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三次元极其杂食党
盗笔老粉,书剧通吃
启副瓶邪,但大概不会产粮
神谷KAJI脑残粉,日漫杂食但不通吃
艾利,胜出胜互攻,轰爆轰互攻
轰出胜等边三角,大体all爆
但不吃切爆不吃切爆不吃切爆
漫威坑随缘填,不要抱太大希望
All铁,荷兰菲,R菲
不吃虫铁不吃虫铁不吃虫铁
五月天&苏打绿老年粉
信青双主唱cp党不逆不拆
不定期更新及删文整理主页
所以请多关注本人发布的整理贴

【胜出】不懂表达的人(ABO,NC-17,私设一堆)05

设定:ABO,非幼驯染,非同校生,上司胜×下属久

警告:本文后续内容含有rape/non-con内容,请注意避雷。以及因为是非幼驯染的设定,所以两人的性格和原作相比有微量的出入,故ooc预警。


05

绿谷发现最近的爆豪好像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但又说不上来有什么明显的变化,那张生人勿近的脸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杀伤力,当自己靠近他的时候,他还是会和以前一样让他离自己远点,而且在检视工作和外出巡查的时候也和以前一样总爱挖苦他,所以硬要说哪里不一样的话,大概就是私下里盯着他看的时间变长了?

不过以前爆豪就喜欢盯着他看,绿谷还记得一开始不习惯的时候真的是总觉得有针在刺他的后背,让他坐立不安,回头也不是,不回头也不是。现在习惯了以后倒是已经不会再在意了,只有在爆豪异常生气的时候会有危机感刺痛他的后颈。但是最近这种目光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既不是会让人感到害怕的压迫感,但又不是能够无视的那种普通的注视,而是会让绿谷觉得有点背脊发麻的眼神,严重的时候他还会觉得自己浑身发烫,注意力什么的完全集中不了。但每当他因受不了而回头的时候,爆豪却完全没在看他,刚才还能感觉到不适也跟着全部消失了,仿佛就好像一切只是绿谷的错觉。

难道真的是错觉?

陷入了思考状态的绿谷下意识地盯住了不远处的爆豪,他试图猜测是不是自己的身体对爆豪的信息素敏感度又提升了,但很快他就否认了这个猜测。如果是信息素引起的话,不会像这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那如果不是信息素引起的话,难道是他生病了?忽冷忽热的难道是发烧了吗?想着绿谷用手摸了摸额头,但又不觉得体温不正常。真奇怪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少有地感到了困扰的绿谷无意识地撅起嘴陷入沉思状态,因为太过于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里而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爆豪正一脸焦躁地盯着他。

那是什么表情啊这个绿发混蛋!管不好自己的信息素就算了,就连表情都控制不了了吗!平时就总是一副笑眯眯的蠢样,对着谁都毫无防备,一旦放松下来信息素就会到处乱飘,那些感官迟钝的家伙觉察不到就算了,对他来说这可是很烦人啊!

痛!后颈突然被刺了一下的绿谷本能地看向了爆豪,没想到视线竟然对上了的两人都愣了一下,紧接着不约而同地别过脸,却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欸?什么?刚才爆豪先生是在看他吗?是在看他吧!也就是说一直以来的视线都不是错觉吗?欸?但是为什么?那种奇怪的感觉……这是什么意思?

一下子陷入了混乱的绿谷有些手忙脚乱地想要理清思绪,却不知为何大脑像是变成了浆糊一样越搅越乱。而同样陷入了混乱的爆豪也是少有地露出有些慌张的表情,并且害怕被绿谷看到而生硬地把身子背了过去。

被发现了吗?不,不对,他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好紧张的!不就是多看了他两眼吗,以前这样的事他也没少干啊!他就是想要监视这家伙的一举一动以免他搞什么小动作而已!对的,就只是这样而已!

爆豪想着在心里点了点头,接着为了证明给自己看他才没有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而回过身来再度看向绿谷,却没料到他们的视线竟然再度对上。而这一次先反应过来显然是绿谷,那个家伙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居然一脸慌张地转过身子,就连耳朵都红了,看得爆豪双眼直冒血丝,握拳的右手附近噼里啪啦地闪现着不少火花。

搞什么啊那家伙!无缘无故干嘛脸红!还有这股恶心人的甜味是怎么回事!故意想要捉弄他吗!可恶,真是让人火大的家伙!

“喂!绿发混蛋!”被绿谷的信息素撩得一阵烦躁的爆豪一脸忍无可忍朝他大步走了过去,然而越是离得近,那在血液中奔腾的躁动就越是明显,这种身体不听使唤的感觉简直让爆豪不爽到了极点,而当他看到绿谷那对不知为何变得湿漉漉的大眼睛时这种焦躁情绪更是直接冲破了他可以忍受的极限。

“你给我滚出去!”

爆炸一般的怒吼让绿谷瞬间表情僵硬地呆在了原地。

什……什么?

“从现在开始你给我搬到楼下的办公室里去!以后的巡逻就和切岛一队!总而言之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杀了你。”

绿谷惊谔地看着爆豪,像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一般,瞪大的双眼因为过于沉重的打击完全失去了焦距。但爆豪对于这样的绿谷似乎完全不在意,他把话说完之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显然这件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骗人……为什么?突然之间……为什么?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还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吗?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赶他走?

“绿谷!”同样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的切岛本来想追上爆豪问个明白,却没想到一转头就看到绿谷坐在椅子上哭了出来,吓得他连忙抓起桌上的纸巾盒塞在绿谷手里。

“喂!爆豪!你给我站住啊!”即使是切岛也实在看不下去了,再怎么无理取闹也要有个限度啊,绿谷做什么啊凭什么这么对他!

“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就别给我多管闲事啊!”但是切岛挥出去的拳头还没碰到爆豪,就已经被他身边的压缩空气直接轰开了。因此回头看了绿谷一眼的爆豪忍不住啧了一声,但还是一言不发地回头快步离开了。

可恶!可恶!可恶!

回到办公室的爆豪发泄一般地炸掉了手边所有的物体,一瞬间整个房间就变成了废墟,就连他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已经破破烂烂了。但仅仅是这种程度还不能平息他体内的焦躁,于是爆豪对着特制墙壁开始疯狂地轰击,明知道打不穿却还是疯了一般不停地加大火力,直到反弹的火炮击中了他的身体而他的手臂也因为到达极限而无法再动弹才终于停了下来。

筋疲力竭的爆豪瘫在全是碎屑的地面上盯着眼前的天花板,然而看到的却都是刚才绿谷哭个不停的那张脸,不管他如何费尽力气想要摆脱这个画面,都没有办法把那一瞬间感觉到强烈的悲伤情绪从脑子里赶出去。

可恶!可恶!可恶!

“可恶啊!!!!!”

明明是个男人,干嘛像个女人一样哭个不停啊!那个混账绿发,为什么让我这么在意啊!我明明,最讨厌那个家伙了,这样让人恶心的家伙,从我面前彻底消失就最好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我会这么难受啊!!!!

从眼睛里流出的液体让爆豪不知道该怎么去命名,明明只是因为情绪被同化了才会有这样的反应,但积压在胸口的那种疑似后悔和自责的莫名情感却让爆豪有一种他竟然真的哭出来的错觉。可恶,他才没哭!这都是汗水!没错,只是汗水而已啊混蛋!

站在门外目睹了这一切的切岛心情复杂地把开了一条缝的门关上,他回头看了一眼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把自己东西搬去楼下的绿谷,然后又忍不住看向面前紧闭的大门,实在是很想知道在这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他们变成这样两败俱伤。然而看着两人现在这个模样,切岛却觉得也许这就是问题所在,这两个人压根就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真的,一个两个都这么让人不省心,他可是职业英雄不是职业保姆啊!

切岛咬牙切齿地想着,却还是拿出电话拨通了某个号码。

“喂?欧尔麦特吗?是,我是切岛!抱歉突然之间来打扰你了,其实是这样的,关于这次雄英的委托工作,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让人筋疲力竭的一天,就这么在切岛和欧尔麦特的通话中画下了句点。而在那之后一段时间里,绿谷几乎没有再见过爆豪,即使他定期还是会把整理好的文件给切岛送上来,但每一次爆豪都一直呆在办公室里,绿谷根本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唯一可能见面的机会就只有在巡查换班的时候,但是那个时候爆豪往往都会直接无视他,有什么注意事项也只会和切岛说,简直把他当做了空气。就这样,两人维持着零交流的状态一直到了雄英校庆的那一天。按照平时上班时间来到事务所上班的绿谷在门口遇到了已经提前到达此刻正准备启程前往雄英的爆豪和切岛,一瞬间的失落感加上近日来的低落情绪让绿谷猛的鼻头一酸,于是害怕自己又一次在那人面前失态的绿谷只快速地朝他们鞠了个躬,就连早上好和一路小心都没有说就直接走进了事务所。

而通过信息素直接感觉到绿谷所有负面情绪的爆豪忍不住啧了一声,和那天一样的难受感觉使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然而一直到绿谷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在身后,他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咬了咬牙一言不发地坐上了面前的车,当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切岛无声地看了爆豪一眼,也跟着坐上了车,心想果然光靠你们两个是这辈子都不可能把话说开的,还好我提前找了帮手。

而就在切岛这么想的时候,事务所里绿谷的电话便默契地响了起来,久违的专属铃声昭示着来电人身份的独特,而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会接到欧尔麦特的电话的绿谷差点丢掉了手里的电话,幸好对偶像的崇拜本能抢先一步按下了通话键,绿谷的手机才避免了一个致命的“咖啡浴”。

“哟!好久不见啦绿谷少年!最近过得怎么样!”一如既往爽朗的声线让绿谷的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欧尔麦特!好久不见!我最近挺好的!”虽然是骗人的话,但为了不让偶像担心,绿谷也只能这么回答了。

“其实我今天打电话过来是有个工作想找你,你现在有空吗?”

“这么突然?”绿谷有点意外道,“不过我有空的,最近事务所没有什么工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就尽管说吧。”

“这可真是太好了!其实今天有位老师因为生病不能来上课,所以希望你能来当一下替课老师,你能立刻到雄英来吗,我会在门口接你。”

“好的!欸,等,雄英!!!!?”

评论(3)
热度(56)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