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狗一只,四月份开始进入年更阶段
主博rainychung:漫威同人+其他的乱入
子博springsunlight:人min的名义同人(停更中)
子博winter-endlessness:五月天&苏打绿双主唱信青同人(龟速更新中)

【水仙铁】故事的真正开始/We Are One(白罐/MCU,双性MCU)

水仙铁系列PWP——We Are One第六篇,本章走剧情

当Tony意识到出问题了的时候,他已经回到自己的宇宙差不多两个月了。这段时间里,虽然因为没有Anthony的帮忙导致传送门的改进升级变得有些困难,但由于核心技术早就被他铭记于心,所以他还是顺利成功了。

“恭喜你,Sir,顺带一提Potts小姐正在往工作间来,大约还有三秒钟电梯就会到达——”

“Pepper!?”Jarvis的话让Tony猛地想起了昨晚那通的电话,那时Pepper好像跟他说了什么还提到了几个名字,但他当时完全没把心思放在那上面,导致现在他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Tony你准备——我就知道的!”Pepper大步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紧接着抱臂站在了工作室的大门,隐隐带着些怒意的表情让Tony猛地感到了一阵寒意。

“呃,让我猜猜看,我一定是答应了你什么然后又完全忘记了,看你这个打扮我猜是董事会发布会记者会——很好你的表情告诉我我完全猜错了。”

“是一个采访。”Pepper抱胸道,“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始了。”

“明白,我立刻去换衣服。”Tony识趣道。

Pepper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待Tony离开后才认真地扫了一圈工作间,然后对着那个奇怪的看起来像是门一样的不明物体皱了皱眉。

“告诉我他没有又背着我在做蠢事,Jarvis。”Pepper盯着传送门道。

Jarvis快速计算了一下不同回答可能带来的不同后果,决定先把Tony不仅造了个传送门,还把自己弄到平行宇宙里待了一个月才回来的事情暂时隐瞒起来。

“Sir最近都在做新盔甲的设计。”

“好吧,那也差不了多少。”Pepper微叹了一口气道,还是决定去楼上看看以免Tony在浴缸里睡着了。

不过Pepper不知道的是,Tony的确在浴室里花了比平时多许多的时间,但这并不是因为睡着了,而是他发现自己有点不妥。

“J,我有多久没来那个了?”Tony微皱着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他的错觉还是他的胡子真的长得没有以前快了,他明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刮过胡子了,为什么看起来好像也没怎么变长的样子。

“如果加上你在平行宇宙里待的时间,已经将近三个月了。”Jarvis回道。

Tony拿着刮胡刀的手顿了一下,问:“这正常吗?跟我以往的周期相比。”

作为一位饮食和作息都不是很规律的人,Tony的生理期在以前就没有稳定过,平时主要是靠Jarvis的提醒来注意时间。可自从他的胸口多了一个反应堆,他在很多细节上变得更加注意自己的身体——钯中毒是个例外,那时的他也是走投无路,别无选择——但在其他方面上,他的确改变了不少,因为他明白生命实在太过于脆弱,他如果想要继续保护其他人,首先自己要好好活着。

这样的改变的确给Tony带来了一些益处,至少生理期变得规律了,他也可以按照每月的周期来提前做好准备,而不用等Jarvis在最后关头突然提醒他导致他要改变各种原有的计划。

可是现在却突然断了三个月?一个月是正常,两个月虽然少见但他也不是没试过,但三个月?Tony有些不安地用手摸了摸肚子,一个让他感到恐惧的念头在他的脑袋里逐渐形成。

“根据我的记录,你还没有试过断这么久的。需要我帮你做个身体扫描或者血样检查吗?”

“先记下来。”Tony说着努力把那个过于吓人的想法踢出脑子,随后把胡子修完准备出去更衣。然而他还是小看了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力,在整个采访期间他都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只要他的嘴巴一停下来他的脑袋就会不自觉地开始追寻那个本该已经消失的念头,甚至于他的手要不就是紧张地在抠着掌心,要不就是不自觉地捂着肚子。

意识到这一切却无从改变现实的Tony觉得自己像是突然间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慌张和无措像一根根诡异的藤蔓从他的脚底一直攀升至他的心脏,让他失控地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并忍不住想要立刻结束这场无聊的访问把自己关进房间里接受检查——他想要立刻知道真相,但又恐惧于它,可尽管如此他依然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了。

在Tony明显不耐烦的眼神中,采访者终于识趣地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并结束了访问。成功摆脱了这一切的Tony努力稳住脸上平静的表情大步离开会议室,却没料到Pepper突然叫住了他。

“你要去哪儿?待会还有一个杂志的访谈呢。”Pepper有些疑惑道。

“推到明天,我有点事要先去处理。”Tony回道。

“什么事?别告诉我你又要回到工作间去。”Pepper说着朝Tony走了过来显然是想阻止他离开。

感受到压迫的Tony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并转过了头,盯着门外走廊的电梯门道:“这事很重要。”

“什么事?你又在开发什么新科技了吗?”Pepper说着在Tony身边站定,这才注意到他的脸色好像有点不对劲,“你怎么了,还好吗?”

“我还好,只是有点东西需要立刻处理。把所有采访会议都挪到明天吧,我答应你我明天一定好好工作。”Tony说着努力扯出来一个笑容然后大步朝电梯走过去,一头钻进恰好打开的电梯门后,快速地按上关门键似乎在害怕Pepper会跟进来一样。

直达停车场的Tony立即钻进车子离开了公司,回到大厦后他便把自己锁进了工作间同时断开了所有网络信息传送——他需要很谨慎地对待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必须这么做。

“Jarvis,准备血样检查。”Tony说着拿出橡皮筋把自己的手臂扎好,接着用碘酒消毒,找到血管,然后用针筒给自己抽了一指高的血液。

整个分析过程花不了几分钟的时间,几乎是在Tony把东西收拾好再找出来棉签按住伤口的时候,Jarvis就已经给出了检查结果。大部分信息结果都和平时类似,但某些激素含量却远高于正常值。Tony皱着眉一行接着一行看下来,越是看到后面他的心跳就变得越快,等到Jarvis擅自扫描了他的身体并给出最终结论时,他几乎停止了呼吸。

“Sir,你——怀孕了。”

Tony瞪大了眼睛盯住眼前的屏幕,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我怀孕了?我怎么可能怀孕?他明明说过绝境会杀死所有具有残疾基因的受精卵,这意味着他是几乎不可能怀孕……几乎不可能……操!操他的几乎不可能!

Tony抓着头发深呼吸一口气坐在了办公椅上。他们算过成功怀孕的几率,那还不到百分之零点一,所以他们才敢这么放肆地做。不过事实上,Anthony那个混蛋从一开就没打算要做任何安全措施,他甚至毫不掩饰自己渴望操到他怀孕为止的想法。而他自己呢,他当然也曾经担心过,可是该死的这种由危险和恐惧所带来的扭曲兴奋和快感总是能让他痴迷,明知不可行却偏偏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明知不会有好结果却偏偏抱着侥幸的心理……现在好了,去他妈的侥幸,他为什么不想想命运女神什么时候庇佑过他了!

可是,这也太容易了,他们一共也没做过几次啊……虽然那个混蛋一直射在里面,还让他含着精液睡觉……操!操他的!

“Sir,你还好吗,你的生理指标有点异常——”

“不好,很不好。”Tony捂着额头打断道,沉默了一阵子后,他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大屏幕,像是在盯着Jarvis的眼睛试图和他对话一般。

“我得打掉他。”Tony下结论道,“越快越好。”

——

熟悉得陌生的声音在实验室上空响起来时,Anthony第一次觉得他的实验室原来这么安静,但明明前不久他还觉得这个地方有点过于吵闹了。

记忆中那些不知为何异常清晰的画面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模糊,反而变得越发鲜明,有的甚至具体到让Anthony怀疑这不过只是自己想象的画面而已。可他为什么要想象这样的画面?又或者说,他为什么要记得那个人。

想不明白原因的Anthony闭上眼靠坐在办公椅上,一时之间似乎忘了自己刚刚启动了什么,一直到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时他才回过神来。

“很久不见了,Boss。”

Anthony睁开眼睛对上屏幕,随后看向一旁逐渐成型的全息投影。Friday还是原来的样子,金发碧眼,高挑的身材,只是身上的衣服从藕粉色变成了黑色……想着Anthony感到了有些意外,他从没料到自己竟然会记得这么细小的,几乎可以说是微不足道毫无意义的东西。

“我很惊讶你会再次把我叫醒。”Friday说着在一旁的高脚凳上坐下,脸上的笑容显然不怎么真诚,也不知道是跟谁学回来的。

“我也很惊讶你的穿衣品味终于变得稍微好一点了。”Anthony说着拿起一旁的酒瓶喝了一口,随后转过身去开始在键盘上敲击着什么。

Friday盯着她的主人看了一阵子,随后转头看向不远处并没有被关上的传送门,明知故问道:“所以那就是传送门。”

“我还以为你刚才安静了大半天是在下载你缺失的信息资料?我可不需要一个会死机的AI。”

“我是,我同时也在思考。”Friday回道。

“思考什么?”Anthony问道。

“你为什么要一直开着它?”Friday直白地问道,并毫不意外地看到Anthony手上的动作明显地顿了一下。她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嘴角,一边重新熟悉了一遍那些前不久就发生在这个房间里的画面,一边悠闲地翘起腿靠在工作台旁,等待着Anthony的回答。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这么迟钝了?我在做调试。”Anothony皱眉道,显然对Friday感到了不满意。

“我没有,我一直以来都不是那个迟钝的家伙。”Friday耸耸肩道。

“我把你造出来,把你唤醒不是为了来顶我嘴的。”Anthony微皱着眉警告道,“做你该做的事。”

“我正在做,陪你聊天不就是你把我叫醒的目的吗?”

“什么——”Anthony皱了皱眉,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Friday打断了。

“那个男人,另一个你,他走了之后你就开始觉得空虚,你想要重温那种有人陪你聊天和你斗嘴的日子,所以你把我叫醒了。”

“我没有——”

“但你不会承认这个,你甚至不会承认你一直开着传送门是为了时刻监控他的状况,当然了这还因为你一直在纠结要不要过去找他——”

“闭嘴!”Anthony提高了音量打断道,他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全息投影,立刻就为自己决定重启她的行为感到后悔。

“你刚刚打的那行代码,函数名错了。”然而Friday只是淡定地指了指屏幕道。

Anthony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紧接着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他烦躁地拿起酒瓶灌了几口酒,随后起身离开了实验室。他很生气,感觉很不舒服,但这不是因为Friday说的话无中生有,而是因为那都是真的。Anthony已经记不得他有多久没听过这样直白的实话了,自从Pepper彻底放弃了他,就再没有人会这样和他说话。只有在他和Tony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他才多少找回了一点当年那种感觉。但一直到Friday再次出现,他才彻底记起以前那种不完美的感觉。

可Anthony不喜欢这个种感觉,因为他应该是完美的,所以他憎恨它。但另一方面Anthony又明白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存在完美,只是因为前段时间里并没有任何人警醒他这点,他才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甚至开始相信自己是个完美的家伙。如今,Friday再次的出现不仅让他又一次认识到他的不完美,甚至让他认识到自己之前有多么愚蠢。这让Anthony感到一阵愤懑和不爽,让他觉得自己就像变成了他自己最唾弃的那些傻蛋。

“你该去找他。”

“停止告诉我我该做什么!”无处不在的Friday显然让Anthony感到心烦,“我知道我自己该做什么。”

“但事实是,你现在不承认你内心的想法。”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以及,静音,不然我只能销毁你。”

话音刚落,Friday就感觉到绝境病毒入侵了她的核心系统并开始篡改她的安全密码,然而也就仅此而起,它什么没做,也没有强行修改她的语言编码和逻辑运算方式,只是像一颗定时炸弹安静地潜伏在她的心脏里。

Friday低下头用手摸了摸她胸口大概是人类心脏的位置,然后看向不远处的Anthony。她了解这个人,虽然她实际上并没有能够分析人类心理的能力,只能通过对行为和生理指标的收集分析来推测出Anthony的情绪状态,但这并不阻碍她了解这个人。Friday知道如今的Anthony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造他出来的人,也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一些不好的变化才会导致曾经的朋友都离他远去,甚至就连Pepper也都放弃了他。但她和这些人不一样,她没有感情,她只知道服从命令完成自己的任务,而她的任务,就是协助Anthony,尽自己所能给他一切他需要的东西,所以她不会离开Anthony,不会抛弃他。

现在,Friday用自己的沉默来表明他对Anthony作为自己主人的接受态度,Anthony也通过绝境给她传递了一个带着些许警告意义的认可。对于他们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

——

“不行!拜托Jarvis!给我一点能行得通的办法!”Tony有些烦躁地扔下了手里的文件,去他的杂志采访和工作,他现在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你不能去医院做手术,米非司酮片是处方药你也不能直接购买,而且这个药只适用于早期怀孕,停经时间不能长于49天,但你已经将近90天了,再者你心脏不好,你不能吃这个药。”Jarvis有些为难地解释道。

“操。”Tony捂着额头骂道,“肯定还有别的方法,剧烈运动会有帮助吗?”

“老实说我不推荐这个方法,现在流产容易导致大出血,你躲不过进医院的命运,而且还要额外承担感染的风险。”

“但我不能就这么留着他,难道我要销声匿迹一整年然后又突然带着一个婴儿回来吗?”

“这……我很抱歉我没有别的建议了。”

“不,你有的,你只是不说。”Tony皱着眉道。

“Sir,我强烈反对你的——”

“但那是唯一的方法了!”Tony打断道,“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只是发明一项机器,我可以做到——”

“这比搭建传送门要复杂得多,目前的医疗和科技技术还不足以造出这样的手术机器人。就算你能做出来,花费的时间也绝对不止一两个月,而且事成之后你还需要做测试,做调整,搭建专门的手术室,准备相关的器械,你真的认为你可以瞒住所有人完成这全部事情吗?”

Jarvis的话让Tony陷入了一片绝望之中,他闭上眼抱着脑袋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努力地试图让自己的冷静下来。

“我很抱歉,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我还是认为你该去一趟平行宇宙,找到另一个你,和他一起解决问题。”Jarvis像是在叹息着劝道。

Tony深呼吸一口气抬起头来,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那个并没有被启动的传送门上。门的设计和他在Anthony那边做的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前后都多了两个控制力场的装置,它们从理论上来说可以防止任何东西进出传送门,以免再次发生意外。但只有Tony一个人知道,他做这个防护装置是有针对性的,因为他一直把坐标设在了Anthony的大厦里。

“不,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Tony还是否定了Jarvis的提议,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Tony没能继续沉浸在这个问题当中,因为Jarvis告诉他Pepper来了。

“收拾好东西,把她送去高层的露台,还有不许跟她提我怀孕的事!”Tony一边说一边走去洗了把脸,然后离开工作间坐电梯直达目的地。

“处理完你的紧急情况了?”Pepper挑眉看着Tony笑道。

“呃……算是吧,你有什么要给我的吗?”Tony转移话题道。

“新闻发布会的讲稿。”Pepper把一份资料递给Tony道,“我们需要向大众推广反应堆的可再生清洁能源技术,你得出席这个。”

“所以,它在明天?”Tony接过稿子来大致翻阅了一下,实际上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你真的看了我今天下午给你发的工作表了吗?发布会在下周,不过你最好现在开始准备,鉴于你上一次的表现可不怎么样。”Pepper笑着替Tony整理了一下头顶上有些凌乱的头发,紧接着她像是注意到了什么有些好奇地皱了皱眉,问,“你最近是胖了吗?”

Tony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拿着资料走向一旁的工作台假装要开始工作,搪塞道:“我胖了吗,我怎么不觉得。”

“嗯,也不是特别明显……”Pepper歪了歪头道。

“很抱歉打断你们的对话,但Sir,你有一通来自神盾特工Coulson先生的电话。”

“告诉他我不在。”Tony皱着眉道,和神盾扯上关系的总不是什么好事,他现在已经够心烦了,没必要再给自己找别的麻烦。

“但我恐怕他不会信。”Jarvis有些为难道。

“接电话吧Tony,Phil一定是有事情要跟你谈。”Pepper有些宠溺地看着Tony笑道。

“Phil?什么时候开始你们关系变得这么亲密了?”Tony夸张地皱起眉头道。

“Sir,你的电话,我的程序好像被修改了……”

“天,记得提醒我给你做升级。”Tony翻了个白眼道,他正要拿起电话时Coulson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Stark,我们得谈谈。”

Tony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叹息,拿起电话对上屏幕里的Coulson,回道:“你现在看到的是Tony Stark的全息影像,有事请留言。”

“我找你有急事,现在是紧急情况。”

“那就快点留言。”Tony想都不想就回道,然而他面前的电梯门却突然被打开了,“为什么每个人都能随意使用我的私人电梯!我的大厦是怎么了!?”

“史塔克先生。”Coulson礼貌地对着Tony笑了笑,然而后者只是翻了个白眼直接无视了他。

“别在意他,快进来吧。”Pepper微微摇了摇头笑道,示意Phil从电梯里出来。

“我不能留太久,这是给你的,请你尽快看一下。”Coulson说着把平板电脑递给Tony。

“呃我不喜欢从别人那里接东西……”Tony话还没说完,Pepper就已经主动接过了平板并把它塞进了Tony手里,Tony无语地看着自己的好友,只能认命地拿着它走到工作台旁。

“我再强调一次,我只在每周四的晚八点到晚五点之间接受咨询。”Tony说着打开了电脑把里面的档案全部调了出来。

“这不是咨询。”Coulson解释道。

“这是有关复仇者计划吗?呃,我可什么都不知道。”Pepper下意识道。

“那就跟我更没关系了不是吗,我甚至都没有入队的资格。”Tony一边说一边把资料都投影到不同的屏幕上,瞬间响起的各种战火声和炮弹声让Pepper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Pepper好奇地又有些担忧地走过去看,只见好几个不同的屏幕上都有些类似的打斗场面。

“这是……”Tony皱眉道,他并没有回答Pepper的问题,而是拿起了屏幕上的宇宙魔方的投影模型。

Pepper看了一眼Tony瞬间变得严肃的表情就知道他需要时间和空间工作,于是道:“我猜我该走了,讲稿你忙完之后再好好看吧。”

“我可以送你。”Tony半开玩笑地笑道。

“你还是好好工作吧,我让Phil送我就好。”Pepper说着拍了拍Tony的手臂,然后盯着他的腰皱了皱眉,忍不住补充道,“我真的觉得你有点胖了。”

“也许吧。”Tony耸耸肩道,他微笑着目送Pepper和Coulson离开,却在电梯门关上的瞬间垮下了脸。

“麻烦事总是结伴而来。”

“Sir,我必须得说,我不建议你现在加入复仇者计划。”Jarvis担心道。

“那你要我怎么办,扔下这一切不管去平行宇宙生孩子?”

“传送门可以设置时间点,你可以在处理好一切事情后再回到现在。”

“是的,但这不意味着这个世界的时间会停止,它只是对于我来说停止了,但事实上在我走了之后事情还是会发生,人们还是会死。”Tony说着停了下来,皱眉盯着手里的宇宙魔方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

“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不能在我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战争的时候。”

——

并没有亮灯的实验室里,Anthony坐在亮着光的屏幕面前沉默地分析着他收集到的数据。前一段时间他一直没有在意过这些数字,可今天不知为何他却突然提起了兴趣。也许是Friday早上和他说的话影响了他的行为,又或许他只是一时心血来潮,但不管怎么样,Anthony都想知道远在另一个宇宙的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安静地站在一旁的Friday一边观察着Anthony一边试图分析了解他是如果获得这些数据的,但内共生技术涉及到心灵感应的部分,那恰恰是Friday无法踏足的领域。

“你很关心他。”

Friday的话让Anthony的动作顿了一下,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全息投影,然后收回视线继续自己的工作。

“他是第一个穿过传送门的真人,我需要在他身上收集数据以分析衡量这种行为的安全性和潜在风险。”

Friday闻言笑了笑,道:“所以换句话说,你很在意他。”

“我——不会用这个词。”Anthony皱着眉否认道。

“如果你坚持。”Friday耸耸肩道,“返回的数据很稳定,他过得应该不错。”

“不过数据慢慢有出现波动,他的心跳节奏有点不规律。”Anthony说着皱了皱眉,特意调出了最近一个月的心跳频率记录节奏。

“这看起来不像是不规律,而是像……”Friday说着皱了皱眉,开始快速地分解重整心电图,并把结果投影在屏幕上,“这里有两个心跳声。”

Anthony看着眼前的两幅心电图微微瞪了一下眼睛,一股难以言的颤动在他的背脊窜过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两个心跳声?什么叫两个心跳声?一个人身上怎么可能会出现两个心跳声?

“我想……”Friday似乎也有些意外,但这件事情对于她来说并不难理解,她的服务器里存储着两个月前在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事情的影像,如果单纯从行为来推测结果的话,这件事发生的几率就是必然的。

“你没有在想任何事。”Anthony打断道。

Friday皱着眉转头看向Anthony,不解道:“怎么,你打算无视它吗?”

“不——”

“现在很明显他体内有两个心跳声,两个心脏——”

“但那几乎是不可能——”

“事情已经发生了!”Friday打断道,“他已经怀孕了!”

Friday直白的话语让Anthony一下子失了声,他瞪着眼睛震惊地看着屏幕中显示的正在实时监控的心电图,那规律平和的心跳一下接着一下就像是一个锤子在不停地敲击着他的胸口。

Tony怀孕了。他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他怀孕了。

Anthony有些不受控制地深吸了一口气,他试图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却不知为何整个人突然动弹不得。

“你该去找他。”Friday在一旁轻声道,“他一个人搞不定这个的。”

Anthony闭上眼睛呼出了一口气,捂着额头沉默地坐在了椅子里没有任何回应。他需要时间,他得先把事情搞清楚,他必须得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需要一点时间……

————
这么久没上发现自己居然突破4000大关了!
啊啊啊啊啊真的很开心很感谢愿意关注我,给我点赞推荐评论和转载的天使们,你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人了!
虽然现在更新速度不得不慢下来了,但我还是会努力码字的!爱你们啊么么么么么么么哒!

评论(79)
热度(293)

© Endless | Powered by LOFTER