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科研中,产粮随缘
二次元三次元杂食党,偶尔也写原耽
全职叶黄,魔道,灵契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启副all副瓶邪
剧版《河神》,友卯及RPS
现霆恩,现恩,霆恩
神谷本命粉,二次元多CP杂食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微all峰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AO3主页rainychung

【艾利】地下街·续篇(艾伦微黑,一发完结)

设定:非原著世界观,军人伦/舞者利,艾伦微黑化

前篇:http://rainychung.lofter.com/post/1cb2f9a7_eeb567bf



续篇


“我回来了~”

 

听到人声的利威尔回头看向玄关,正在脱外套的这个叫艾伦的男人是他前几天带回家里的床伴,要说为什么从来不带人回家过夜的他会让这个男人踏入自己的家门甚至借住下来,那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份。

 

那天在舞台上注意到他的时候,利威尔就觉得他和周围的人很不一样,虽然看不太清楚长相,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身上的气质不同于地下街的腐朽和堕落,而是带着一种猛兽的野性。后来在洗手间里遇到他的时候,利威尔终于确信了自己的判断没错,因为男人的领扣和袖扣都是调查兵团的团徽。调查兵团是负责国防安全的政府军部队,因此是几乎不会踏入与外国隔绝的地下街的部队。

 

然而这个男人却出现在了这里。从艾伦总是不规律地单独行动来看,他肯定不是来执行任务的。再加上他的外套已经换成了驻扎兵团的制服,利威尔猜测这家伙很可能是被降职或着调职派过来的。但是一直到今天,他还是会带着调查兵团的团徽,而且看起来丝毫没有被降职的那种屈辱感,就说明他确信自己很快就能回到地面去。是得罪什么人了所以被捉弄了吗?分析了一通后,利威尔只能得出这样的猜测。但是不管艾伦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地下街的,只要他还能离开这里,利威尔就有靠近他的理由。毕竟谁也不愿意在这种粪坑一样的地方待一辈子。

 

“你今晚要去酒吧吗?”进屋后发现利威尔正在穿外套的艾伦有些好奇地问道。

 

“不,酒吧那边我一周只去一次。”利威尔说着扣上袖口的扣子。

 

“欸?一周只去一次吗?”艾伦有些意外道,虽然从前几天利威尔一直待在家里他就知道这个人并不是每天都会去跳舞,但没想到居然是一周一次,那他还真是幸运啊……

 

“嗯,我出去一下。”利威尔从艾伦的身边走过,后者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问道:“你要去哪里?购置食材吗?”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里八嗦的?”利威尔不爽地瞪了艾伦一眼,利落地抽回手出门去了。

 

“还真是神秘呢~”艾伦勾了勾嘴角,看起来倒是也不觉得冒犯,毕竟从第一天同居开始他就深刻意识到利威尔是个保护色很重的人,虽然艾伦是在他家住下来了,但这么多天过去,他对利威尔的了解并没有多多少,这个人简直全身都是谜团。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跟去看看吧。艾伦想着拎起刚刚放下的钥匙,出门跟上了不远处还能看到的利威尔。

 

从安静的住宅区出发,利威尔穿过最近的一个集市区,然后拐进陌生的巷子里,一路往人烟稀少的地方前进。艾伦小心地和利威尔保持着距离,毕竟周围越是安静,他的行踪就越是容易暴露。最后,利威尔走上了一小段楼梯来到某栋建筑的二楼平台,在进门之前他警惕地往周围看了看,目光略带深意地在艾伦藏身的暗处停了停,然后才开门走进了建筑物。

 

这个地方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商店,大概也不是住宿的地方,难道是什么秘密基地吗?艾伦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从出发到到达一共花了十五分钟的时间,如果用直线距离计算,那他们走了蛮远的,但这一路上拐了不少弯,而且地下街的建筑看起来都非常相似,所以也很难确定现在的方位究竟在哪里。总之先静观其变吧。

 

“情况怎么样?”

 

而另一边,在建筑内部,利威尔一边更衣一边向伙伴们了解情况。但与其说这些人是伙伴,倒不如说是一群为了共同目的而聚集起来的人。毕竟在地下的生活不容易,稍稍有点本事的人都不甘愿就这样看着军队和官员把地上送来的物质垄断,所以总有三三两两的人会组队劫运货车。但护送队的人即使平时再疏于训练,毕竟也是从训练兵团里毕业的正规军,和地痞流氓的实力还是有着明显差距。因此,为了达成目的,三三两两的人开始聚集成一个小的团队,利威尔也是在这个时候加入到这些人中间,或许是因为实力出众,他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个类似领导的存在。

 

“路线已经确认,现在队伍刚过中心广场,再过一阵子就会进入东二街。”

 

“那我们出发吧,一切按照计划行动,待会注意听我指挥。”利威尔说着检查了一下立体机动装置的正常运作,便带着人走下楼梯从一楼的后门的离开了建筑物。

 

立体机动装置在许久之前,是针对这个国家的树林地形专门设计的一种战斗装置。因为参天的高木之间不便于大型的设备穿行,只有这种可以在空中灵活活动的装置能够派上用场。但后来随着国家工业发展,大量森林被砍伐,立体机动装置在地上的使用逐渐变少,如今几乎只会在训练兵团里见到。不过和地上不同,地下街这么多年来的建筑风格几乎没有变化,密集的楼房和窄小的巷道以及随处可见的阶梯让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望而止步,因此在这个地方,最常用的运输工具还是马匹这样的牲畜,只有军队配备有重机车,而作战工具自然还是立体机动更为适合。利威尔他们手上为数不多的几台立体机动装置,便是在日常袭击巡查员的时候顺手牵羊来的。

 

按照计划好的方案在埋伏点分配好兵力后,利威尔安静地等待着物资压送车的出现。当熟悉的马蹄声在街角处响起时,他毫不犹豫地从楼上一跃而下,用手里的木棍瞬间撂倒了最前方的两名士兵。同时其他伙伴也加入到战斗中,押送的队伍很快就被打乱,这时负责抢马车的人一脚把车夫从车上踹了下去,勒紧缰绳狠狠一鞭,便驾车离开了混战。

 

“别让他们跑了!”“叫支援!快!”

 

突兀的一声枪响划破了沉寂的空气,这头正准备开锁进门的艾伦被这枪声吓了一跳,本能地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群家伙肯定又动手了!快走!慢了就捡不到便宜了!”

 

一大群地下居民从安静的四周蜂拥而出,瞬间把这个荒芜的小街变得人满为患。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的艾伦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但很快他就意识到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便立刻从楼上翻了下来朝枪声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当艾伦跟着人群来到事发地的时候,只看到不少穿着驻扎兵团制服的士兵带着伤在路边等待医疗队的到来,而路的中央则是有不少居民在争抢着散落在地面上的新鲜蔬果,看样子是运送地上物资的马车被劫了。

 

“喂,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艾伦抓过一个士兵问道,得到答案后他果断地朝他指的方向跑了过去,没过多久就遇到了从后面过来的支援部队。

 

“欸,艾伦?”走在前走的一队长一眼就发现了艾伦,连忙刹车停在了他面前,“你怎么在这里,你今天不是休假吗?”

 

“说来话长,到底发生了什么?”

 

“运送物资的马车被劫了,现在我们正在追捕犯人。”

 

“被劫了?不是有护送队吗?你们好歹也是正规军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劫了。”艾伦有些惊讶又有些愤怒道。

 

“你有所不知,这个团队很棘手。”一队长为难道,“这样吧,我的机车给你,详细情况等事情解决再说吧。”一队长说着用立体机动转移到空中,艾伦顺势骑上机车,两人立刻动身追上了前方的部队。

 

当看到敌人的身影之后,艾伦就明白了一队长说的棘手是什么意思了。最前方那几个穿着立体机动装置的人,虽然不是正式军人,但身手却比身为军人的驻扎兵团要厉害许多,即使没有武器,他们也能利用不断变换的队形和周围的建筑来甩掉追兵。看着队里的同伴一个个撞在一起然后摔在地上的蠢样,艾伦觉得真是丢脸极了。

 

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啊,堂堂正规政府军居然被地痞流氓玩弄得无计可施,这样的事情传出去还让他怎么面对地上的伙伴们。艾伦眼神暗了暗,伸手掏出腰间的配枪对准前方飞驰中的某个身影,眯眼,瞄准,开枪!

 

凌厉的枪声和叫声几乎是同时响起,走在最前方的利威尔惊讶地回头查看情况,却发现自己的一个同伴已经掉落在地上被擒住了。

 

“发生了什么!”没料到会有这样变故的利威尔有些激动道。

 

“事情太突然我们也不太清楚!刚才貌似是有人开枪打中了他的储气罐——啊!”

 

“喂!”利威尔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同伴突然失去平衡撞在了一旁的墙上,被击穿的储气罐还在他的身边嘶嘶地吐着气。这到底是——!?就在利威尔看向子弹来源的方向时,他毫无预兆地撞进了艾伦充满野性和愤怒的双眼,危机感在瞬间刺痛了利威尔,于是他立刻移开了视线对着伙伴下令道:

 

“快分散逃开,今天就到此为止!”

 

随着利威尔的一声令下,众人默契地向四处散开并撞开木窗滚入建筑物中,借此甩掉机车上的士兵。而利威尔为了确保同伴们都能顺利逃脱,便把自己当作诱饵吸引住使用立体机动的士兵们,他灵活地转了个弯躲进小巷中,成功甩掉了大部分反应不敏捷的士兵,但就在他打算功成身退钻入建筑物中逃跑的时候,他的侧腰却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痛,让他的动作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但好在利威尔反应够快,最后还是咬牙拽紧了射出去的绳索,忍痛撞开木窗滚进建筑中。

 

已经无路可追的士兵不甘心地刹车停在墙壁前,盯着头顶的那一扇摇摇欲坠的木窗骂了一句脏话。而同样停了下来的艾伦却是一言不发,他皱着眉回忆着刚才一瞬间看到的那双眼睛,然后默默地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枪。和普通的手枪不同,艾伦的这一支枪有两根枪管,一根是普通子弹用的,一根则是他自制的木针用的,刚才他在最后换了一下挡,用木针打中了最后逃走的这个人,因为他觉得很奇怪,虽然那个人蒙住了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但却给他一种怪异的熟悉感,艾伦很想知道,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睛,到底是不是属于他想的那个人的。

 

但不管是不是,这件事都一定会变得很有趣。因为那根木针,可是涂满了他从韩吉前辈那里学来的特制药,是专门用来活捉犯人和审问的。


余下见AO3(rainychung)

评论(8)
热度(151)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