说着看向Peggy身边的人,接着有些意外地瞪了瞪眼睛,“Uncle……Steve?”Tony承认他的大脑空白了一瞬间,紧接着巨大的惊喜几乎要把他的理智彻底冲到太平洋里去。这可是他今早才在扑克牌上看到的美国队长!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好久不见Tony,还有叫我Steve就好。”Steve友好道,他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已经变得有些陌生的少年,很快他就意识到Tony就是他刚刚瞥见的那个身影,顿时一种像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和满足将他笼罩了起来。

“你认得我?”Tony有些惊喜道。

“说实话不太认得。”Steve诚实道,毕竟他和Tony的上一次见面还是在Tony十岁的时候,那时的Tony不论是样貌和身高都和现在有着很明显的区别,“但也只有你会叫我Uncle Steve了。”

Tony闻言笑了笑,正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Peggy却打断了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还以为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学校?”

被打断思路的Tony难得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就想到了Howard,一瞬间脸上的笑容跟着僵了一下。

“我……是因为我爸……”Tony的语气突然变得有点闷,上扬的嘴角也随之沉了下来,注意到这个的Steve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但也没说什么。

“……他有一个新的项目要研究,我就请假回来帮他的忙了。但不会待很久,我过几天就走……”

“你现在不在这读书了?”Steve像是有些意外地打断道,紧接着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尴尬道,“噢,你现在应该上大学了。”

“事实上我已经读三年大学了,如无意外再过三年我就能拿到双博士学位毕业。”Tony说道最后忍不住有些小得意地勾了勾嘴角。

Steve露出了一个微微有些惊叹的表情,他甚至忍不住做了一个“哇哦”的嘴型,仔细捕捉着Steve脸上每一个细微动作的Tony因此连眼睛都带上了笑意。

“Howard一定很为你感到骄傲。”Steve由衷地赞许道,然而有些出乎他意料的是,Tony听到这个时表情又僵了一下,似乎不是很开心。

“他啊——”一提到Howard,Tony那好不容易才好起来一点的心情瞬间掉回了谷底,“——还好吧。”此刻并不想要讨论Howard的他只能试图换一个他感兴趣的话题,“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早上。”Steve回道,他还是有些疑惑地看着Tony,似乎在思考着他和Howard之间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那你这次能待多久,接下来你又要去哪了吗?”Tony问道,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是不是有点太八卦了,毕竟他和Steve并不算特别熟。

但好在Steve看起来并不介意,只是笑着回道:“这一次应该会待很久的,毕竟这里才是我的家。”

Tony闻言下意识地亮了一下眼睛,问道:“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请你到家里来吃饭?我的意思是在我放假的时候,这应该不用等很久,鉴于我回学校以后就要期末考了。”

“当然,事实上我想我应该招待你们到我家里来,你们貌似还没来过我家吧?”Steve友好地提议道。

“我能去你家吗?那就去你家吧!”话音刚落Tony就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过于兴奋了,但是去他的他可是今天早上才刚买完美国队长限量款扑克的人,而且别忘了他现在在发情期,情绪波动较大是正常的,更别提他的抑制剂快要失效了。

“去谁的家?”然而突然出现的一个声音就像是一只手猛地把Tony往低处拽了一下,他的表情几乎是戏剧化地凝固在脸上,紧接着他就像是在发脾气一样把脸转向了Howard走来的反方向。

Steve这一次终于忍不住皱了一下眉毛,Tony这过于明显的表现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他和Howard之间肯定出事了。然而那毕竟是别人家的家事,他不太确定自己该不该插手。

“感谢上帝你总算出现了,你知道我和Steve刚刚在楼上找了你多久吗?”Peggy半是生气半是玩笑地抱臂道,“又被哪个记者缠上了?”

“我刚刚……”一提到这个Howard就忍不住看向Tony,对方明显还在生气的表情就像一根针扎在了他的心里,让他感到为难。

“正在忙着干正事呢,对吧?”Tony假笑着看向Howard。

“Tony……”

“Jarvis还在外面等着呢,你今晚到底回不回家?”Tony抿着嘴唇近乎有些咄咄逼人道。

一瞬间现场的气氛几乎跌到了冰点,Peggy和Steve都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呼吸,有些担心地看着面前的父子。

“你们……没事吧?”Steve忍不住道,他可不想自己一从西伯利亚回来就陷入到Stark家的家事里,并不是说他不乐意帮忙但人人都知道Stark家的人倔起来有多可怕,Steve还真是宁愿再去捣毁一个九头蛇基地都不愿意管这个。

可是……Steve想着忍不住看向了Tony,少年才刚刚踏入发育最后阶段的身材较于Howard来说还稍显纤细,跟Steve自己比的话那就更是差远了。这样生理上的差距使得Steve本能地产生出一种想要保护他的冲动,尽管他知道Tony其实并不需要这个,但鉴于目前有些剑拔弩张的情势,Steve还是忍不住想要站到他的身后去。

不过好在这样的僵持局面并没有维持太久,Howard第一个放松了身体,并朝Tony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肩膀。Tony的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就放松了下来,虽然从他的表情看上去Tony是很不情愿的,但两人周围的气氛还是终于缓和了一点。

Steve看着他们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勾着嘴角伸出手去拍了拍Howard的肩膀,道:“你们回去吧,现在已经很晚了。”

Howard下意识地看了Steve一眼然后迅速地把视线挪回到Tony身上,他一边点头一边把Tony带到自己身边,以一种自然的亲近的姿势搂住了他。

“那我们先走了,明天我会去神盾找你们的。”

“明天?”Tony皱着眉道,Howard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但他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Tony就离开了他的怀抱,“抱歉我有点累,我先回去了,再见Aunt Peggy,再见Steve。”

“抱歉,我们先走了。”Howard有些为难又抱歉地对着两人笑了笑,然后快步跟上了Tony。

Steve皱着眉疑惑地看着两人,忍不住问道:“他们怎么了?”毕竟他已经很久没见过Howard和Tony了,而在他记忆里,他们以前的相处模式明明没有这么僵硬的。

Peggy耸着肩摇了摇头,道:“大概只是一些生理上的摩擦?我丈夫和我儿子有时也会这样,毕竟他们是两个Alpha。”

Steve一愣,有些意外又有些好奇道:“Tony是Alpha?”

“Howard没有告诉你?”Peggy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不过也有可能他忘了,你不知道那段时间他就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发生什么了?”Steve皱眉道。

“Tony当时因为高烧在医院躺了三天。”Peggy说着朝Steve惊愕的表情理解地点了点头,“是的这很罕见也很糟糕,当时情况真的很严重,医生建议Tony长期留院观察,可后来Howard不知为何坚持把他带回家照顾。我们都尝试劝阻他但……不过好在最后情况还是稳定下来了。Tony足足烧了一个星期,没有经历发情期,但还是成功熬过来了,他最终变成了一个Alpha。”

Steve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疑惑道:“那为什么我没有闻到……”

“那是这几年新出的规定,学生在校期间必须使用抑制剂。”Peggy解释道,“等到放假的时候你就会闻到他的味道了,那就像是咖啡酒的味道,和Howard的有一点像。”

“看来Stark总是离不开酒。”Steve调侃地笑道。

“可不嘛。”Peggy也跟着笑了起来,“好了我也该走了。”

“我送你下去。”Steve体贴道。

酒店的门口此刻只停着Peggy的车,所以两人都理所当然地以为Howard和Tony已经离开了。目送Peggy离开之后的Steve站在路边吸了一口微凉的新鲜空气,正打算步行回家的时候突然听到前方约五十米远的阴影处传来了一些模糊争执的声音。他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还是没忍住往那边走了过去。

————
想了想还是有点可怜大盾,所以就让他提前登场吧!

评论(21)
热度(168)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