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狗一只,四月份开始进入年更阶段
主博rainychung:漫威同人+其他的乱入
子博springsunlight:人min的名义同人(停更中)
子博winter-endlessness:五月天&苏打绿双主唱信青同人(龟速更新中)

【水仙铁】另一个我/We are one(白罐/MCU,双性MCU)01

警告:白罐/MCU,双性MCU铁,涉及生理期相关描写

简介:没有人知道在那一串响亮的警报声突然消失之后发生了什么,史塔克大厦以及整个纽约都依然沉睡在一片安宁之中,只是当Tony半夜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他的面前多了一个男人。

说明:白罐为Anthony,MCU为Tony。《另一个我》为水仙铁系列PWP——We are one的第一篇,本篇共四个章节。本PWP有一主线剧情,每个篇章按时间线先后排列,但彼此相对独立。

01

有的时候,Jarvis真的希望自己可以拒绝执行他的创造者Tony Stark的命令,倒不是说他想要造反还是什么的,只是有的时候他实在看够了Tony在做出一系列蠢事之后又忙着补救的行为,还要是在他事前就知道这是蠢事的时候。

这种感觉难道就是所谓的心累吗?Jarvis不太懂,但他莫名地觉得这个词语很符合他此刻的想法。

“Sir,我强烈建议在你的休息期间我们停止测试运行,反馈的数据还是很不稳定——”

“啊啊。”Tony摇了摇手指打断Jarvis的话,“只有测试完成才能找到波动原因不是吗,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做好了所有安全措施,就算真的不小心BOOM——”

“Sir?”Jarvis忍不住打断道,他已经无法判断Tony到底是因为太久没睡觉有点神志不清异常兴奋,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像是打了一管肾上腺素一样亢奋了。

“呃,抱歉我激动了,它不会爆炸的,我保证,不然我怎么可能放心去睡觉对吧。好了,现在你替爸爸好好看着它,我真的该去睡一觉了。”Tony说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拖沓着双腿眯着眼睛一路摸出了工作间。

Jarvis无语地看着Tony,接着不安地分析着从正在运行的传送门那里反馈的一系列数据。其实大量的数据都处于稳定的正常的范围,但唯独时空坐标的定位一直处于异常的跳动范围。Tony想要知道为何无法精确定位坐标,所以他们开始了测试运行。而为了保证不让任何奇怪的东西突然从传送门里跑出来,他们建立了另一个反向的力场来阻止传送门开启。但是这样的方法只能阻止门那边的东西出来,并不能阻止门这边的东西进去,所以一旦出现意外,后果依然不堪设想,尤其在他们还不确定这个传送门的影响范围有多大的时候。

想着Jarvis擅自降低了传送门的能量供给并封锁了工作间,但在片刻后他还是不放心地让Dummy把一些重要的工具材料带离了工作间,重复确认了所有盔甲的安全罩有好好地正常运行,才又再度封锁了工作间。

只能祈祷真的没有意外发——

突然响起的警报声彻底打破了Jarvis所有美好的希望,他迅速把输入功率降到最低以控制情况,但越来越急促的哔哔声告诉他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帮助。于是他果断地断掉了能源供给同时密切关注传送门的数据报告和运行状态。但就在他准备发出一级警报的时候,一波强烈的电磁脉冲冲刷了整个工作室。所有的声响戛然而止,整个房间也在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J……Jarvis System……back……Sir!能量出现了峰值波动运行测试已经——Sir!?”

有的时候,Jarvis真的希望自己拥有拒绝执行他的创造者Tony Stark的命令。倒不是说他想要造反还是什么的,只是现在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在自己下线短短一分钟后他的创造者彻底消失在大厦里,乃至这个地球上的难题。

——

半夜惊醒对于Anthony来说并不是一件罕见的事情,或者说它发生的次数太多所以“惊”这个字已经可以直接被省略了。

所以这次又是谁?Anthony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卧室的大门走到客厅的时候,期待着某一个老朋友——在经历了这一切,听说了所有有关他的新闻之后,来这里跟他讲道理,或者谈生意的老朋友——的出现。

但事实是,他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全副武装的熟面孔。昏暗的客厅安静得出奇,只有一抹有些熟悉的蓝光照亮了一小片地方,同时一个陌生的、他许久没听到过的平稳的呼吸声在沙发那边传了过来,偶尔还伴随着一两下模糊的咕噜声。

Anthony皱了皱眉,警惕地朝沙发那边走了过去,盯着那个睡得一脸舒服的小胡子男人像是在思索着来人的身份。

绝境不动声色地分析着房间里所有的能量流动数据,同时在互联网上高速筛选着所有奇怪的信息报告。在分析结果出来之前,Anthony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男人的模样,最后还是把目光集中在他胸前的反应堆上——尽管隔着一件短袖T恤,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它来。

力场在数分钟前达到了异常的峰值,大厦的电子设备经历过不到一秒的停机状态,同时绝境检测到这个男人身上有不属于这个地球的微量元素,而他胸前的反应堆,看起来像是他自己的早期科技。

所以,一个来自平行宇宙的他,刚变成钢铁侠没多久的他,身上没有注射绝境病毒的他。

Anthony想着挑了挑眉,突然觉得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他不是第一次和平行宇宙的自己接触,但是是第一次遇到来自在时间线上落后他这么多的宇宙的自己。这种感觉就像是他见到了从前的他,一个比那个当初嚷嚷着要干掉他取代他的自己还要单纯的他,或许可以用天真这个词来形容?Anthony想着看了看男人毫无防备的睡姿——他的眉眼间还没有被现实残忍打击过的憔悴,身上也没有久经沙场的伤痕——然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天真,单纯,无知。这个他简直就像是一个初生婴儿,愚蠢地沉浸在成为超级英雄的喜悦之中,全然不知道日后的自己即将被现实的重担一点一滴压溃,最终独自走向毁灭的道路。

Anthony微微地呼出了一口气,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在他的心里快速地跳动着,那是一种扭曲的欲望,促使着他把自己沾满罪孽的双手伸向这个干净得像是一张白纸的自己。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个活在科技落后时代的他,是怎么穿越时空到他这里来的呢?虽然从目前状况看这大概只是个意外,但也确实证实了眼前这个人掌握了某种打开传送门的技术。而如果Anthony说他自己对此不感兴趣那他就是在说谎,毕竟还有什么能比他到别的宇宙去大闹一场更有趣的事情呢。要知道他既然是这个世界的神,他也可以是其他世界的神,不论在哪个宇宙里,这一点永远毋庸置疑。

所以看来,也许他可以在这个新生的自己身上下点功夫,反正他最近闲来无事,就正好陪他玩玩。想着Anthony操纵着盔甲将男人从沙发上托起,完全睡死过去的人只是因为姿势的变化而发出了一声闷哼,接着又再度安稳了下去。

Anthony勾着嘴唇把人带到了实验室,将他关在了一个用石墨烯打造的全透明隔间里——这是他之前用来研究绝境升级时做实验用的,实验成功后就一直闲置着,现在正好再度派上用场——而他很贴心地没有把人扔在地上而是把他放在了沙发上。

而就如Anthony所预料的那般,小胡子男人在碰到沙发后依然没有转醒的迹象,而是迅速地找到了最舒服的姿势把自己窝进了垫子里。他那缩成一团后更显小巧的身材竟让Anthony有一种捡来了一只猫咪的错觉。

许久没有感觉到有趣的Anthony忍不住对着眼前的男人笑了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亲手将这个干净的自己的那些美好的愿望一一打碎,让他看清现实接受真相。越发强烈的雀跃如同电流一般窜过他的背脊让他的指尖战栗起来,Anthony从一旁的架子上拿起一根针筒扎进了男人的胳膊里,尖锐的刺痛让他叫了出声紧接着惊醒过来。

Anthony对着面前的一双焦糖色大眼睛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然后指挥着盔甲把血样拿去分析,自己则用腿勾过一旁的椅子坐在了男人面前。

“你他妈是——”男人愤怒的眼神在对上Anthony胸口的反应堆顿时化作了震惊,紧接着他用力地把头扭了过去盯住了那套银白色的镀铬盔甲,最后环视了一圈实验室后,再度把视线集中在Anthony的脸上。

“你——”在男人开口之前,Anthony就已经看到了绝境投递给他的数据分析,DNA遗传序列完全匹配,这个人的确是来自另一个宇宙的他自己。

“钯中毒?”Anthony挑眉打断了男人的话,“那对我来说感觉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我已经好了。”男人皱着眉一脸被冒犯道,他虽然来自一个科技落后的宇宙,但他到底是Tony Stark,所以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谁,而且没有人会认不出自己来,哪怕是另一个宇宙的自己。

“只是提醒你一句毒素还没有完全清干净。”Anthony耸耸肩膀道,然后对着男人露出了一个绝对不是用来表示友好的笑容,“你来这里做什么以及你是怎么过来的?”

男人闻言不适地皱了皱眉,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违和感,他本能地抗拒道:“只是个意外,跟你没有关系。”

“你知道吗,事实上我可以直接进入你的意识获取一切我想要的信息。”Anthony说着加深了嘴边的笑容,他可没有错过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震惊,“但那样就没什么乐趣了不是吗?”

“你——你到底——”男人瞪着眼睛绷紧了全身肌肉,Anthony的笑容和说话的语气让他感到了一阵反胃,他从来不会这样说话,不会用这种不仅傲慢而且还冷漠的语气。Anthony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有着他外貌的疯狂科学家,这家伙不是他,绝对不是他。

“我猜你想要回去你自己的宇宙,我可以帮你,我们可以合作。”Anthony摊开双手自豪道,“毕竟正如你所见,我这里的科技水平远远领先你的宇宙,而我向来是一个慷慨的家伙,尤其对于我自己。”

“是啊,慷慨的家伙,从来不做没有回报的事情。”男人丝毫没有被迷惑道,“你想要什么?”

“你是怎么来这里的。”Anthony直接道。

“哇哦,真让我意外,你这里的科技领先我好几十年但你居然不知道怎么建立传送——呃!”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Anthony强行截断,不断收紧的手指挤压着脆弱的气管让男人感到了一阵心惊的窒息。他因缺氧憋红了一张脸同时不停地挣扎着试图掰开Anthony的手指,但是该死的,这个他为什么这么强壮!?

“在你晕过去之前,我希望你能记住,我的名字叫Anthony Edward Stark,以及这里是我的实验室,我的大厦,我的宇宙。你可以选择当我的客人,我们可以合作,你帮我建立传送门,我帮你排除一切故障意外。又或者你可以选择当我的研究对象,让我进入你的意识分析你的大脑,然后我得到我想要的,等我满意了,我就会放你走。”

“现在,你离彻底失去意识还有十秒钟,告诉我你的选择吧,客人,还是研究对象?”

男人干呕着发出了几声难听的闷哼,最后瞪着Anthony用力地咬牙道:“操……你的!”

“哼,那就是研究对象了。”Anthony说着用力地把男人扔在隔间透明的墙上,冷漠地看他像一个掉线的木偶一样滑倒在地上。脆弱,太脆弱了。没有绝境病毒还失去了盔甲的男人简直手无缚鸡之力,Anthony毫不怀疑自己可以直接就这样扭断他的脖子。

“事先提醒你一句,我对于被关在这个房间里的人通常不怎么温柔,因为人们总是不知道配合工作这四个字到底怎么写。我还记得上一个家伙只熬过了半个月,当然了他的情况和你的有点不太一样,我相当感激他为了科技进步所做出的牺牲,绝境会替我永远记住他的。至于你,看在我们拥有同一个名字的份上,我希望你的表现能稍微好一点。毕竟怎么说,我真的是一个相当讨厌疼痛的人,我猜你也是吧。”

男人艰难地咳嗽着,意识模糊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疯子,突然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听从Jarvis的劝告停止测试。眼前这个家伙完全是走火入魔的他,完全失去了所有的道德束缚,彻底变成了一个超级反派。

说真的,超级反派?

男人想着用力地吸进一口气紧接着又痛苦咳嗽出声,然而这时一个黑影突然接近了他,男人下意识地抬头,只见Anthony又拿着一个针筒靠近了他。

“不——”男人下意识地举起手想要护住脖子,但还是阻止不了Anthony将那一管不明液体打进他的身体里。

“我想给你起个名字,你觉得Tony怎么样?”Anthony说着用力地拔出针头并捏住男人的下巴对上了他那双愤怒的眼睛,然后满意地勾起了嘴角笑道,“看起来你很喜欢它,那就叫Tony吧。

——

我努力在四月份到以前写完它,如果四月份之前写不完,后续更新就随缘吧_(:з」∠)_

评论(32)
热度(319)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Endless 转载了此文字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