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科研中,产粮随缘
二次元三次元极其杂食党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启副all副瓶邪
剧版《河神》,友卯及RPS
现霆恩,现恩,霆恩,现霆现无差
神谷KAJI脑残粉,二次元多CP杂食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也吃一点花峰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胜出】不懂表达的人(ABO,NC-17,私设一堆)02

设定:ABO,非幼驯染,非同校生,上司胜×下属久

警告:本文后续内容含有rape/non-con内容,请注意避雷。以及因为是非幼驯染的设定,所以两人的性格和原作相比有微量的出入,故ooc预警。


02

熬过了最痛苦的那三天后,绿谷就靠着大量的抑制剂勉强恢复过来回去工作了。但已经知道了真相的爆豪一眼就能出绿谷那还在低烧的身体明显还没摆脱发情期,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是他自己的心理作用还是绿谷的抑制剂打得不够,爆豪总觉得绿谷的身边飘着一股奇怪的香味,有点像哈密瓜那样的甜,又有点奇怪的药苦味,导致绿谷一靠近他,他就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总是想要去搞清楚这股奇怪的味道到底是什么。

啧,真是烦死了。

“你!从现在开始别靠近我,也别进我办公室,有什么事告诉切岛就行了!”

“哈?”

绿谷有些茫然地看着爆豪,显然不明白自己怎么一下子就被疏远了。

“别让我把话说第二遍,给我滚出去!”被绿谷的气味扰得头疼的爆豪烦躁道,举起的右手手心处已经开始有火花闪现,显然绿谷再不主动出去他就要亲自动手轰人了。

“……”因为这不明所以责难而有点委屈又有些生气的绿谷忍不住瞪向了爆豪,但僵持了几秒后他还是收起了爆豪签好字的文件转身大步离开,同时还不忘狠狠地甩上身后的木门来发泄自己的愤怒。

搞什么啊!突然之间发什么脾气!他今天已经够规矩了吧!倒不如说他每天都很规矩啊!真搞不懂这家伙到底在气什么!

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的绿谷狠狠地捶了一下洗手台,但很快就又冷静了下来。其实他不是不知道爆豪在气什么,不就是因为自己一直逃避和他的再次对决吗。但其实不是绿谷胆怯了或者退缩,其实他也和爆豪一样渴望着再次较量,但是凭他现在的身体根本完全做不到。自从在那次假性发情之后,绿谷的身体就像是记住了爆豪的信息素,每次只要他激动地外放信息素,绿谷就会忍不住悸动起来,所以如果真的要跟爆豪对打的话,他绝对会在中途就忍不住发情的。但是绿谷也知道一直这样下去不行,因为爆豪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也会有同样的表现,身为强大的alpha,利用自身的信息素压制对手已经是本能的行为了,没有一个职业英雄会在战斗的时候刻意压抑自己的气息,所以如果绿谷不能克服这个障碍的话,他就连继续待在爆豪的身边和他一起工作的资格都没有了。因此,绿谷现在已经委托制服制造公司帮忙升级他面具的过滤系统,所以只要熬过这阵子等新制服做好,一切就能解决了!

重新打起气来的绿谷捧起一些清水洗了把脸,再用手掌狠狠地拍了几下脸颊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离开了洗手间。

今天的工作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最近一直很和平,所以找上门的工作少了不少,发过来的邮件也大多是职业英雄培训学校的一些教学邀请,因为爆豪几乎从来不接这类的工作,所以绿谷把发过来的请求都一一回绝了,直到他看到一封抬头有点熟悉的邮件。

这是……雄英的邮件?熟悉的邮箱后缀一下吸引了绿谷的注意力,而等到他看到委托信下方的落款时更是惊讶得直接叫了出来。

“欧欧欧欧尔麦特!!!是欧尔麦特发来的邮件啊!!!!!”

“什么!?欧尔麦特!真的是欧尔麦特吗!”听到曾经的和平的象征的名字的切岛立刻聚集了过来,绿谷于是让开身子指着屏幕上的名字给切岛看。

“真的啊!切岛先生你看,邮件里说下个月是雄英的校庆,希望爆豪先生可以借这个机会回学校给学生们上一节课!”

“厉害,雄英的邮件还是第一次收到呢!绿谷!快点回复说我们答应了!”切岛道。

“欸?可以吗,不用先问一下爆豪先生的意见吗?”绿谷有些不确定道。

“不用了,那个家伙绝对会答应的,这可是欧尔麦特发过来的邮件啊!”切岛自信满满道。

“也是呢。”因为爆豪总是隐藏的很深,所以绿谷有的时候也会忘记他其实也是欧尔麦特的粉丝之一。面对自己偶像的邀请,爆豪先生一定会答应的吧。欸,难道是因为这个雄英才让欧尔麦特发的邮件吗?该怎么说,真不愧是雄英呢。

绿谷带着些许的憧憬回复了欧尔麦特的邮件,然后便陷入了自己的回忆当中。其实当初他最想考的就是雄英,但是因为家住得离学校太远了,而且因为怕被别人看出他继承了欧尔麦特的能力,所以最后还是放弃了雄英到别的学校上学去了。这个期间,虽然也一直受到欧尔麦特的指导,但怎么说,因为自己没能成为雄英的学生,所以心里一直存有芥蒂吧。不过在这么多年过去之后,他已经不会再有当年那样不成熟的想法,但是对雄英的憧憬却是一直都没有消失过。如果能借这个机会到雄英去参观的话,就真的是实现了他人生的一大梦想了。

“喂,是谁自作主张给我答应了雄英的委托的?”突然在身后响起的爆豪的声音猛地打断了绿谷,电脑的两人都一致回头看向爆豪手中的手机,显然雄英那边已经看完邮件并且打了电话过来二次确认了。

“那个,是切岛先生说你会答应的所以我才……”

“哈!?也就是说是你回的邮件咯!?我不是一开始就告诉过你老子不接学校的教学工作吗!”爆豪对着绿谷吼道。

“是我让他回的,这可是欧尔麦特的委托啊,你难道要拒绝吗?”切岛忍不住挡在绿谷面前对着爆豪道。

“啧,你懂个屁!这都是那群臭老头弄出来的伎俩罢了!欧尔麦特才不会给我发这种邮件,不过是他们自作主张用了他的名字罢了!也亏你们这群笨蛋会上当。”

“那又怎么样!我们好歹也是雄英的毕业生,回母校看看给后辈们上一节教学课也是应当的吧!当年我们不也得到了不少职业英雄们的帮助吗!”切岛忍不住反驳道。

“这样的道理我当然明白。但是啊!我们这里有个局外人不是吗!”爆豪故意提高了音量看着电脑前的绿谷道,“这个事务所里唯一不是雄英毕业的家伙,我们的no.2哟!”

“!”被羞辱的绿谷一脸愤懑地瞪着爆豪,却又因为对方说的是事实而没办法反驳。

“爆豪!”切岛有点看不下去地喊住了爆豪,“绿谷的实力你也是知道的,就算不是雄英毕业的也没关系啊。”

“不可能没关系吧!这可是雄英的校庆啊,被请回去的都是雄英的毕业生,他一个局外人凭什么参一脚进来!我说你,做这种事难道就不觉得羞耻吗?”

“爆豪!”切岛大吼道,“你太过分了啊!”

“算了切岛先生。”绿谷起身拉住了有些激动的切岛,“爆豪先生说的没错,这毕竟是雄英的校庆,我一个外校的人的确不适合跟你们一起参加,所以我不会去的。不过爆豪先生,既然我们已经答应了对方,还是请你务必要出席,学生们一定也会很期待的,让人希望落空可不是英雄该有的行为对吧。”

“绿谷,你不必……”

“没事的切岛先生,这一次爆豪先生的确是说的没错。”绿谷努力地朝切岛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但不知为何自己却觉得非常的难受。果然不管如何做足了心理准备,在听到爆豪先生对他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还是相当的难受啊,与其说是生气,倒不如说是委屈吧。已经够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抑制剂的后遗症开始发作了,他已经累了,他想要回家。

“我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就先回去了,再见切岛先生,再见爆豪先生。”绿谷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去看爆豪,在礼貌性地朝他鞠了个躬后就快步离开了事务所,留下身后有些担心他的切岛还有看起来表情复杂的爆豪。

搞什么啊那家伙,刚才的表情还是第一次看到。爆豪回想着刚才绿谷一直低着头抿着嘴的模样,不知为何就感到一阵烦躁。啧,他只是说了实话而已,为什么每个人都表现得像是他做错了什么一样啊!他才没错!

但是……味道变了……

之前一直能闻到的甜味不见了,剩下的就只有不断加重的苦涩。

这个味道,他不喜欢。

评论(7)
热度(75)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