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狗一只,四月份开始进入年更阶段
主博rainychung:漫威同人+其他的乱入
子博springsunlight:人min的名义同人(停更中)
子博winter-endlessness:五月天&苏打绿双主唱信青同人(龟速更新中)

【盾铁】遇见你(人类盾/兽♂人♂铁,小甜饼一发完结)

本来是给 @苏三起解 和 @就算是喵呀喵 的本子当G稿的,不过太长了就换下来当宣传吧!大家多多支持苏三和喵喵的本子《恋爱症候群》呀!(本宣  请戳我  预售 请戳我



Natasha看到Steve出现在店里的时候,墙上的时钟正好发出了一串有些变调的“咕咕”声,就好像那只在不断开合的木门里飞出飞进的木头鸟不小心得了炎症一样。


“还是不考虑把它换掉吗?”Steve说着在吧台前坐下,他的身上散发出一阵暖烘烘的混合了汗水和止汗剂的味道,这说明他刚刚结束了一场劳动,因为实在饿得不行所以连洗澡都省了,只是换了件衣服就过来吃饭。


“我对它有感情,你知道的。而且说实话,我不认为你家那个需要上发条的老钟的声音比我这个能好听多少。”Natasha说着笑了笑,从一旁拿来菜单递给Steve,顺便给他倒了一杯水。


“跟往常一样就好,上双份。”Steve礼貌性地看了一眼菜单然后把它还给了Natasha,紧接着他拿起手边的水抿了一口,柠檬的清香和果酸的清爽很好地缓解了他口腔的粘腻感,他于是又多喝了几口,随后拿起一旁的水壶给自己续杯。


这时墙上的钟又叫了一下,这回它听起来不像是喉咙发炎,而像是命不久矣了,宛如陈旧的大提琴被人不经意地拨动了一下僵硬的琴弦后琴柱裂开的样子,Steve觉得自己甚至能看到木屑和灰尘在空中如同炮弹一样突然崩开的画面。


“它变得越来越糟了。”


“它一直都这样。”Natasha回道,端着一小碗土豆沙拉走了过来,“免费赠送,只要你别再提钟的事。”


Steve识趣地闭上了嘴巴,拿起纸巾上的叉子开始享用他的晚餐。


“所以你把东西都收拾好了?”Natasha在餐厅里走了一圈后回到了Steve的身边问道,随后盯着他杯子里的水像是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这让Steve一度怀疑这柠檬水难道不是她自己泡的。


“差不多吧。大部分家具都已经搬过去了,就还剩一些小东西需要再收拾一下。”Steve一边说,视线一边跟着Natasha绕着吧台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手边装着啤酒的杯子上。


“我猜这也是免费赠送的对吧?”


“所以你现在还有什么没搬?”Natasha直接无视了Steve那个没有意义的问题,并趁着对方喝酒的空隙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我的床、羊毛地毯、一张单人沙发还有一些书、衣服和杂物。”Steve说着放下杯子,然后朝给他送晚餐的服务员笑了笑,接着把沙拉碗推到一边开始大快朵颐。


“东西不是很多,明天就能完事。”Steve吃了两口牛肉后补充道。


“你知道我一直很喜欢你的地毯。”Natasha缓缓地吐出一口烟笑道,她慵懒地靠在吧台上勾着嘴角盯着Steve,引诱的语气配上她性感的着装让Steve忍不住红了红脸。


“咳……别闹Tasha。”


Natasha有些破功地收回了视线,笑着给Steve把啤酒杯满上,感叹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变。”


“你也一样。”Steve柔声道。


Natasha垂下眼笑了笑,手指轻弹了一下烟灰,轻声道:“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所以答应我,别像他一样,保持联系好吗?”


Natasha的语气难得软了下来,她泛着水光的眼睛让Steve想起了十五年前Bucky离开小镇的那一天,那时候的他们还是三个刚上高中的年轻人,每天都幻想着自己能够离开这儿到城里闯出一片天地。Bucky作为他们中最闲不住的家伙终于还是第一个踏出了那一步,。然而谁也没有料到,那次一别,他们竟再也没收到有关他的消息。


当时镇子里都在传言说Bucky在城里被猛兽咬死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城里的有钱人喜欢养兽人作宠物,但是能够真正管好他们的却没几个。不少从有钱人家里逃出来的兽人对人类充满了憎恨和愤怒,他们白天化成人身和人们交往骗取他们的信任,在夜晚又露出原型将人们猎杀。自小在城里长大的人学会了辨别人类和兽人,所以他们一般不会有危险,可是像Bucky这样从乡村小镇里出来的年轻人压根没见过兽人,因此疏于防范而被猎杀的几率是很高的。


“我答应你,我会小心的。”Steve拍了拍Natasha的手安慰道,然而这样的话语并没能帮忙缓解两人周围略带悲伤的氛围。Steve注意到Natasha不知从何时就没有在听他说话了,这位打扮成熟、性格坚强的女人现在就像个迷失了方向的小女孩一样盯着墙上的钟发呆。那是Bucky在临走前交给Natasha保管的,也是他对这个女孩许下的一个承诺。可如今没有人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回来实现这个诺言,Natasha也不知道,但她愿意等,而Steve毫不怀疑她会一直等下去。


“我先回去了。”吃完晚餐的Steve拿好了自己的打包食品对Natasha道,后者回了一下神然后有些抱歉地笑了笑,并从身后的烤炉里拿出了一个小蛋糕给Steve打包起来。


“我明天去送你吧,你大概几点走?”


“中午十一点左右吧。”Steve一边说一边接过了蛋糕。


“那我大概十点的时候过去,给你送点吃的。”


“好,那明天见,晚安。”


“晚安。”


从餐厅离开的Steve径直回到他的屋子,那是一间靠近林子的,有着白色外墙和深棕色屋顶的小房子。房子周围有一小片草地,草地外靠近路边的地方有一个小栅栏,栅栏上刷了乳白色的油漆。这房子的前身是伐木场的工具房,所以旁边基本看不到有其他的民居。前些年林场被关闭了,Steve便趁着林场主急需转手的时候把这个小房子租了下来。当时镇子里的人都因此调侃他准备提前退休享受老年生活了,并把他这个小房子称为他的度假小屋。


而现在,这间度假小屋好像突然遭遇了十级台风一样凌乱不堪——泥土被翻得乱七八糟的草地像是刚经历了龙卷风的洗劫;而从不知为何打开了一侧的阳台门可以看到,屋子里散落着许多纸皮箱的碎屑,原本被堆好在角落的杂志被扯成一片一叠地躺在了客厅的地板上,而本应放在那里的羊毛地毯却不翼而飞。


Steve瞪着眼睛惊讶又愤怒地推开栅栏走进院子里,想要赶紧进屋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而就在他走到阳台门边准备进屋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叫声——不是人类的,是动物的,但又不是猫猫狗狗这种普通动物的。Steve顿时收住了脚步,谨慎地把手放在门把上不敢轻举妄动,一直到屋里的声响彻底消失之后才探头从玻璃窗往里瞄。


没有亮灯的客厅只靠路边的街灯勉强亮了一小片地方,一张被撕破了布皮,弹簧、棉花、泡沫什么的全部飞出来的可怜沙发孤零零地倒在了地上,而在它身后一个略显阴暗的角落里,一小块浅卡其色的羊毛地毯在灯光下露了出来,但突然就又消失不见。Steve被吓得无意识地缩了一下身子,赶紧顺着那张毛毯的轮廓往上看,却冷不丁防地对上了两个微弱光点,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一个巨大的黑影就朝他冲了过来。



文章含敏感词,余下内容阅读请戳链接

AO3  请戳我

微博  请戳我

评论(40)
热度(218)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