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科研中,产粮随缘
二次元三次元极其杂食党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启副all副瓶邪
剧版《河神》,友卯及RPS
现霆恩,现恩,霆恩,现霆现无差
神谷KAJI脑残粉,二次元多CP杂食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也吃一点花峰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Tony中心】我已死(伪科塔尔综合症、盾铁)18

前面的章节可以戳“我已死”的tag进行阅读。


18

 

一直到工作室的门在身后关上时,Tony才发现自己还是没办法和Bucky单独地待在一个房间里。昏暗的场景滋生着厌恶的恐惧和扭曲的仇恨,它们就像让人毛骨悚然的寄生虫在他的血管里蠕动爬行着,压制不住的鸡皮疙瘩使他全身的肌肉开始抽搐。

 

眼前的景象毫无预兆地剧烈摇晃起来,Tony立刻伸手抓住桌子的边缘才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近在手边的螺丝刀闪烁着诡异的寒光,即将失控的认知蛊惑着他抓起那把尖锐的金属插入自己的掌心,利用疼痛使自己冷静下来。

 

但就在Tony快要踏过失控的边缘时,一只按在了他肩上的手让他猛地清醒了过来,同时对方那刻意加重的力度也成功阻止了他,Tony甚至可以精确地感觉到,Bucky五指收紧抓住他肩膀的压力有多少帕。

 

时间在一瞬间像是被无限拉长了一般,一阵耳鸣中Tony听到自己沉重的心跳正一点一点地恢复到正常的节奏,跟着清醒过来的他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终于冷静了下来。

 

一旁的Bucky这才松手放开了他,想了想还是道:“其实,我刚刚想起来我和Steve约好了要去做力量训练。”

 

“不,你没有。”在Tony的脑子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嘴巴就已经把话说了出来。

 

刚转过半个身子的Bucky忍不住好奇地回头看着Tony,问:“你怎么……”

 

“他什么都会跟我说。”Tony顿了顿,补充道,“我的意思是,Steve这几天都赖在我的房间里,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跟我说,他昨晚没有提到今天和你约了做训练。”

 

Bucky张了张嘴,没想出来反驳的话,只好老实道:“但你……”

 

“我没事。”Tony说着用力吸进一口气,“我没事,我可以的,你坐着吧。”

 

Bucky还是不太放心地看着Tony,倒不是说他担心Tony会伤到他,他只是害怕Tony会伤到他自己。但很显然,能当上复仇者联盟领导的人都有着显而易见的相同特质,曾经Bucky以为Steve是他遇到过最顽固的家伙了,现在看来Tony根本就和他不相上下。

 

“你真的确定你可以?”

 

“我是专业的。”Tony收起了所有的情绪回答道,“我会把你原来的金属臂全部拆下来,然后给你换上一个新的义肢,时间不用很久,你乖乖坐着就好。”

 

Bucky看着Tony认真的脸,也不好拒绝,只能点了点头。得到同意后Tony就把包裹在Bucky肩膀上的保护套拆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金属臂和肉体相交的地方,那些凹凸不平的皮肤和丑陋的疤痕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镶嵌着反应堆的胸口,也许是这同样相似的经历和疼痛唤起了Tony的一点熟悉感甚至于亲切感,他一时没忍住伸出手去摸了摸Bucky的肩膀。

 

但没多久他就绷着脸收回了手,并拿起一旁的麻醉剂做好了准备。

 

“我会给你做局部麻醉,这样拆卸的工作会比较轻松。”说完,也不等Bucky发表意见,他就把针头插进了Bucky的皮肤里。

 

一阵酥麻在肩膀处散开,Bucky皱了皱眉下意识地想动一动,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控制的能力。这时Tony小心翼翼地撬开金属臂的表面金属,把里面所有和神经束链接的电线全部断开,接着他把结合位的皮肤挑开,将里面沾染了血液甚至有些氧化的金属片松开拆下来。

 

Bucky皱着眉看着自己红了一片的肩膀,虽然感觉不到疼痛,但他还是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触碰着他的皮肤,那种似痒非痒的触觉说实在不是很好受。但其实同样不好受的还有Tony,他并不是经常会接触到这种血肉模糊的场景的人,收缩的肌肉和血腥的气味刺激着他的大脑,在他的胃里翻涌起一阵又一阵的绞痛。

 

“快好了……”Tony说着一用力把整只金属臂抽了出来扔在地上,与此同时Bucky也没忍住闷哼了一声,紧接着Dummy就推着医疗机器来给Bucky的伤口止血消毒。

 

Tony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拿着Friday刚刚打印好的手臂走到Bucky面前,问:“你现在觉得疼吗?”

 

“还好。”Bucky不太舒服地回道。

 

“嗯,那待会就不是还好了。”Tony说着打了个响指,椅子附近就突然伸出来许多像是枷锁一样的东西把Bucky整个人捆了起来固定在椅子上。

 

“别怕,这只是为了确保你等下不会挣扎乱动。因为新手臂的嫁接需要确认神经连接,所以麻醉剂很快就会失效,而这意味着疼痛,很多很多的疼痛。”Tony话音刚落,Dummy就把一团毛巾塞进了Bucky的嘴里让他咬着。

 

从Bucky逐渐胀红的脸,急促的呼吸和暴起的血管来看,Tony就知道现在是时候了。他把新做的手臂放到Bucky伤口的不远处,无数纤细的银线从手臂的接口处伸出插入Bucky的伤口里,它们自动追踪着相应的神经冲动电信号并完成对接,每成功一次,就会在Bucky的大脑皮层产生相应的痛觉,而由于疼痛是没有所谓的适宜刺激,所以每一次对于Bucky来说都是地狱一般的折磨。

 

惨叫声很快充斥了整个工作间,那撕心裂肺一般的吼叫刺激着Tony脆弱的心脏让它在胸骨之下疯狂地跳动起来。Tony咬着牙努力稳住自己开始颤抖的手,细汗已经沾湿了他的头发甚至滴入了他的眼睛,尖锐的刺痛让他的眼睛发红发肿,但他现在已经无暇顾及这点不适只能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并期待着这场噩梦赶紧结束。

 

“其实我还是很好奇你到底和他说了些什么。”

 

Bruce的声音打断了Steve的发呆(虽然他看起来不像,但他的确在发呆),他用鼻子叹了口气,朝Bruce露出一个苦闷的笑容。

 

“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一些我想说很久了的——一些我早就应该告诉他的话。”Steve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虎口,有些不自然地转移话题道,“关于他的病,你觉得我们应该告诉他吗?”

 

“要。”Bruce点头道,“我会找个时机和他说清楚的,Tony是个理智的人,要说服他接受这个事实不会很困难。”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告诉我。”Steve补充道。

 

Bruce笑着点了点头,正准备起身下去工作室找Tony的时候,一套金红色盔甲突然出现在客厅里。

 

“抱歉打扰你们的聊天,不过有人来帮忙接手一下他吗?”Tony的声音在面具后传来,同时他把扛在肩上明显已经失去了意识的Bucky放了下来。

 

“Bucky!?”Steve条件反射地站起来朝他们走了过去,“发生什么了?”

 

Tony正要回答的时候Friday突然插嘴道:“刚刚boss在帮Barnes中士安装新手臂,途中因为受到过度疼痛的刺激,Barnes中士进入了发狂的状态并试图攻击boss,boss就只好暂时把他打晕了。”

 

Tony吧嗒了一下嘴,耸肩道:“就是这样。”

 

“你没受伤吧?”Steve关心道。

 

Tony没有立刻回答,只是从盔甲里走了出来。

 

“我没事。”Tony道,“我只是想知道他醒来之后是会恢复正常还是保持原样。”

 

Steve上下打量了一下Tony确认他身上没有明显外伤之后才回答道:“我不确定,不过上一次他被打晕后醒来的时候是正常的。”

 

“这样……不过他现在没有金属臂了,就算发狂你也能搞定他对吧?”Tony皱了皱眉似乎有些苦恼道,“看来我们还是要尽快想办法帮他清理一下脑子。”

 

“你能帮他吗?”Steve问道。

 

“不确定,不过T'Challa给了我Zemo用来控制他的那本书,我觉得这看起来除了洗脑还有催眠,但谁知道呢,我毕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Tony说着意有所指地看向了Bruce,这时一直沉默的博士才意识到什么,接话道:

 

“他的情况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儿还说不清是怎么回事,频繁的电击洗脑会使他的认知功能受到严重的损害,如果再加上高级催眠……”Bruce说着皱起了眉毛,显然事情不容乐观,“不过我会尽力试试的。”

 

“但这些恐怕都得等到联合国会议之后了。”Tony说着看向了Steve,“你觉得呢?”

 

Steve点了点头,他明白事情总有轻重。

 

“好,那就到时再说吧,我得下去收拾一下工作室了。”Tony点头道。

 

“我和你一起去。”Bruce说着跟上。

 

Tony挑眉看了一眼Bruce,但也没有阻止。

 

被Bucky和Tony大闹了一番的工作室确实有点乱,不过Dummy已经贴心地把一些报废的零件机械直接扫到了角落堆成一堆,所以两人把桌面大概收拾一下之后,也就基本完工了。

 

“你今天吃药了吗?”Bruce装作随意问道。

 

“什么药?”Tony反问道。

 

“Steve早上没让你吃药吗?我给你开了一点度洛西汀和舒必利。”

 

“什么?”Tony皱了皱眉,这些药名有点陌生但总觉得和他当初得了PTSD时吃的那些药有点莫名地相似。

 

Bruce盯着Tony看了一阵子,叹了口气道:“觉得自己已经死了,不时会出现幻觉看到自己到了墓地或者死后世界,白天容易感到无力嗜睡,晚上却被噩梦缠身无法入睡,在人多的时候还特别容易疲倦……”

 

Tony瞪着眼睛看着Bruce,嘴巴微张着像是惊讶更像是惊恐。

 

“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Bruce皱着眉有些心疼道。

 

“我……”Tony觉得像是有一股电流猛地窜过了他的背脊,“你怎么……你知道了。”

 

“是的我知道,但你不知道。这是科塔尔综合症,你病了,Tony。”

 

Tony闻言瞪了瞪眼睛,像是有些惊讶道:“我病了?”

 

“是的,你病了,你没有死,你只是病了。”Bruce肯定道。

 

Tony似乎不太相信地摇了摇头,道:“你怎么确定——”

 

“你相信我吗?”Bruce打断道。

 

“我当然相信你!”Tony不假思索。

 

“我不会骗你,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对吧。”

 

Tony皱了皱眉,有些混乱道:“但我……”

 

“ 听着,我知道现在跟你说再多你可能也很难接受,但,如果你相信我,把药吃了,接受治疗好吗?”Bruce恳求道。

 

Tony抿了抿嘴唇,说不上来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他知道以Bruce的观察力他总有一天会发现真相,但是,他说他只是病了?他没死?这是真的吗?他真的没有死吗?Bruce是在安慰他吗?还是……

 

“Tony?停下,别胡思乱想,别。”Bruce有些紧张地上前去抓住了Tony的胳膊,“跟着我呼吸,看着我。”

 

然而Tony只是微皱着眉后退了一步,接着低头看着Bruce不知何时放在了桌面上的药瓶。这时Dummy端着一杯温水走了过来,Tony不确定地抬头看着Bruce,然后又低头看着手边的药,心里天人交战了一番后才拿起瓶子把药倒进了自己嘴里,就着水吞了下去。

 

“这件事我没有跟所有人说。”Bruce道,“现在除了我们只有Steve和Natasha知道,我们会帮你的。”

 

Tony垂下眼吞了吞口水,还弥漫在喉间的苦味让他有些不是很舒服。

 

“我……总之,谢谢。”Tony尽可能扯出了一个微笑,然后逃一般地离开了工作间。

 

Steve刚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床上的Bucky突然有了转醒的征兆,他只好又绕了回去守在床边等待Bucky醒来。

 

“唔……Steve?”Bucky皱着眉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然后下意识地撑床坐起来,但就在他的左手手掌触碰到床单的瞬间,他的表情就瞬间转变为惊讶,紧接着他猛地掀开被子把手举起来凑到眼前仔细查看。

 

“怎么了?”Steve有些紧张道。

 

“我……我能……”Bucky瞪着眼睛用左手捏了捏自己的右手,“操!我能感觉到!”

 

Bucky激动的声音把Steve吓了一跳,可他还没来得及插嘴,Bucky就又继续叫道:

 

“我能感觉到!不只是压力,还有温度,还有噢,疼痛,虽然不是很真实,但是天啊,我有感觉了!”

 

Steve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不管Tony做什么,他总是能有办法把它做到完美。”

 

“可不嘛,这简直比完美还要完美!”Bucky说着突然僵了一下,他昏迷前在实验室里看到的那些画面猛地在他眼前闪过。被挣开的铁皮朝Tony扔了过去,及时覆上他身体的盔甲险险地保护了他。紧接着是自己的拳头打在他盔甲上的剧烈颤动,那些刺耳的嘎吱声像是骨头在摩擦,疼痛刺激着他的大脑抬起腿朝Tony的腰扫了过去……

 

“天……我做了什么……”Bucky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紧接着看向Steve抓着他的手问,“他受伤了吗?我弄伤他了吗?”

 

“他没事,他没受伤,你们谁都没有受伤。”Steve拍了拍Bucky的肩膀安抚道,“Tony和Bruce正在想办法帮你治疗,等我们从联合国会议回来之后一切就会好起来的了。没事的。”

 

Bucky用力地吐出一口气,显然还是没办法接受自己就这么又一次差点伤到别人的行为。

 

“他在哪?我可以跟他道个歉吗?”

 

“他大概跟Bruce在工作室,我和你一起去吧。”Steve说着让开一些空间等Bucky下床,他们一起离开了房间走进电梯,却没料到门再次打开时看到的会是有些神色匆匆的Tony。

 

Tony在看到两人的瞬间几乎是本能地掉头就走,Steve下意识地追出去拉住了他,但Tony却猛地甩手转身挣脱开来,可他没注意到身边就是墙壁,以至于他的手肘以一个惊人的力度撞在了墙上,瞬间的麻痹和疼痛让Tony失声叫了出来,同时他的手就像是废了一样几乎失去了知觉。

 

“你没事吧?”Steve被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心里一惊,他紧张地把手贴上Tony的手肘,连忙把人扶到一旁坐下。

 

“我去拿药箱。”Bucky说着就想求助Friday,但Tony先一步吸着气打断了他。

 

“没事——只是撞了一下而已。”Tony说着把手从Steve的掌心下挪开,对方身上温暖的气息就像是被太阳晒过的青草,干净又纯粹,带着一股该死的诱人的温柔,可他偏偏知道自己不能沉浸在其中。

 

但这一次Steve难得穷追不舍,他执意追上去握住了Tony的手,以一种不容挣脱的力度钳住他的胳膊紧接着用掌心贴着他的手肘缓缓地揉了起来。以前在军队的时候他们常有这些意外的伤,比起Tony,他处理这些情况的经验显然更加丰富。

 

阵阵酥麻让Tony觉得又酸又痛,他越是想要挣扎用力就越是难受,几次尝试无果之后他就只好不甘地安分下来任由Steve替他按摩了。

 

“你没事了?”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Tony看向了一旁的Bucky。

 

“嗯,刚才很抱歉。”Bucky点点头道。

 

“没事,我能理解,那种疼痛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但我现在还没有找到别的方法来替代。”Tony摆了摆自己的右手道。

 

这时从工作间走上来的Bruce看到客厅的三人都有些好奇,尤其是正在帮Tony揉胳膊的Steve。

 

“你手怎么了?”Bruce问。

 

“没什么,不小心撞了一下而已。”

 

“我本来只是想拉住你,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大……”Steve垂下眼角一脸抱歉道。

 

Tony撇了他一眼然后像是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喉咙,道:“我只是条件反射。”

 

Steve闻言看向了身旁的Tony,才意识到他们两个几乎紧挨在了一起。这样从未有过的贴近让Steve能够清晰地闻到Tony身上的沐浴露的香味,他有些惊喜地发现那和他自己的味道竟然是一样的——熟悉的淡薄荷味透着少许的甜,被Tony身上的温度融化成像是冰淇淋一样的清爽。

 

Steve绷着脸努力维持着自己的表情,但还是忍不住偷偷凑过去又吸了一口气。这时他冷不丁防地对上了Bucky的双眼,瞬间吓得几乎整个人跳了起来。

 

突然加大的力度让Tony有一种自己的手肘被捏扁了的错觉,他没忍住叫了出来紧接着把手从Steve手里抽了出来。瞬间从表面流失的热度让他心里一颤,莫名生出来的对温暖的依恋让他有些不自然地抿了抿嘴唇。Tony咬着牙赶紧挪着屁股远离了Steve,生怕自己的那些小心思被其他人看穿。然而就他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对上了Bruce有些好奇的双眼,瞬间的惊恐让他心一揪整个人又陷回沙发里。

 

Bruce露出了一个微不可见的笑容,然后道:“说起来,我过两天也要跟你们一起去开会吧?既然他们已经知道我回来了,我也不好一直不露面。”

 

“你说得对,我们的确应该表个态。那关于协议……”Steve一秒进入了工作状态,逼得Tony也不得不认真起来。

 

“只要你们两个觉得没问题,我就认为我可以接受它。”Bruce回道。

 

“正好你们说到这个,我也该动手去准备服务器的事。”Tony赶紧找机会脱身,“我先去工作,吃饭再叫我。”

 

Steve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但Bruce只是对他摇了摇头。

 

“让他做他想做的吧。”待Tony离开后,Bruce这么说,“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自在,还有我们的陪伴和支持。只要别再让他累倒就好了。”

 

Steve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担心地看向了楼梯的方向。

 

Bruce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向了Bucky,开始和他讨论起有关治疗的事情。Steve过了一阵子就回神加入了他们,尽管Bruce说的很多话他都听不太明白,但他知道自己能够全程陪在Bucky身边就安心了,而且Bruce也说了Tony会一直参与其中提供技术支持,没有什么是Tony做不好的事情的,Steve相信他,事实上他早就该相信他了。


评论(13)
热度(218)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